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不为人知的世界(下)
    袁天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对了,张老我刚才听见有人管你叫族长,您是掌管着门派之类的东西吗?”

    张老有些唏嘘的说道“是啊,我的真名叫做张炎,我掌管着我的家族,家族不同于门派,门派是由很多不同的人组成的,而家族只是由本族人组成,在我们家族中大部分人和我一样都是火属性的,只有一些旁系是其它属性的修真者。

    在我以前还是地阶初期修真者的时候,我的家族也勉强算的上是一个二流势力了,可自打我的实力下降到了现在的这般地步后,也留不住族中的一些强者了,族中的强者纷纷出走,就连张家的长老都有人离开了,到了现在我的家族已经跌成了三流势力,我这族长之位也坐的越来越不安稳了。

    而且我怀疑今天的袭击,与我们族中的一些人脱不了干系,我今日只是闲的无聊,自己开车出来兜兜风,没想到就遭了暗算,要不是我的车是特制的,在加上有你,可能就真的让他们给得手了。

    嗨,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人老了就是话多啊,小袁,我当初说过必有重谢,我是绝对不会食言的,你想要什么一会儿跟我说,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会尽量满足你。”

    袁天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张老了。”,这个报酬袁天当然要拿,他不但救了张老的性命,还无缘无故的帮张老跟别人打了一场,还差点儿把命给送了,这报酬袁天拿的心安理得,而且张老看起来颇有些家底,也不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想来这报酬应该是相当可观的,这也称得上是因祸得福了。

    然后袁天又对张老说道“不知张老你们家族的实力如何?那些个势力也有等级划分吗?”

    张老惋惜说道“我的家族放在之前还算是强盛,可自从我废了以后,现在已经是大不如前了,至于那些势力的实力划分,从强到弱依次是超然、一流、二流、三流、还有那些不入流的势力。”

    袁天好奇的问道“张老,您实力还在全盛的时候有多厉害啊?”

    张老说道“今天袭击咱们的那个黑衣人你觉得厉害吗?”

    袁天点了点头,然后张老继续说道“不是跟你吹,就那种货色我想要收拾他,也就是一招的事儿,修炼者之间每差一个小阶,实力都有不少的差距,更别说是差了一个大阶了,每一个大阶都是实力的一个飞跃。”

    袁天继续问道“那修真者和炼体士如果都修炼到大成的话,他们有多厉害,能有移山填海之功吗?”

    张老说道“移山填海倒是不至于,不过一招将一座山头削平还是能做到的。”

    袁天说道“能一招削平一座山头也真是不弱了,几个那样的人要是在城市中打起来的话,那座城市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被毁了。”

    张老说道“话是可以这么讲,不过,修真者和炼体士虽然比起普通人来要厉害的多,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修炼界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弱了,如果是在古代的话,一个强大的门派甚至可以左右一个帝国的局面,但到了现在这种事情已经不可能在发生了。

    现在各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层出不穷,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手持枪械之类的武器,在稍加训练,那就足以威胁到黄阶甚至是玄阶修炼者的生命了,在说门派就算是在强大,那又能怎样,一轮重型火炮的无差别轰炸,便能将整个门派化作一片焦土,除了一些修为高深的老怪物外,其余的人又能活下来几个?

    实在不行再扔颗小型的战术核武器,到时候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也别想在这种攻击下活下来,所以现在的修炼界基本上是不会去干涉国家的局面的,国家也不会去管修炼界的事情,二者基本上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还有就是,修炼者也不会被容许去参加一些世俗的比赛之类的,比如说奥运会,要是修炼者也去参加那些比赛的话,那世界纪录早就算被刷新到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地步了。

    在一些大型比赛中,都有专门的人检查,防止修炼者冒充普通人进行比赛,当然了,这个只限于一些大型比赛,像市县一级或是学校里的运动会就不会有人去管了。

    对了,虽然国家和修炼界基本上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但也有些修炼者会为国家办事儿,以获取他们所需要的一些东西。”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神情焦急,长的和张老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来,那人一进来就对张老说道“父亲,您没事儿吧?以后千万不要在一个人出去了,完了我在给您找两个好手保护您。”

    张老摆摆手说道“我没事儿,你可要好好谢谢袁天兄弟了,要不是他,你爹我可就真的没命了。”

    然后那个中年人就对袁天说道“鄙人名叫张熠晨,已经听说了袁天兄弟的事儿,十分感谢你能在家父陷入危难的时候伸出援手。”

    袁天对他说道“都是应该的,当初张老买了我的蛐蛐儿,还给我介绍生意,这可是帮了我的大忙,现在这也算是报答张老了。”,场面话袁天还是会说的。

    张老这时饶有兴趣的对袁天说道“对了,当初你卖给我的蛐蛐儿到底是怎么养的?是不是你用你们炼体士吃的药给蛐蛐儿吃上了?可那东西药性猛烈的很,蛐蛐儿那小虫子怎么能扛的住?”

    这个问题袁天就没法儿如实回答了,只能是敷衍道“就是那么养的呗,话说回来张老你可是修真者,还是一族之长,怎么会喜欢玩蛐蛐儿?”

    张老笑道“你当修真者不是人啊,我们也是要吃喝拉撒睡的,这几样缺了哪个都不行,我们也有自己的爱好么,不过要是能修炼到天阶,那倒是不用吃饭了,不过那些人虽然不用吃饭,但要是碰见了美味,他们也会去尝尝的。

    炼体士就更是这样了,修为越高,饭量就越大,你就是炼体士,等你日后修为高了的话,一顿饭斗米肉十斤都不算是什么,不管是修真者还是炼体士,他们都有七情六欲,到底还是逃不过一个‘人’字。”

    袁天这时突发奇想道“张老,你说有没有既是修真者,又是炼体士的人存在,那样的话他不管是远攻还是近战都很擅长,那岂不是无敌了。”

    张老说道“那不可能,不管是黄阶初期还是天阶巅峰,一天都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专练一个都有可能练不好,更别说是两个一起来了。

    况且又不是人人都有修炼这些东西的资格,有资格成为修真者或是炼体士的人,那可都是万里挑一,绝大多数人因为体质的问题,都是没办法修炼这些东西的,同时具备修真和炼体资格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话说回来,要是真有人有这种体质,也真的那么干了,到了最后也基本上就是落个东不成,西不就的下场了,哪一个都别想练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