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激战
    袁天对那个黑衣人大喊道“我靠,你个孙子居然在飞镖上下毒!”

    那个黑衣人说道“居然仅靠身体就硬扛下了我的飞镖,看来你应该是一个炼体士了,难怪刚才的爆炸你没有事儿,小子,那老头儿就是你从车里救出来的吧,你敢坏我的事儿,今天就先将你给解决了吧。”

    他说完后便朝袁天挥出了一道青色剑气,而张老刚才趁着那个黑衣人对袁天说话的功夫,已经将货车司机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这样的战斗他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就连看的资格也没有,然后张老又回到了他的被撞翻的那辆车上,拿了些东西赶了回来。

    那道青色剑气速度奇快,袁天在震惊之余,根本就来不及躲闪,这发生的一系列超自然事情,已经颠覆了他原有的世界观,袁天在他大脑下意识的控制下,将双臂护在了胸前,准备硬扛下这一击,就在这时,张老赶在剑气接触到袁天的身体前,挡在了袁天身前。

    袁天看见张老手持一对竹节钢鞭,朝那道剑气劈了过去,“砰”的一声,那道剑气便被张老的竹节钢鞭打散了去,然后张老头也不回的扔给了袁天一颗丹药,并且说道“这是解毒丹,你中的毒不是很剧烈,吃了它应该就没事了。”

    袁天没有怀疑张老的话,袁天也不用去怀疑什么,因为只要是毒物,其一但入口,甚至只是接触到皮肤,系统都会做出预警,袁天一口将丹药吞了进去,果然,袁天生命值的持续下降停止了,并且正在缓慢的回升中。

    黑衣人见剑气被张老打散了去,厉声对张老说道“老东西,你如今只是一个玄阶初期的废物,而我可是玄阶后期,就凭你那半身已入土的残躯,恐怕现在连真气都运行不畅了吧,你如何能敌的过我,今日你必将死于我手!”

    张老沉声说道“敢问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不敢以真面目视人?又为何要取老夫的性命?而且,你恐怕没有那个本事吧。”

    那个黑衣人嗤笑了一声后说道“有没有那个本事你试试便知。”

    然后那个黑衣人的长剑上,顿时青芒大盛,“瞬杀!”黑衣人暴喝了一声后,一道青色光芒,犹如一把利剑似得,朝张老飞速袭去,就连袁天都能感觉到那股让人恐惧的力量。

    由张老身体周围的红色气体所散发出来的红光,愈发的耀眼,那两根竹节钢鞭上,也燃烧起了火焰,张老猛得朝来袭的那道青芒冲去,手里的一对竹节钢鞭,犹如两条火龙一般的,与那道青芒相撞在了一起。

    一声巨响后,青芒与那两条火龙的撞击处,炸开了一大团的火焰,张老吐血倒飞了回来,身体周围的那层好像防护罩似得东西,也被打破了去,袁天急忙上前接住了张老,可张老倒飞回的冲击力很大,撞的袁天一阵气血翻涌。

    这时那个黑衣人轻蔑的说道“你果然已经是一个废物了,连功法都施展不出来了,只能用真气来硬拼,今日,你就准备死在我的剑下吧。”

    那个黑衣人说完后便朝张老挥出了一道强大的剑气,准备趁着张老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将其重伤或是直接击杀,袁天见状从张老手里夺过一把钢鞭,用尽全力对着那道剑气抡了过去。

    袁天知道自从自己将张老从车里救出来后,自己和他就是一根儿绳上的蚂蚱了,要是张老死了,那个黑衣人绝对会在来杀了自己,而自己以目前的实力来看,是绝对打不过那个黑衣人的,与张老联手到是还能挣扎一翻,所以张老性命必须救下来。

    在一声金铁相交的巨响之后,袁天堪堪的将那道剑气给拦了下来,而他自己也不好受,强大的冲击力使他的内脏一阵翻涌,虎口也被震裂了开来,流出了鲜血,光是格挡了一下的反震力,袁天就被扣了五点生命值。

    张老这时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苍白的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张老对袁天说道“袁天,我求你帮我个忙,那黑衣人的速度太快,实力也在我之上,不论是跑还是打我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想请你和我一起与他周旋一会儿,我已经将信号发出去了,只要能在拖一会儿,我的人就能赶到,到时候老夫必有重谢。”

    情况很危机,张老自知如果在这么下去,自己弄不好真的会死于他手,他悔不该当初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应该多带些护卫来才对,那样自己也就不会这样被动了,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张老也不得不放下他平时的骄傲,用请求的话语,来让袁天帮忙,毕竟袁天不算很弱,如果有他的帮助的话,情况多少能好一点儿。

    袁天说道“张老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如今咱俩也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如果不搞定他,咱们俩必死无疑,放心吧,我会全力配合您的。”

    张老对袁天一拱手道“多谢了,将你拖进这趟浑水里是我的不好,等此事解决之后,老夫在向你好好的道歉。”

    那个黑衣人此时恶狠狠的对袁天说道“小杂种,你三番五次的坏我好事,今日我就先宰了你!”

    说完后便朝袁天冲去,剑锋直指袁天的喉咙,张老用钢鞭拨开了黑衣人的剑,袁天一鞭横扫了过去,可是那黑衣人的速度奇快,瞬间便躲开了袁天的攻击,闪到了一旁。

    张老此时对那个黑衣人说道“我看你的修为不稳啊,似乎是用丹药将修为给硬提上来的,你那个什么’瞬杀‘的威力是不错,但你可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而且那个东西极耗真气,我倒要看看就凭你那虚浮的修为,你还能不能在施展的出来。”

    张老的这一番话显然惹怒了他,他朝张老咆哮道“老东西,你管我修为怎么样,反正你只需要知道这修为用来杀你,就足够了!”

    他说完后便上前和张老缠斗起来,一剑一钢鞭,挥舞的令袁天眼花缭乱,但袁天还是能看出张老是明显处于劣势的,如果没有袁天在一旁干扰,恐怕张老用不了多久就会落败。

    袁天在周围寻找着机会,准备抽冷子给那个黑衣人来上一下狠的,袁天的存在明显让那个黑衣人分了不少的心,那个黑衣人决定先解决了袁天后,在专心的对付张老。

    他一剑逼开张老,跳到一旁后,对袁天喊道“小杂种,我现在就要你死!无间风刃!”

    黑衣人的话音刚落,袁天就看见了一堆细小的青色风刃,朝自己飞速来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