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张炀的使命
    张炀哭丧着脸道“好吧,好吧,又来事儿了。”

    张老对袁天说道“我替我这不知轻重的孙子向你道歉,幸好刚才没有伤到你,虽然这功法是玄阶下品,我孙子只是一个黄阶巅峰实力的修真者,还发挥不出它全部的威力,但威力也是不小,一个不好还是能伤到人的。”

    袁天看出张老在说话的时候,脸上除了歉意外,还带着一丝丝的骄傲,他孙子能够越阶使出玄阶下品的功法来,还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的,张炀的天赋的确不错,他有骄傲和嚣张的本钱。

    袁天对张老说道“没事的。”

    张炀这时对他爷爷说道“爷爷,那我这近身战斗跟谁去学啊?您不会要给我找个炼体士来吧?那他不得操练死我啊!我可没炼体士那么强悍的肉身,您可不能拿我当炼体士一样的练啊!”

    张老说道“这近身战斗我以前也练过一些,虽然现在年老体衰的打是打不出来了,但教你个菜鸟还是没有问题的,以后我来教你。”

    张炀听见这话,腿一软说道“那还不如给我找个炼体士老师来教我呢!落在您手里我死的更惨!要不……要不让我袁天哥来教我吧,您看袁天哥他不也有个炼体士的身份么,实力还不低,让他教我也可以啊!”

    张老在张炀的头上抽了一巴掌说道“不许讨价还价,袁天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办,成天教你算怎么回事?就由我来教你了。”

    袁天这时对张炀说道“张老他说的对,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办,教是教不了你,何况其实我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现在能弄好自己就不错了,就甭提教你了,不过你以后要是愿意和我在切磋切磋,那我肯定奉陪到底。”

    张炀考虑了一会儿后对袁天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以后肯定还会去挑战你的。不过你要是输了,那你就要叫我哥,怎么样?敢不敢?”

    袁天笑了笑说道“没问题,我奉陪到底,希望你能给我个喊你哥的机会。”

    张老对张炀说道“好了,赶紧抓紧时间去修炼吧,等我有空了就去教你近身战斗,咱家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你在安逸下去了。”

    张炀听见张老的这话后,嬉皮笑脸的神态顿时消失了,很是郑重的对张老说道“放心吧爷爷,我会努力修炼的。”

    张炀转身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扭过头看着他爷爷欲言又止,眼睛还时不时的瞟瞟袁天,张老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对他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袁天他救过我的命,不是外人,用不着避开他。”

    于是张炀说道“爷爷,要是真到了那时候,我还没能稳固住我黄阶巅峰实力的修为,就给我用玄升丹把实力提升到玄阶去吧,一个玄阶初期的修真者,多少能顶些用处,至于根基毁了就毁了吧,性命最要紧。”

    张老眼睛一瞪,重重的踹了他一脚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滚!你老子和你爷爷还没死呢!什么时候轮到你上了,我告诉你,此事与你无关,你给我滚远些。”

    张炀说道“爷爷,我不相信您还看不清现实,大长老他们要是真的起事成功了,说句不敬的话,全族上下谁都可以活,但唯独您,我父亲,还有我这个长子嫡孙必死无疑,而且不论您是不是主动让出这个族长之位,咱们祖孙三人都将会是这个下场,逃出家族亡命天涯,只会让咱们死的更快、更惨,与其这样,倒不如殊死一搏,兴许还有机会。”

    场面沉默了良久后,张老的怒火渐渐的消失了,张老带着几分歉意和欣慰的对张炀说道“好孩子,是爷爷对不起你,让早早的就卷进了这场腥风血雨里,要不是爷爷的实力莫名其妙的开始大降,咱们张家何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

    张炀说道“这不怪您,我看您实力大降的原因,就是大长老那帮人干的。”

    张老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不会是他们干的,他们还没这个本事。

    孩子,你听爷爷说,你不能有事,爷爷这一脉,你爸是单传,你也是单传,你若是出事,爷爷的这条血脉就断了。”

    张炀刚想说些什么,张老就说道“你别说话,听爷爷先说完好吗?”

    见张炀点了点头,张老走上前去一边给张炀整理刚才与袁天切磋时弄乱的衣衫,一边说道“孩子,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也该跟你说了,你必须要离开张家。”

    张炀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我也可以帮忙的啊!在说我一离开咱们张家,很可能就会有人来杀我了。”

    张老说道“如果我掌握的情报不错的话,大长老那帮人,在我百岁寿辰的时候应该就要动手了,到我百岁寿辰的时候他们全部的心思都会放在起事上,我在故意搞些动作,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把你悄悄的送出去,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的。”

    张炀断然拒绝道“不行,我不走!”

    张老用一种淡淡的,但却是不可反抗的语气说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这件事,我只是在通知你而已,你必须给我离开,走的时候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还有灵石、功法、和一些丹药,我所掌握的玄升丹和黄升丹也会全部给你,还有一些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也会跟你走,咱们张家最为重要的镇族之宝你也要带走。”

    张炀听着张老这宛如交待后事般的话语,张炀一时间不知所措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张老,张老从他的眼睛里发现了眼泪。

    张老摸着他的头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的哭什么,爷爷这不是在跟你交待后事,爷爷这只是在下一盘棋而已,你就是那至关重要的一枚棋子,你难道就对爷爷这么没有信心吗?

    爷爷的实力大降是不假,但这一百年的饭可也没有白吃,现在咱们势弱是不假,但最后鹿死谁手可还不一定呢,孩子,有些事情你必须清楚,我这不是在安慰你,我是在跟你说计策,若是最后爷爷成功了,你在回来便是,若是爷爷失败了,就算是我和你父亲都被杀了,你也不许回来,你要隐忍,等你有了足够实力的那一天,你在回来给我们报仇也不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