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风先生
    张老说道“那我可是得争取多活几年啊。”

    将修真实力提升到天阶,这对于袁天来讲还是非常困难的,可要是提升“炼体”实力的话,只要进化点管够,袁天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能通过升级各种虫族天赋,将自己的“炼体”实力提升至足以媲美真正的天阶炼体士。

    梁书鸣对张老说道“我说张老头,我感觉我这实力可是快要突破了啊,还有我儿子和儿媳,他们的实力也快要突破了,你能不能再多拖上它几个月,在给我们几个月的时间,我们这一家子人估计就都突破了,到时候有两个玄阶后期、一个玄阶巅峰实力的修真者加入,你家的事情很轻松就能过去了啊,在这一个月之内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突破的。”

    张老苦笑道“几乎是不可能了,张坚那家伙不可能在等几个月了,事发时间只可能提前,不可能推后了,所以说越离我百岁寿辰的日子接近,你们就要越发警惕起来,一方面准备好随时投入战斗,一方面也要防备张坚逐个偷袭,瓦解我方的力量。”

    梁书鸣说道“好吧,也只能这么硬着头皮上的上了。”

    袁天这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对梁书鸣说道“梁老,我和梁诗婉她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现在距离事情爆发也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所以这一个月我是不打算去学校上课了,梁诗婉她舅舅不是我们学校的校长嘛,所以我想请您帮忙请个假。”

    梁书鸣说道“好,包在我身上了。”

    袁天说道“那就多谢梁老了。”

    后来又过了一会儿后,两辆车停在了袁天他们的面前,这是张老找来送袁天他们的,张老对他们说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多留你们了,路上小心。”

    梁书鸣和他的孙子孙女上了一辆车,袁天上了另一辆,张老给袁天追加的那些报酬也在袁天的车上放着,袁天他们与张老告别后,就离开了这里。

    张老目送袁天和梁书鸣他们离去,张老的儿子走过来对张老说道“父亲,我已经派人去查那些招募来的打手了,袁天和梁叔用派人去吗?”

    张老考虑了一会儿说道“不用了,我相信他们,而且要是万一被发现了,咱们面子上很难过的去啊。”

    张熠晨答道“明白。”

    张老又说道“现在就开始安排张炀转移的事情吧,同时调集我方力量,不管是修炼界里的,还是世俗界里的,开始向大长老那一方发起小规模的反扑,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张熠晨答道“这些事情已经全都准备好了,就等您一声令下了。”

    张老突然话题一转说道“熠晨,你是怎么看袁天这个人的?”

    张熠晨说道“很强,也很神秘,在遇到袁天前,我根本不能想象这世上有谁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将自己的实力从黄阶巅峰,提升到玄阶后期的,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用丹药来强行提升上去的,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办法,但我知道一点,我们张家现在已经惹不起他了,说不定咱们张家日后还要仰仗袁天。”

    张老叹了口气说道“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袁天的时候,他还在拿着一只油葫芦蛐蛐儿卖,那时候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穷学生,没想到现在他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

    我记得当初他跟我说过他没有师父,在他小时候有个人带他进了修炼界,然后那个人就死了,这鬼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我想这种话跟咱们修炼界里任何一个达到玄阶实力的人说都不会相信吧。

    我是对袁天的底细好奇的紧啊,但说实话,以他现在的实力,我就算是在好奇也不敢去随意的刺探了,现在我在他面前还能摆个长辈的谱,等他的实力达到了玄阶巅峰后,不论他对我的态度怎样,我也不会在对他摆长辈的谱了,只能与他平辈相交了,至于你,还是把姿态放低一些吧,没办法,这就是修炼界,一切凭实力说话。”

    张熠晨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而在大长老那里,大长老此时正倒了一杯茶,给坐在座位上的那个神秘人递了过去,嘴里还说道“不知风先生对袁天和梁书鸣的实力有了怎样的了解啊?”

    那个神秘人就叫做风先生,至于他的真名,目前还无人知晓,风先生说道“那个梁书鸣的实力与你差不多,你就可以对付了他,至于那个袁天嘛,略强于梁书鸣,他就由我来亲自对付吧,虽然收拾他可能会花费一点儿时间,但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我搞定他了,立马去驰援你们,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他们所有人。”

    大长老说道“好,那就有劳风先生了,事成之后,你就是我张家的大长老,张家所有的产业,你都占一成份子。”

    风先生说道“我救回来的那两个废物怎么样了?”

    大长老说道“他们两个呀,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也算能打一些,我就给他们送去了些丹药,让他们能在一个月后顶点儿用吧。”

    风先生说道“他们俩受的伤可不算是轻啊,一个月好的利索吗?”

    大长老笑道“我给他们送去的药,是那种可以短时间恢复伤势,但会留下后遗症,会对以后的修炼产生一些影响的那种药。”

    风先生说道“那他们肯吃吗?”

    大长老说道“吃或不吃,他们可说了不算。”

    风先生笑道“张炎他还是不够狠,才落得如今的下场,我要是张炎,在你刚刚露出苗头,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就痛下杀手,将你这一脉的老老小小杀的一干二净,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

    大长老也是笑道“所以说,这善良之人,终究成不了气候,我看风先生您也不像是个善人,咱们这也算是臭味相投了吧,哈哈哈。”

    大长老发现风先生并没有理会自己,反而将目光都放在了一旁的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女仆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