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这笔费用得你出
    齐依琳算是村里比较不讲理的女人之一,不过毕竟是读过一些书的人,基本的道理还是懂。

    在二傻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之后,齐依琳也沉默下来。

    最终齐依琳终于答应让朱红丽继续去户外直播,而朱红丽也不顾二傻的劝阻,坚决要齐依琳把那一万多块钱退了回来。

    那笔钱退不退,二傻其实真心不怎么在乎。

    他只是不想看到朱红丽母女为了这点事争吵,还有就是不希望朱红丽的理想被扼杀在摇篮里。

    朱红丽能够不顾生命危险,去坚持实现自己的理想,着实不容易。

    朱红丽母女的争论刚结束,胡艳就怒气冲冲赶了过来。

    一见到二傻,胡艳劈头就是一句,“二哥,你这人真不够朋友!”

    “艳艳……”

    二傻无奈的笑了笑,才刚开口,胡艳就冷哼着打断他,“朋友就应该患难与共,可你自己说说,你是怎么做的?一遇到麻烦事就把我支开,你这根本就没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

    “艳艳,好啦!”

    看着气鼓鼓的胡艳,朱红丽走过来抱住她的手臂,笑着轻轻摇头,“二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不清楚么?他现在心情糟糕透顶,你就别和他闹小脾气了!”

    “红丽,艳艳,我现在心情并不差!”

    二傻笑着微微耸肩,“有你们这么两个朋友,还有小杨哥信任我,我觉得很不错了。至于那些人怎么看我,我还真不在乎!今天这么闹一闹,消息传来,大家也会知道这事是误会了!”

    说了句,二傻转头看向胡艳,轻轻笑道:“艳艳,齐阿姨刚刚同意让红丽继续去野外直播了,我也打算继续去采药,你还敢继续去山里么?别怪我不提醒你哈,你这体质特别招虫蚁,马上进入盛夏,山里的马蜂虫蚁更多,你如果打算继续,就得做好遭罪的准备。”

    “不就是虫蚁马蜂么,咬了也就是红肿两天,有你这个医药专家在,我怕什么?”

    胡艳微微笑了笑,轻轻一挥手,“这样太好了,终于又可以恢复以前快乐的时光了!”

    “你可真是个奇葩!”

    二傻闻言,忍不住笑着摇头,“呆在家里几舒服,非要跑山里去受罪,还乐得跟什么一样!”

    “家里无聊啊!”

    胡艳笑着轻轻摇头,“这些日子齐阿姨因为红丽姐受伤的事情,把我也给恨上了,我也不好过来找红丽姐,你这家伙又天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难得碰见一次。这么长时间,可把我给闷坏了,家里的小花毛都差点被我给拔光了,因为这事,我妈把小花给栓到楼上去了,不让我碰了。”

    “啊?”

    二傻闻言忍不住奇怪的看着胡艳,低声问她,“艳艳,你无聊找小花麻烦干嘛?那只小猫挺可爱的,听话又乖巧,你怎么能那么残忍?”

    “习惯性动作!”

    胡艳无奈的摊手,“那猫特别粘人,我一坐下来,它就爬我身上来了,然后我一边看手机,习惯性就抓住一撮毛轻轻拉扯。这个季节刚好是猫换毛的季节,不知不觉间,我就帮小花把外套给脱了。”

    “哈哈哈……”

    朱红丽听到这话,哈哈大笑了几声,忽然凑到胡艳耳边低声耳语了一句。

    也不知道朱红丽说了什么,胡艳俏脸一下子红起来,伸手轻轻打了朱红丽一拳,两女都笑成一团。

    看着两女开心的样子,二傻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之前他一直不想和这里的人走得太近,不过现在他却觉得,有这么两个朋友,感觉其实也挺不错的。

    三人正说着话,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突然快步从远处走来。

    看到这个女孩子,二傻不由得微微皱眉,“这丫头不是在上大学么,她怎么回家里来了?”

    “好像是说生了什么病,请假休养,刚好她二叔是从镇上跑长途到那边城里的,就顺便把她带回来休养了!”

    胡艳轻声解释了一句,低声笑道:“二哥,你不会对这个丫头有什么想法吧?这丫头的确长得不错,看着也挺清纯的,不过好像在大学里已经交了男朋友,你和她……”

    “艳艳,别开这种玩笑!”

    二傻摆手打断胡艳的话,轻声问她,“艳艳,你知道肖芸这丫头回来多久不?”

    “怎么了?”

    胡艳还没回答,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朱红丽忍不住低声问了句。

    二傻看了眼快步走过来的肖芸,压低声音说道:“她是乙脑隐性感染者,而且感染了很久了!我问过小杨哥,村里好像最近没有别人回来,所以我怀疑这病毒,是她携带回来的。”

    “啊?这……”

    胡艳闻言神色微变,正要说话,肖芸已经走到了三人附近,胡艳也连忙住口不再言语。

    肖芸站到三人不远处,笑着和朱红丽还有胡艳打了个招呼,才转头朝二傻轻轻点头,“傻二哥,我正准备去黑山沟那边找你呢!你在这里太好了,省得我多跑很远的路了!”

    “找我?”

    二傻瞄了肖芸一眼,轻轻摇头,“肖芸,你应该是因为淋巴发炎,回来治疗修养的吧?你这病也调养得差不多了,还要找我干嘛?”

    “不是我的事情!”

    肖芸轻轻摇头,“是我爸的事情!”

    “啊,那个啥?”

    二傻惊讶的看着肖芸,本能的问了句,“肖芸,难道说肖医生又吃了什么药,把自己吃病了,那个……”

    “呸呸呸!”

    肖芸连呸了几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轻轻摇头,“你才吃药把自己吃病了呢,我是说我爸接受了几个患者,然后治疗好像没什么效果,你刚好能治疗,所以想找你帮个忙!”

    “这个啊……”

    二傻沉吟了一下,才轻声问肖芸,“肖芸,这个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你爸的意思,还有就是那些患者的家属,同意我去治病么?”

    肖芸闻言轻轻摇着头,“患者都是小孩子,我爸治不好,镇里的医院也没治好一个人,他们都快急死了哪里还有不同意的?至于过来请你,是我的提议,不过我爸也点头了,他实在没办法了!”

    二傻跟着肖芸来到肖医生家里,简单看了眼患者,做了一下初步治疗,就把肖世红叫了出来。

    刚走到外面,二傻就沉声开口,“肖医生,这笔治疗费用,得你来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