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我讨厌悲剧
    没等朱家那些人开口道歉,二傻就快速离开了朱家的大院。

    一直走到朱家湾旁边的山岭上,二傻找了块石头坐下来,双手轻轻摁着太阳穴。

    每次遇到这种被污蔑和冤枉的事情,他就感觉头疼,而此刻他的感觉,就是头疼欲裂。

    看到朱红丽气喘吁吁的赶过来,二傻连忙改成双手捧头的姿势,低下头去。

    朱红丽走过来挨着二傻坐下来,犹豫了一下,才轻声开口,“二哥,你是不是看我没维护朱家人,觉得我是薄情之人?”

    “没有的事情!”

    二傻轻轻摇头,“每个人性格不同,有的人心中只有亲情,为了身边的人可以不惜一切。而有些人,更在乎的是公平与正义,喜欢讲求一个理字。其实这种人,并非不在乎身边的人,只是选择更理智,不会被情义左右思想。而你就属于这种人,其实真说起来,你比艳艳更适合学法律,因为你可以做得更公平。”

    听到二傻的话,朱红丽露出一丝笑容,微微摇头,“我觉得我学新闻系,也没问题啊!新闻讲求的实事求是,不管是做记者还是做撰写新闻的编辑,都要有一颗公正的心,不扭曲事实,不掩盖真相。”

    “谈何容易啊!”

    二傻抱起后脑勺,朝后面仰着靠在路边的坎上,轻轻摇头,“历朝历代,又何曾真正言论自由过?现在社会的确很好,上面或许没有禁那些东西,可不管是新闻社,还是大小的平台,都会特别注意这些事情。不管写什么,都得宣扬正能量,还要注意社会影响。有些不平事,涉及到某些方面,因为发出去影响不好,容易误导舆论,只要不闹大,就不能写不能说。就打个比喻来说吧,这村是这边最穷的一个村,到现在全村低保有几户落到真正的穷困户家里了?这事情你的公众号能发出去么,不能吧?不管是今日头条,还是企鹅新闻,亦或者网易微视,只要是能发公众新闻的平台,这种内容平台审核那一关就没法过。再说村里这些年有多少人上访,去年就有好几个吧,可他们到镇里的被撵回来,想去县里的被半路拦回来,你能写么,涉及的村官镇官,涉及到精准扶贫,只要是负面消息,都一概不能写吧!”

    “是啊,这种东西我也尝试过,都是负能量,消息不实,或者误导舆论!”

    朱红丽苦笑着说了两句,才好奇的问二傻,“二哥,你又不写这方面的东西,以前的事情你也忘记了,怎么还会知道这些写公众号不成文的规矩啊?”

    二傻闻言,松开抱着脑袋的手,微微摊手,“看不到,自然就会生疑!国家政策很好,可这个国家那么大,不可能只有这竹林村政策落实不下去。那么多贫困村,总有那么一些地方,而关于这方面的歌功颂德的新闻比比皆是,负面的却是一条都看不到。基本上来说,就连傻子,都能明白其中有问题,只是有话难说罢了!”

    “唉——!”

    朱红丽闻言,长长叹了口气,轻轻摇头,“其实相比于东南亚,中亚非洲南美很多地方,能够生在这片国土已经很幸运了。林子大了,的确什么鸟都有,可在国家上好政策之下,那些欺上瞒下的蛀虫,早晚会被收拾。”

    说到这里,朱红丽才笑着摆手,“算了,不讨论这事了,二哥,你还是说下,你觉得自己是那种人?是维护身边的人不顾一切,还是更在乎公平正义?”

    “嗯,这个啊!”

    二傻思索了一下,才轻轻笑道:“我算是比较中性,偏于理智吧,用句比较扯谈的话来说,就是我是狄仁杰,做不了包青天。”

    “啊?”

    听到这话,朱红丽忍不住好奇的问二傻,“二哥,你这是个什么比喻?你又不是法官,那他们比什么?”

    “我是比人性!”

    二傻说了句,抱起手笑道:“狄仁杰和包青天一样,都是历史上有名的神探。但是比较他们办案,你就会发觉,虽然他们都是在为朝廷办事,替民众伸冤,但是狄仁杰相对要圆滑得多,用八面玲珑来形容也不为过。他的确是在为百姓做事,也在替朝廷出力,可在办案之中,遇到该保护的人违背了法律,他会尽量利用可能的办法,去保护这些人。而包青天就不同了,他是法律的标榜,是公平的化身,但是有时候欠缺了一些人情味。这样做,的确会得到很多人拥护,却容易导致悲剧发生。正所谓法律武器人有情,一味的追求公平,无视人间情义,那和机器程序又有何异?”

    说到这里,二傻坐起来,正色的看着朱红丽,沉声说道:“就像今天这事吧,如果深究下去,我的确能够成功给自己讨个公道。如果受害者不是我,换个人来,我也能帮他讨个公道。然而不管是我还是别的人,讨个公道,求得的也就是一个心安,而带给你堂哥的,就是一个破碎的家庭,带给你你堂嫂的,却是被毁灭的人生。你仔细想想,觉得值得么?”

    不等朱红丽开口,二傻就接着说道:“或许在有些人看来,觉得那种人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而事实的确也是如此。可不管怎么说,追究下去,导致的悲剧总是无法避免的。在我看来,在没有被伤害的前提下,为了心中所谓的公道,就去导致一起悲剧,着实没必要,也不值得!”

    听到二傻的话,朱红丽沉默了半晌,才微微点头,“二哥,我明白了,你是在权衡取舍得失,尽量把损失和伤害降到最低,哪怕承受伤害的是你自己,你也依旧牢牢把控着这杆良心的天平。”

    二傻还没开口,朱红丽接着低声问二傻,“二哥,你一直不敢去碰触某些事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差不多吧!”

    二傻轻轻点头,“不弄清过去之前,我不想陷得太深,因为我这个人,很讨厌悲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