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傻眼的医生和护士
    后来张老找到了那个事先被他送到了安全地带的货车司机,那个司机此时浑身正哆哆嗦嗦的在打颤,刚才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到了,给他冲击很大,虽然他见识颇广,但这些事情他可是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张老对他平和的说道“我看你的年纪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以老夫的年纪叫你一声年轻人也是可以的,年轻人,刚才发生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你知道在小说中或是一些影视剧中有修真者的存在吧。”

    货车司机紧张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实在是怕眼前的这些人,因为自己看到了他们的秘密而要杀了自己灭口。

    张老继续说道“你不必紧张,我们就是那种修真者,而且我也没想把你怎么样,要是我对你心存恶意的话,我当初就不会去救你了,你也见识过刚才的战斗了,我要是不救你,你就算是沾上一点儿战斗的余波都会丧命。”

    那个货车司机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就稍稍的放下一些心来,对张老说道“多……多谢这位老先生了,多谢您刚才救我。”

    张老说道“我也要谢谢你,刚一开始你不是也想要救我么,要不然我也不会管你了,一会儿会有人给你送来十万块钱,你就将今天发生的事儿给忘了吧,千万不要传扬出去,不然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而且千万不要以为我以后就在也找不到你了。”

    货车司机听见张老这略带警告意味的话,顿时一凛,赶忙说道“您就放心吧,我只想和我老婆还有孩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不会参合到你们的事情里来的。”

    张老对他点了点头后说道“你不会就好,如果没什么事儿了的话,你就走吧。”

    货车司机如蒙大赦的点了点头,刚转身没走几步,就又扭过头来对张老说道“那个,那位叫袁天的小兄弟还有货在我的车上呢,我该怎么办?”

    张老说道“将那些货物放下把,完了我在交给他。”

    “好好好。”,货车司机赶忙答应道。

    在张老的人将袁天的货搬下车后,那个货车司机带着十万块钱离开了,他的车速就没有超过三十迈的时候,因为此时他的身体还在发抖,他怕开快了自己控制不住车。

    刚才发生的这些事情可以说给他的一生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一直坐在副驾驶上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袁天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奇人,同时他也很庆幸自己没出什么事儿,反而还弄到了十万块钱。

    而袁天此时已经被送到了医院里,张老与这家医院的院长有不浅的交情,医院院长在接到了张老的电话后,立马给袁天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最好的医疗器械及药物。

    袁天现在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系统正在全力的修复着他受损的身体,袁天此时正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身上布满了各种检查生命状态的仪器,在袁天的身边,有好几个护士正准备对袁天身上的伤口进行缝合,以及输液。

    一个护士给袁天的手背做好消毒后,准备将输液用的针头扎进袁天的体内,可让她感到奇怪的事情很快便发生了,针头怎么也扎不进去,不是扎针手法上的失误,在场的护士都十分的优秀,是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的。

    那个护士用了些力,结果还是扎不进去,然后她又加了些力气,结果另她瞠目结舌的事情便发生了,那输液用的针头竟然弯了,就像是用力扎在坚硬物体上后,被顶弯了的样子。

    旁边的几位准备开始给袁天缝合伤口的护士发现了她的异样,一位年纪较大的护士对她说道“怎么了,赶紧给患者输液啊,这可是院长亲自安排的,可耽误不得。”

    那个护士说道“这……这个患者的皮肤好硬,针头扎不进去。”

    那个老护士一边准备动手缝针一边说道“什么玩意儿?皮肤太硬扎不进去,你敷衍也找个好一些的理由吧,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护士,还从来没见过皮肤硬的扎不进去的………………”

    那个老护士话说到一半后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刚才在给袁天缝合伤口的时候,震惊的发现,缝合伤口的针竟然真的扎不进去,她难以置信的又用力扎了几次,结果除了让本就是弯着的针,变得更弯了以外,没有任何效果。

    这可让一众护士都傻了眼,她们怀疑是不是针出了什么问题,检查了一番后,针没有任何毛病,自己的手法也没有问题,但不论是谁,不论用多粗的针,使多大的力气,就是扎不到袁天的体内。

    她们不知道内情,要是连一群女人用针都能扎到袁天的身体内的话,那袁天可就白将甲虫之甲升到第三级了,而且在刚才的战斗中,恐怕袁天早就被打死了。

    正当在场的所有护士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医生来了,他是一个科室的主任,医院院长亲自命令他,让他务必照顾好袁天。

    他一来就看到了一群护士正围着袁天,什么都没有干,就气急败坏的上前说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呢?!这么长时间了连个液都还没输上,这可是院长亲自吩咐要重视的伤者,你们还想不想干了?!”

    那个老护士说道“不是我们不想干,是……是这个伤者的皮肤太硬了,我们……我们用针扎不进去。”,虽然这是事实,但那个老护士怎么都感觉自己是在说胡话,那有人的皮肤会这么硬?就算全是老茧,那用针使些力气的话,也能扎的进去。

    那个医生听完后果然是用无比怪异的目光看了那个老护士一下,嘴里说道“没功夫跟你们扯淡了,还是我自己来把。”,他没有时间和护士们争论这些,他看得出院长对眼前这个伤者很是重视,要是这个患者出了什么事儿,那自己就别想有好果子吃了。

    那个医生拿起输液用的针头,看了眼已经弯了针头,换上了一个新的针头后,找准血管就扎了下去,当他感受到阻力之后,心中闪过了一丝疑问,手上也加重了几分力道,可结果却是针头在更大的力量下,变得比之前那个针头更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