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炎龙决
    袁天逛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钟意的功法,不是太贵,就是不适合自己现在修炼,袁天想找一部玄阶中品的火属性功法,价格嘛,最多不要超过五百万,要不然袁天只能在加上蛛丝衣服来跟他换了,袁天相信自己的蛛丝衣服应该是很抢手的。

    梁子平倒是已经挑好了自己的东西,那是一枚低级纳戒,价格是一千万,这价格看的袁天直肝疼,有钱人的世界果然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了的,卖这么贵也难怪山牙当初说纳戒很珍贵了,低级就已经卖一千万了,真不知道中级和高级的纳戒得卖多少钱。

    梁子平还跟袁天说道“我早就想要一枚纳戒了,要是自己掏钱买我就彻底倾家荡产了,这下有我爷爷给我买单我总算是如愿以偿了,对了,袁天你到底想要买什么啊?我看你都逛了很久了。”

    袁天说道“我想要一卷玄阶中品的火属性功法,可惜不是太贵就是不适合我。”

    梁子平说道“我这里还有些钱,不够我给你添上就行了。”

    梁书鸣这时也回来了,听见他们的对话说道“是啊,袁天你要是钱不够的话就跟我说,我给你补上。”

    袁天说道“不用了,谢谢你们的好意,梁老,您买到需要的东西了?”

    梁书鸣说道“买到了,郝掌柜挺够意思的,直接就给我看了好货,一卷玄阶上品的冰属性功法,东西不错,花了我两千万的样子吧。”

    袁天说道“这玄阶上品的功法比玄阶中品的功法可是要贵了不少啊。”

    梁书鸣说道“是啊,因为除了地阶功法外就数它最厉害了,卖的肯定要贵一些,地阶功法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在垃圾的地阶功法其价值估计也得上亿,天阶功法就更不用说了,纯粹就是听都没听说过。”

    袁天现在觉得张老当初给自己的那些报酬中,那卷功法的价值有多大了,那其实完全就是张老当做人情送给自己的。

    袁天他们三个又开始逛了起来,袁天突然发现了几卷炼体士用的武技,炼体士在数量上要比修真者少一些,炼体士所用的武技也比较少,不像修真者用的功法一样花样繁多,更有的炼体士干脆就不用武技,只是着重培养自己的战斗意识,不过到底孰强孰弱也没个定数,也是各有千秋吧,所以说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袁天就好奇的过去看了看。

    梁书鸣看见说道“袁天你还需要武技吗?对了,你现在使得是什么武技?怎么我看你打的时候也没个定数,都是见招拆招。”

    袁天说道“我就不练什么武技,我觉得只培养我的战斗意识就已经足够了,无招胜有招嘛,又不是非得练了什么武技才能跟别人打。”

    袁天有了“螳螂之力”这个虫族天赋,战斗已经是他的本能了,袁天觉得这个东西比什么武技可是强多了,有这个就足够了,再说一力降十会,袁天把自己力、敏、速、防几个属性都堆满了,在配合上战斗意识,他就不信有什么人还能打的过自己,他用什么武技也是白费。

    而且最重要的是,袁天可不是真的天资卓越到能够进行真体双修的人,他的炼体士身份都是虫族天赋的作用,光是修真就够袁天忙的了,他哪里有空去练什么武技啊,袁天就是想练都练不了。

    梁书鸣说道“我听说炼体士里面倒是有这么个说法,有的人确实不去练什么武技,只是注重培养自己的战斗意识,我也不是炼体士,你们炼体士的很多事情我也都不清楚,你自己把握好就行了。”

    袁天又转悠了一会儿后,终于找到了一卷符合他要求的功法,那是一卷玄阶中品功法“炎龙决”,售价五百万,袁天还是承受的起这个价格的,后来袁天去找郝掌柜结账的时候,郝掌柜给袁天打了八折,就收了袁天四百万,袁天道过谢后离开了郝掌柜这里。

    梁书鸣说道“现在时候还早,咱们要不要再到处去转悠转悠,没准儿还能碰见什么好东西呢。”

    袁天说道“也行,正好我也多见识见识。”

    于是袁天他们就在外面又开始四处转悠了起来,这玄阶交易市场还是很高级的,就算是外面摆地摊儿的也没有次货,简而言之就是没有一个便宜的东西,哪怕是最烂的东西价格都在上万,袁天现在已经花出去四百万了,他可不敢在花了,只能是过过眼瘾,长长见识了。

    袁天他们路过一个赤脚道士的地摊儿前,那个赤脚道士不但摆地摊儿,还兼职算卦,只不过修炼界的人就没几个信这玩意儿的,他卖的东西也不怎么起眼,所以也没什么人光顾他那里。

    袁天随意的往他的地摊上瞥了一眼,发现他的地摊上有一些柳叶飞镖,看起来还很不错的样子,袁天就想要买上一些,毕竟袁天的力量很强,他甩出去的飞镖可不是那么好躲和好接的。

    于是袁天就朝那个赤脚道士走去了,梁书鸣和梁子平也跟着走过去了,梁书鸣没走几步就停在了原地,眼睛紧紧盯着那个赤脚道士,那个原先一直低着头的赤脚道士也抬起了头,同样在盯着梁书鸣,袁天和梁子平被二人这不明所以的动作给弄懵了。

    过了一会儿后,二人都是一笑,梁书鸣小声的对袁天和梁子平说道“那人的实力很强,应该是个玄阶巅峰实力的修真者,而且他的属性也很奇特,竟然是阴阳双属性,你们一会儿千万不要无礼。”

    袁天和梁子平闻言都微微点了点头。

    袁天走过去蹲下,客气的叫了一声“道长。”

    那个赤脚道士也很温和的说道“这位年轻人,你是想算卦啊,还是想买东西?”

    袁天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赤脚道士,他长得很是慈眉善目,须发皆白,一身道袍虽然破旧但很干净,神态温和慈祥,倒是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意思,就是一双赤脚布满了老茧和泥土,看样子是赶了不少的路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