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离我远点,我很害怕
    “看错病,用错药?”

    朱红丽闻言笑着轻轻摇头,“二哥,你怎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你的医术那么好,怎么可能出这种事?”

    “我是说如果!”

    二傻用手抹了一把脸,轻轻摇头,“医生不是神,总是难免犯错的,尤其是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完全靠着自己的摸索治病的医生,一个不好就可能出问题。”

    “这样啊!”

    朱红丽沉吟了下,才笑着轻轻摇头,“当然不会,你又不是故意的,你会犯错,别的医生也未必就能比你强,我自然不能怪你!”

    “我知道了!”

    二傻淡淡点了点头,默默走到不远处放着破布麻袋的地方,找了块凸起的石头靠着微微眯上了双眼。

    朱红丽深深看了二傻一眼,微微咬了咬嘴唇,也走过去,挨着二傻准备坐下去。

    她刚靠近,二傻突然睁开眼坐起来,大声说了句,“离我远点,我很害怕,真的!”

    “啊?”

    朱红丽被吓了一跳,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才轻声问二傻,“二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二傻重新靠回去,沉默了片刻,才轻轻点头,“我记不得具体内容了,我只记得,自己在梦中好像失去了一些很珍贵的东西,那种感觉,真的让我好害怕!”

    “二哥,没事的!”

    朱红丽轻轻握住二傻放在身边的手,连连摇头,“那只是梦,只是你潜意识里的害怕,并不是真实事情,而且我也听老人们说了,梦境和现实往往都是相反的。或许正是因为你总想不起来,又总害怕失去一切,才会做这种梦。”

    “呼——”

    二傻长长吐了口气,轻轻摇头叹息,“可那种感觉,真的好真实,真实到我都分不清那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说到这里,二傻突然一拍脑袋,“哦,我想起来了一点,我似乎梦见的是你!”

    没等说完,二傻又摇头,“不对,好像又不是你!”

    抓了抓脑袋,二傻轻轻摇着头,“我实在想不起来,反正好像又是你又感觉不是你,反正很熟悉的感觉。她好像是生了什么病,然后我看错了病,用错了药,后面到底怎么样我记不清,我只记得,她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那双眼睛,就和你的双眼一模一样,眼角也有一丝绿色。”

    “原来如此!”

    朱红丽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轻轻点头,“所以在梦醒的时候,你刚看清楚是我的时候,感觉很茫然,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现实,对么?”

    “嗯!”

    二傻轻轻点头,“当时我双眼就像是选择性失明一样,只能看清你的眼睛,我好像是误把这种绿色当成了病,好像又不是,明明感觉很清晰,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了,就别想了吧!”

    朱红丽紧紧握住二傻的手,笑着轻轻摇头,“二哥,别想太多,那只是梦,仅仅只是梦。我看书上说,人在特别疲劳,或者睡得不舒服的时候,姿势不对的时候,还有手臂压着自己身体的时候,都会做梦。你成天漫山遍野的走,肯定很累,当时又躺在这种坚硬的石板上面,下面硌得慌,做噩梦也很正常。”

    二傻沉默了良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轻轻摇头,“但愿吧,可我还是感觉害怕!”

    “二哥,别想那些了!”

    朱红丽看了眼天空的太阳,轻轻笑道:“这会儿太阳正大,走路也热,这个水潭挺大的,不如我们去游会儿泳吧!这清澈的山溪里面,游泳最舒服了,比城里那些游泳馆舒服百倍!游完泳再躺在石板上晒太阳,那种感觉简直太舒服了,我小时候最喜欢这样做,可惜上了高中之后,就很少有机会了。一晃就是四五年了,还真怀念那种日子。”

    ”行啊!“

    二傻点了点头,站起身把上衣扯下来扔在石头上晒着,轻轻笑起来,“有怀念,有向往,生活就充满希望!“

    “嗯嗯!”

    朱红丽之前下水,就把卫衣脱掉了,上身只穿了贴身的短衣,自然没办法继续脱了。

    两人跳下水之后,并未立即开始游,而是躺在水上慢慢划动手脚,感受着阳光照射在身上那种暖洋洋的感觉。

    水流缓缓在水潭里流动,逐渐将两人带到靠近沙滩的浅水处,朱红丽见水已经不足一人深,突然在水里一个翻身,改为站立姿势。

    不等二傻反应过来,朱红丽就捧起一大捧水,直接朝二傻头上浇去。

    轰!

    朱红丽才刚将水浇过去,二傻突然一扬拳头,狠狠砸在水面上。

    轰的一声巨响,水柱冲天而起,水幕落了朱红丽一身,也把她吓了一大跳。

    “二哥,我……”

    朱红丽还以为自己的嬉闹惹恼了二傻呢,结果她才刚刚开口,二傻又是一拳打在水面上,又一道水柱朝朱红丽砸过来。

    “呀——!”

    见二傻是在和自己玩闹,朱红丽欢呼一声,双手捧起水不停的朝二傻浇起来。

    “红丽丫头,你难道不知道有个词叫玩水自淹么?”

    被水幕遮住的二傻笑了笑,一个鲤鱼打挺从仰躺姿势变成站立,然后举起双拳,同时猛地用力,砸在水面上面。

    “什么玩水自淹,我只听过玩火……”

    轰隆一声,一道巨大的水柱就如同瀑布一样从天而降,瞬间将朱红丽的话遮盖下去。

    狼狈不堪的朱红丽在水里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身子。

    看到二傻又举起拳头,朱红丽连忙举起双手抗议,“喂喂喂,二哥,我们是玩水嬉闹,哪有你这么来的!你这仗着力气砸,用不了多久,我都要被水冲出这个水潭了,这水也会被你给震浑了!还有就是你别忘了,这里面可能还有一窝小娃娃鱼,你这么震,伤到它们怎么办?”

    “这点震荡,还伤不到那些家伙!”

    二傻笑着摇了摇头,突然捧起一碰水,狠狠朝朱红丽浇过去。

    “哼,居然偷袭!”

    被淋了一下的朱红丽轻哼一声,也不甘示弱的捧起水,开始反击。

    二傻双手不断的朝朱红丽浇着水,他的双眼之中却有着一丝深深的疑惑还有一丝抹之不去的忧虑,之前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

    他没办法判断,那到底是不是自己过去的经历。

    其实二傻并不喜欢这么嬉闹,他只是想通过打闹,压下内心的那种说不出的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