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嚣张
    那个年轻人玩味的对袁天说道“不知这位道友是何等的实力啊?居然有资格能让张族长给你临时换位,如果只是个黄阶之人的话,就不用说出来丢人现眼了。”

    袁天瞟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只是记住了他的名字叫做孙恒,孙恒见袁天没有理他,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了,对张老说道“我说张族长啊,您看看您这都找的是些什么人啊,那个叫袁天的还算是个正常人,就算是不能打,好歹也能扛两下,可你看看这个叫山牙的,你们瞅瞅他这个儿,他能干什么?”

    袁天看见山牙拿起了桌上的一根叉子,似乎准备要朝孙恒甩过去,张老也发现了山牙的动作,对孙恒怒道“孙恒!是给你的底气让你在这里撒野的?我找大家来是为了商量共同对付敌人的事情的,不是让你在这里来挑拨大家关系的……”

    “是我给他的底气。”张老的话还没有说完,从门外就走进来一个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出头的人来。

    那人走进来后,孙恒说道“哥,你来了,他们临时把你和那个叫袁天的座位给换了。”

    那个人走进来后就大大咧咧的就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袁天看见那人叫孙倡,正是张老刚才给自己交换座位的人,袁天总算是明白孙恒为什么一来了就在扯皮这个座位的事情,原来是他哥的座位被人给换了,可让袁天感到奇怪的是,仅仅是因为一个座位而已,那个孙恒为什么会那么咄咄逼人,难道说修真者的气量真的有那么狭小吗?

    孙倡是个玄阶中期实力的修真者,天赋不错,在同阶之中的实力也是处于上游,在张老找来的人中实力也算是排行前列了,所以张老对他说话也就多了几分客气,张老对他说道“孙倡,我念你弟弟年纪下不懂事才口出狂言,怎么你也陪着他在胡闹,这里是他撒野的地方吗?”

    孙倡没有理会张老的话,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了,吞吐两口后才对张老说道“张族长,我觉得我弟弟他说的没错,咱们这是去搏命,不是去过家家,你把这么两个货色弄进来是对我们的不负责任,到时候他要是拖累了大家怎么办?”

    张老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袁天和山牙的实力,都不在你之下,更不用说你那个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弟弟了。”

    孙倡笑道“呦呵,那他们俩都是个什么实力啊,说出来给我们大伙儿听听。”

    张老说道“袁天和山牙都是炼体士,袁天的实力是玄阶后期,山牙的实力也达到了玄阶中期。”

    张老此话一出,众人齐齐愣了一下,然后孙倡率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的弟弟孙恒也开始笑了起来,两人笑的一个比一个嚣张,其他也都在窃窃私语,张老、袁天还有山牙都黑着脸看着他们兄弟二人。

    等孙倡笑够了后说道“我说张族长,你是真的已经老糊涂了吧,我弟弟他和那个叫袁天的岁数差不多大,我弟弟现在才是玄阶初期而已,就这已经是天资卓绝之辈了,你如果说那个叫袁天的现在是玄阶中期,我不知道他的底细可能还就真信了,可你居然说他是玄阶后期,我真是笑了,你这未免也有点儿太夸张了吧?

    还有那个叫山牙的,什么时候侏儒也能炼体了?他能干什么,跳起来打人家的膝盖吗?”

    山牙狠声说道“我不但能跳起来打别人的膝盖,我还能跳起来抽烂你的猪头呢。”

    孙倡挑衅道“呦,我们的小宝宝不服气了?有能耐你就来啊。”

    孙恒也是挑衅道“别光放嘴炮,有能耐你就动手啊,到时候你别说我们大人欺负你一个小孩子就行了。”

    孙氏兄弟二人现在是完全没有把袁天和山牙放在眼里,他们虽然不清楚张老为什么要这么说,但他们是绝对不相信袁天能有玄阶后期的实力,山牙能有玄阶中期的实力的,在场的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这种想法。

    有人看不下去,出言说道“行了,嘴上积德,少说几句吧。”

    孙倡瞥了那人一眼,然后深吸一口烟,朝他的脸上吐出了一道用真气加成了的烟柱,那人用手一挥大打散了那道烟柱,然后拍桌而且说道“孙倡,你欺人太甚。”

    孙倡淡淡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唤,虽然你也是个玄阶中期实力的修真者,但我想要收拾你还真不费劲儿,怎么样,敢不敢来试试,看我能不能废了你。”

    那人虽然气的面色胀红,但也知道孙倡他说的都是事实,挣扎了一会儿后,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从门外又走进来几个人,袁天看见里面就有大兵,还有两个熟人,张老的儿子,和以前见过一面的张老族中的炼药师,走在前面的一位老者说道“张老头啊,这是怎么了,老远儿就听见你们这里在大呼小叫的。”

    张老尴尬的说道“没什么,就是出了一些争执。”

    那位老者没有说什么,随其他的人一起落座了,袁天看见那位老者叫做梁书鸣,坐在主位的另一边,袁天虽然察觉不到他的实力,但还是感觉到了他身上那雄厚的真气,他一进来连屋中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袁天心说“看样子他就是张老说的那个玄阶后期实力的老朋友了,看样子应该是个冰属性的修真者。”

    梁书鸣的到来让屋中的紧张气氛缓解了不少,孙恒的实力与梁书鸣相比起来还是太低了,他感觉不到梁书鸣到底是个什么实力,只是感觉他要远远强于自己,想要杀了自己不费吹灰之力罢了。

    可孙倡的实力与梁书鸣较为接近,孙倡虽然也无法准确得知梁书鸣到底是个什么修为,但他感觉梁书鸣肯定是个玄阶后期之人,还是那种即将突破至玄阶巅峰实力的强者。

    这样的人他们目前还惹不起,所以孙倡和孙恒都收敛了一些,没有刚才那副嚣张无比的姿态了,其他人也都是正襟危坐的。

    ps:书友群qq:4625272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