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不计前嫌
    那几个小孩都拖了好几天了,病情都严重到极点。

    那些人也没敢犹豫太久,就作出了决定。

    除了一个孩子的爷爷奶奶最终没让动手术,另外几个孩子的家人都决定搏一搏。

    给小孩子进行针灸和推拿手术,本身就有一定风险,加上他们患的是乙脑这种很容易引起并发症,后遗症也很严重的病,手术做起来非常难。

    三个患者最大的也才十岁,最小的只有九个月,其中两个病得意识不清,另外一个更是早就昏迷了。

    给这么三个小孩动手术,二傻不敢有丝毫松懈,一直小心翼翼。

    做完三个简单的小手术,花费了二傻差不多大半天功夫,累得他满头大汗差点晕过去。

    做完手术,二傻才起身准备离开,就一个趔趄撞在旁边床头上。

    “呀,你怎么搞得?”

    肖芸跑过来扶住二傻,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傻二哥,不就是随便捏几下,然后用针扎了几下,怎么弄得跟喝醉酒一样了?”

    二傻甩了甩有些晕的脑袋,无奈的摇头,“丫头,你爸爸也是医生,你去问问他就清楚了!”

    “芸芸,不懂就别说外行话!”

    肖世红轻轻摇头,“中医做这种手术,需要把握好穴位,不管是针灸还是推拿,都得仔细把控力度,一个不好就会出差错。你爷爷当年算是这边比较老练的医生了,在做推拿手术的时候也因为力度问题出现过失误,村里的张哑巴就是你爷爷失误导致的。这件事情,是你爷爷生前最大的遗憾。你找个傻二哥推拿针灸的穴位都在脑部,风险更大,需要极强的掌控力,全程不能有任何松懈。一般的中医,做这么一个手术,估计就累趴了,他能连续做三个,体质和毅力都非同一般了。”

    “那个,二…傻,手术怎么样?”

    看到二傻走出来,那个年轻女子第一个凑过来询问起来。

    二傻轻轻摇头,“手术没出意外,不过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还得看天意了!这个你们可不能怪我不尽力,治疗得实在太晚,我真的尽我所能了!”

    “那个……”

    另外一个中年人也凑过来,不过他刚开口,二傻就轻轻摆手,“抱歉,我现在很累,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按部就班喝药治疗就好了。我得休息一会儿,大家抓紧给孩子喂药吧!”

    “喂喂……”

    二傻刚坐下去不久,肖芸又凑过去准备询问。

    “拜托,让我休息下,我真的很累!”

    肖芸还没开口,二傻就扭过头,没好气的说了句。

    “就一个事,问完我马上离开!”

    肖芸朝二傻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笑着说道:“如果你不回答,我就一直摇晃你的椅子,看你怎么休息!”

    二傻看了肖芸一会儿,才无奈的摇头,“小姑奶奶,算我怕了你了,赶紧问吧!”

    “那个……”

    肖芸看了眼远处忙碌的人,将嘴凑到二傻耳边,轻声问他,“傻二哥,你先说的话是真的么?我爸爸真的保住了那些孩子的命?没有他的药,那些小孩真活不到今天?这才三四天功夫,乙脑发作也没那么快吧?”

    “这事问你爸去,别问我!”

    二傻说了句,直接眯上眼。

    “哼,脾气真臭,活该被人冤枉!”

    肖芸没好气说了句,才撇着嘴离开。

    二傻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个丫头,直接眯着眼养神。

    眼看天就快黑了,从这里到黑山沟还有十几里路,他得抓紧养神,赶在天黑之前回去。

    不过二傻终究因为太困,休息得久了一些,等他醒过来,屋里已经亮起了灯光。

    看了一眼窗外,二傻连忙起身朝外面走去。

    “喂,醒了啊!”

    他刚起身,肖芸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

    “干嘛?”

    二傻揉了揉眼睛,疑惑的问肖芸,“丫头,你怎么还留在这里没走?”

    “这是我家啊,我能去哪里?”

    肖芸翻了个白眼,轻轻笑道:“我来等你好久了,你半天都没醒过来。”

    “等我干嘛?”

    二傻问了句,微微耸肩,“该不会又有什么麻烦吧?貌似你这丫头每次找我,好像都没什么好事来着!”

    “去去去!”

    肖芸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朝客厅指了指,“傻二哥,晚饭已经做好了,我妈让我过来喊你过去吃饭,看你没醒我才没打扰你!”

    “算了,我不习惯到处吃饭!”

    二傻摆了摆手,直接朝门外走去。

    “等等等等!”

    眼看二傻要走出门,肖芸跑过去伸手拦住他,“傻二哥,今天是农历二十五了,月黑头天气,外面黑灯瞎火的,你这样往哪里走?”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

    二傻把手机拿出来,笑着晃了晃,“现在我有手机了,不是去年那会儿,不怕走夜路了!”

    “小兄弟,吃个便饭再走吧!”

    听到肖芸和二傻说话的声音,肖世红也走了出来。

    “谢啦,真不用了!”

    二傻轻轻摇了摇头,直接朝外面走去。

    “你这孩子,可真够乖巧的!”

    肖世红无奈的摇了摇头,朝二傻微微点头,“既然这样,那你路上慢走!”

    目送二傻走进院子,肖世红就返回屋里,不过肖芸却是拿着手机电筒跟了上来。

    “干嘛呢,丫头?”

    二傻走到院子口,转身看着跟过来的肖芸,微微皱眉,“你是打算送我回去么?”

    “你想得到美!”

    肖芸白了二傻一眼,轻声说道:“傻二哥,我问过老爸了,他虽然没答话,神色却很惭愧!”

    听到这话,二傻轻轻摇头,“那有什么?医生又不是神!除了骗子,没哪个医生敢保证自己能治百病!”

    “我知道!”

    肖芸点了点头,朝二傻轻轻点头,“傻二哥,今天的事情,我替老爸谢谢你了!”

    二傻笑着摇了摇头,直接朝远处走去。

    走了几步,他想了想又转过头来,朝肖芸说道:“对了,丫头,回去给你爸说声,让他如果再接到这类患者,就让他们去黑山沟找我!只要愿意来找我的,我都会不计前嫌帮忙治疗,如果实在信不过我的,让他们抓紧往城里大医院送吧。这边的乡镇小医院,暂时不具备治疗这种病的条件,别耽误了孩子的治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