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突发的危险
    楚慧欣的父亲上下打量着袁天,眼中满是赞赏之意,嘴里说道“好小子,真是好样的,我没看错你,哈哈哈。”

    楚慧欣的母亲看着那十万块失神了一会儿,然后对袁天说道“小袁,你跟阿姨说实话,你家一共欠了多少钱?”

    袁天说道“我们家当初一共欠下了十七万,这些年来已经还了五万,还剩十二万的外债,现在有了这十万,外债也快清理完了。”

    楚慧欣的母亲说道“唉,是我坐井观天了,刚才还想着你能在二十五岁之前还上债,我就不管你和慧欣的事儿了,可转眼你就把事儿干完了,我老头子和我女儿的眼光不错,你们俩的事儿以后我就不干涉了,我们家的钱你不着急还,先去把外面的债清了。”

    袁天说道“这可不行,您家已经帮了我家很多了,我家现在也不是那么紧张了,这钱您就拿着吧。”

    双方推让了许久,后来二老拗不过袁天,将钱留了下来,与二老告别之后,袁天又去了别人家开始还钱,楚慧欣也跟着一起去了。

    在袁天和楚慧欣走后,楚慧欣的父亲对楚慧欣的母亲说道“我就说小袁他不简单,咱家慧欣跟着他啊,吃不了苦。”

    楚慧欣的母亲看着袁天和楚慧欣有说有笑的渐渐离去,眉宇间的一丝愁容消散殆尽,欣慰的笑了起来。

    后来袁天和楚慧欣一起来到了村长家,袁天他家当初也跟村长借了一万,平时村长也对他们家多有照顾,还帮忙申请了低保,这份情袁天当然记得,所以袁天拿着些礼物,登门拜访了。

    刚刚走进村长家,村长就迎了出来,拉住袁天说道“好小子,别人上大学都是花钱,你这不声不响的直接挣了十万回来,现在村里都把这事儿传开了,你现在有本事了,你家的苦日子也该熬出头了,这些年可把你爹给累坏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现在长的跟个五十多岁的人似得。”

    然后又对楚慧欣说道“小楚啊,像袁天这种男人你一定要抓的牢牢的,我现在倒要看看村里还有哪个长舌头敢说袁天配不上你。”,村长的一番话让楚慧欣的双颊微红,她拉着袁天的衣角没有说话。

    村长热情的将袁天和楚慧欣二人领进了家门,袁天拿出一万块钱对村长说道“叔儿,这是我家欠您的钱,我今天连本带利的给您拿来了,您点点。”

    村长拿起钱说道“我家小儿子明年就要考大学了,现在整天补课买书费钱,我也就不和你矫情了,钱我就收下了,点就不必了,你和你爹的人品全村人都信的过,对了,借条我忘了放那了,先容我找找。”

    然后村长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借条,袁天说道“叔儿,找不到就甭找了,我还信不过您?”

    村长摆摆手说道“借钱给借条,还钱拿借条,这是规矩。”

    最后村长终于在一张桌子的桌脚下找到了借条,当初村长看着写借条儿的那张纸合适,就把那张借条叠起来垫了桌角了,到了现在纸张已经泛黄,借条儿上的字迹也被地面上的潮气熏的看不清了,还有几处已经霉变了。

    虽然已经看不清借条儿上写了什么,但根据模糊的字迹来判断,那就是父亲当初写下的借条儿没错,村长将它塞进了袁天的兜里说道“好了,现在咱们两清了,小袁啊,你以后有空多来教教我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他现在就是考个二本的大学都是没准儿的事儿。”

    袁天说道“好,没问题,等我有空了一定来,我现在还要去还别家的债,就不打扰您了。”

    与村长告别后,袁天又接连去了不少人家,把欠他们的债给清算完了,还有欠纺织厂老板的一万块钱袁天也给准备出来了,准备明天去送袁心和楚慧欣上班的时候,顺便还了他。

    那个老板人品不好,当初若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那袁天他父亲断然不会借他的钱,袁天还听说因为欠他的钱,他平时可没少恶心讽刺袁心,还经常无故让袁心加班,动不动就拿欠他的那笔钱来说事儿,对于这种人,袁天着实恶心的厉害。

    虽然还有两万块的小窟窿没有补齐,但没还上钱的这些人家中也是略有薄资,并不缺钱,袁天也亲自登门说明了情况,人家也都能理解,他们相信袁天一定还的上这笔钱。

    清算完大部分债务的袁天,现在感觉很放松,多年来紧绷着的神经和身体也都真正放松了下来,与楚慧欣在乡间的小路上散起步来,细细的观察着这些年来村里的变化,一路上还时不时的与楚慧欣嬉闹一番,这便是袁天现在的小幸福。

    正当二人都沉浸在喜悦和幸福之中的时候,危险突然来临了,一头公牛从前面街道的拐角处冲了出来,后面还有两个人在追它,那是一头处于发情期的公牛,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了狂。

    现在的农村种地大都用拖拉机了,牛耕已经不多见了,可袁天他家所在的村子是在山区,地形崎岖,土地分散,在这种地形上耕作,那拖拉机还真不如牛耕来的快。

    那头公牛冲着袁天和楚慧欣二人便冲了过来,而且它的注意力似乎都在楚慧欣身上,袁天看了楚慧欣一眼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她今天得知袁天回来后,特意换上了一身鲜艳明亮的衣服,那头公牛看见这可不就要往她身上凑吗。

    楚慧欣看着一头硕大的公牛朝自己狂奔而来,顿时吓的不知所措,一时间僵在了原地,袁天虽然也很紧张,但还能保持思考,他知道拥有二级蚂蚱之力的自己,要是想跑的话,肯定是能跑的了的,但楚慧欣可跑不过一头发狂的公牛,更要命的是那头牛的目标还就是楚慧欣,自己抱着楚慧欣跑吧,那肯定也会被追上。

    袁天想了想,发现横竖都会被追上,索性就不跑了,干脆跟那头牛干一架得了,虽然袁天对这场战斗并没有什么信心,哪怕他现在拥有二级蚂蚁之力和二级蚂蚱之力,上肢和下肢力量都增强了不少,但对手是一头发狂的牛,袁天觉得还是不够,他觉得起码每项都要升到三级,那自己才有能跟它正面硬刚的实力。

    不过袁天现在就是打不过也要打,总不能丢下楚慧欣一个人跑了吧,那头牛体重有几百斤,顶着一对坚硬而锋利的牛角全速冲过来,楚慧欣可禁不起这么一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