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重伤
    袁天见状急忙挥起钢鞭来进行格挡,结果袁天成功的格挡住了一些风刃,但还是有一部分的风刃击中了袁天的身体,此时的袁天浑身上下多了大大小小的十余条伤口,鲜血淋漓,所幸在甲虫之甲提供的防御力下,那些风刃并没有伤到袁天的要害。

    “检测到宿主受到攻击,目前生命值:60,正在治疗中。”

    袁天半跪在地上,用手中的钢鞭将自己给撑了起来后,朝黑衣人跑去,而那个黑衣人现在正和张老激战正酣,张老不敌,被黑衣人的一道剑气所伤后,倒在一边,随后黑衣人的剑刃便斩向了张老。

    张老此时绝望了,他不指望袁天能来救自己,因为黑衣人刚才对袁天使出的“无间风刃”威力不俗,他认为袁天就算是不死,也会重伤。,而那个黑衣人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二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正在飞速接近的袁天,他们现在所注意的,只有对方。

    就在剑刃即将接触到张老的身体之时,一根突然出现的钢鞭迎了上去,二者相撞溅出了一些火花,而后袁天一鞭横抡向了黑衣人,黑衣人用剑一挡,袁天的力量用的很足,黑衣人被震到了一旁。

    而后那个黑衣人一脸不可置信的对袁天说道“你竟然没事,到是我小看你了。”

    张老此时已无战力,也顾不上询问袁天的情况,他对袁天大喊道“贴身攻击他,你是炼体士,最擅长的就是近身战斗,而他是个修真者,近身战斗恰恰是他的短板。”

    袁天闻言后立即扑了上去,与黑衣人纠缠在一起,不给他施展功法的机会,这时,那个黑衣人的身上,也出现了和张老身上类似的气体,只不过他的颜色是青色的。

    二人打斗了一会儿后,袁天就明显的感觉到黑衣人的力量不如自己,而且对方如果不施展什么类似于“瞬杀”、“无间风刃”之类东西的话,那他用剑发动的普通攻击,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太大的伤害。

    发现了这些后,袁天的攻击愈发的大胆起来,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袁天的体力渐渐的跟不上了,袁天知道在这么下去的话,自己必输无疑,他必须尽快的解决战斗。

    后来袁天抓住了一个机会,拼着被黑衣人刺了一剑的代价,用自己最强的力量,挥动着钢鞭朝黑衣人的胸口劈了过去,“砰!”的一声后,黑衣人身体周围那一层类似于防护罩的东西便被袁天给击破了,然后钢鞭狠狠地抽在了黑衣人的胸口上。

    那个黑衣人直接被这一击给打的倒飞了出去,落地后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狰狞的对袁天说道“小杂种,那老东西都没能伤的了我,反而让你这么个只会用蛮力硬拼的菜鸟炼体士给伤到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然后他掏出了一颗丹药塞入了口中,拔剑对袁天咆哮道“去死吧!瞬杀!”

    一道青色光芒带着无比的威势朝袁天袭来,而此时的袁天已然力竭,根本无法躲避,袁天将钢鞭横在胸前,祈祷自己能扛过这次攻击。

    青色光芒接触到钢鞭的瞬间,强大的力量便将钢鞭给推了回去,青芒和钢鞭狠狠地撞击在了袁天的胸口上,袁天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打的吐血倒飞了出去。

    袁天在昏迷前,听见了系统的提示音,“警告!检测到宿主身体遭受重大打击,即将昏迷,目前生命值:20,正在治疗中。”

    那个黑衣人使完“瞬杀”后,身体好像一下子虚弱了许多,脸色也苍白了不少,盯着袁天的“尸体”疯狂的说道“嘿嘿,总算把你给弄死了,接下来就轮到那个死老头子了。”,他不认为袁天能在用身体硬扛了一记“瞬杀”后活下来,况且袁天之前还受了不轻的伤。

    张老也觉得袁天必死无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拿起钢鞭红着眼睛对黑衣人说道“今日之事,与袁天无关,你如此痛下杀手,不怕天谴吗!?”

    黑衣人说道“天谴?我只知道你马上就要被我谴了,如今那个叫什么袁天的已经死了,我到要看看还有谁能够救的了你!”

    黑衣人刚要动手,就看见不远处来了几辆正朝这里飞驰而来的黑色汽车,张老也看见了那些汽车,对黑衣人说道“呵呵,我的人来了,我倒要看看你还敢不敢来杀我,我今日要你给袁天偿命!”

    黑衣人在心中挣扎了一瞬间后,就做出了决定,扭头飞速的逃离了这里,他没有选择用最后的时间去击杀张老,因为就算是成功将张老击杀,那他也绝对跑不了了,性命与任务之间,他果断的选择了性命。

    那几辆车在张老面前急刹车停了下来,里面的人刚一下车,张老就红着眼睛对他们沉声说道“给我追,追上前面那黑衣人,给我杀了他!”

    然后赶来的人大部分都去追那个黑衣人了,还有一小部分留下来保护张老,张老在服下了一枚别人送来的丹药后,气色好了一些,然后被别人搀扶到袁天的“尸体”旁边,有些难过的说道“孩子,是我对不起你,我一定会杀了那个畜生给你偿命的,你的家人我也会帮你照顾的,你就放心吧。”

    张老说完后对着袁天的“尸体”深鞠了一躬,旁边照顾和保护张老的那些人,此时都是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年轻人,如何能让他们生性骄傲的家主做出这样的举动。

    就在这时,低着头的张老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用手探向了袁天的呼吸和脉搏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自言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前面受了这么多的伤,然后又挨了一记重击,怎么可能还活着,这样重的伤势就算是放在我身上也受不了,不过,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这样老夫也不用太过于内疚了,袁天啊,我现在还真是看不透你了,哈哈。”

    张老在确定袁天还活着之后,变得十分开心,然后急忙对身边的人说道“快,快将他送到就近的医院去抢救,然后在把族中的炼药师找来,记得让他带上最好的疗伤药。”

    张老身边的人见张老如此重视袁天,也不敢怠慢,抬着袁天急匆匆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