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我愿尽我所能
    和肖世红说了一阵子话,二傻重新回到屋里,扫了一眼等着的患者,轻声开口,“我知道各位对我有成见甚至怨恨我,不过这时候我没太多时间来澄清这些事,也没办法去澄清那些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现在四个小孩子病情都很严重,我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先和肖医生商量,随后又和各位废话,是因为这病真的很难治。”

    说到这里,二傻看了眼肖世红,沉声说道:“乙脑这种病,发病极快,致死率高,是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因为这边一片区域,历史上并未出现过类似病例,所以肖医生没有治疗这种病的配方!”

    “什么?”

    听到这话,其中一个青年女子猛地站起身,瞪着肖世红沉声问道:“肖医生,这二傻子所说属实?你真的没有办法治疗这种病?”

    肖世红刚点头,还没开口,二傻就摆手,“眼下救孩子要紧,我说的并非废话,而是陈述一个事实,然后征求大家的意见。都别插话,也别忙着埋怨肖医生,听我把话说完不迟!”

    阻止了众人和肖医生争吵,二傻接着沉声说道:“不光是肖医生,镇里的医院也差不多,实际上这种病,即便是大医院也会觉得棘手。肖医生在这几天已经做了很多,起码保住了小孩子的命,若非他的药,这三个小孩怕是没一个能活到今天。”

    听到二傻这么说,肖世红不由得愣住了,他本来还以为二傻是要把事情真相澄清,然后让他负这个责任呢,却没想到二傻竟然是变相替他说话。

    不过肖世红也是老道之人,稍微愣了一下,就立即反应过来,惭愧的低声道歉,“各位,说起这事,真心很抱歉!我的确没见过这种病,我的祖辈们同样没有见过这种病。可我也是没办法,因为我知道,孩子们是大人的心头肉,你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我明知道不可为,也得硬着头皮去治疗。这事我深感惭愧,刚才我已经和二傻说了,这四个孩子的治疗药费,不管花多少,我都全包了!”

    “这怎么行?”

    “肖医生,这事……”

    “这事情……”

    ……

    不等那些人说完,肖医生就连连摆手,“各位,先别说这些事情,先听二傻把话说完。你们有什么话,等治疗结束再说不迟!”

    二傻朝肖医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刚才我说这些,是要告诉你们,这病我的确有些独特的偏方,但是也不是能包治好。眼下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直接服用我配制的药,那样没有太大的危险,但是因为拖得太久的原因,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比较大。第二种是我先利用针灸和推拿手术,替孩子们活血,那样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比较小,不过这样有不可预测性,可能会引发未知的连锁反应,也就是说,孩子们可能会暂时病情加重,并且有一定的几率出现生命危险。”

    “这个……”

    那些人刚要开口,二傻就摆手,“稍安勿躁,别急着表态,等我说完!乙脑带来的后遗症,往往很严重,轻则失明耳聋,重则反应迟钝呆傻,最严重还可能导致终生瘫痪。病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不动手术直接吃药,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在五成以上。而动手术,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会降低到一成,但是手术导致病情加重的风险有两成。”

    看到众人都沉默下来,二傻无奈的摇头,“我知道这事情对各位而言,是极其难以抉择的,但是大家务必尽快作出抉择,孩子们实在拖不起了!”

    说完这话,二傻推到一边,把麻布袋放下来,取出里面的药材开始配制。

    虽然这些孩子都是得的乙脑,可病情并非完全一样,根据体质的差别,配药也有需要有些细微的调整。

    这也是中药和西药的最大区别,西药是化学制品加提成的中药精华,往往一种病就是一种或几种药。而中药则是灵活多变,因为中药成分太杂,很难中和一些有副作用的药性,而体质不同,能适应的药毒性也不通。同样的病,不同的人,往往也需要微调药方。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用的同样的药方和药书,也用的一样的药材,有的中医能够药到病除,而有的中医却治疗效果很差。

    四个人,二傻一共配制了两幅中药。

    体质好点的,用稍微猛一些却效果更好的药,而体质弱的承受不住,只能用比较温和,药性稍差的药。

    等二傻把药配制好,那些人依旧还在商量讨论。

    二傻给出的选择题,的确太难了!

    作为父母,没人想让孩子留下后遗症,同样的,也没人愿意让小孩子去承担风险。

    二傻把两份药交给肖医生,让他找人赶紧去熬制,然后看了眼众人,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简单的写了几句话,朝众人摆了摆,“各位,这是我写的一份建议的手术风险协议书,上面的内容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事情。愿意给孩子动手术的,就得作好承担风险的准备,在上面签字或者按手印。不愿意接受手术的,等药熬好,直接给小孩子喂服就好了!”

    说完之后,二傻把纸条放到众人前面,让他们自己看起来。

    这五六个家属里面,只有一个中年女子和刚开始说话的那个年轻女子认识字。

    不过她们两个人看了之后,也念给了周围的人听。

    二傻的手术风险协议书写得很简单,就是几句话,简单的描述手术风险,然后就是免责申明。

    面对这张纸条,众人都犹豫不决。

    过了片刻,最先说话的那个年轻女子才拿着纸条过来,盯着二傻沉声问他,“二傻子,你这纸条上面,完全推卸掉了你自己的责任。如果我们签下这张纸条,你能保证全心全意替孩子动手术,不在中间捣鬼么?”

    听到这话,二傻瞄了一眼年轻女子,淡淡说道:“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风险度也说得很清楚,不想再重述什么!我既然来了,就愿意尽我所能去抢救孩子。这纸条我并不强求你们签,信得过的就签,信不过的直接用药。不过我提醒下各位,尤其是爷爷奶奶带孙子的,在最后作决定之前,最好征求一下家人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