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审讯
    尤其是那些知道灵石矿事情的人,他们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会更高,就算是四长老没有扯到灵石矿的事情,那他们也会被第一个下手,因为灵石矿的事情是现在族内诸事的重中之重,容不得出半点儿差池。

    要是四长老他牵扯到灵石矿的事情上,那就更完了,他们知道那样的话自己百分之百的会受到不小的牵连,最轻也得是个彻查全家,全家被限制活动,受到严密的监视,往重了说那可能就……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袁天和张老走到大殿的台上,身后有两个人拖着已经苏醒过来的四长老,四长老此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张家,当即就想要再次自尽,否则他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东西。

    可张老早就考虑到了这个情况,他的那个替身已经死了,现在就剩下他一个当事人了,他可不能死,起码不能现在死,袁天和张老还有好多的问题要问他呢,所以张老给他灌下了一种药,这种药能够使他暂时无法动弹。

    张老抓住四长老的头发将他给提了起来,面向张家的所有族人转了转,然后冷声说道“就在刚才,张家四长老携带张家绝密叛逃,而后被袁天所抓获,你们应该知道叛变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东西,他的下场不用我多说,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误入歧途,断送了自己和家人。”

    然后张老将四长老往地上一扔,转身离开了这里,张老现在是真的很生气,背叛总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袁天也跟张老一起走了,四长老也被拖走了,只留下了一片面面相觑的张家族人,张老没有让他们走,他们也不敢动。

    接下来袁天和张老要开始审讯四长老了,张老固定好了四长老,防止他自尽,然后给他服下了解药,又能说话的四长老一开始就对着袁天和张老破口大骂起来,骂的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四长老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救了,他很清楚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是什么,他现在只求一个痛快,除此之外别无所求,他想要激怒袁天和张老,好让他们赶紧杀了自己。

    袁天和张老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前,怎么可能会杀了四长老,虽然他们现在都很想这么干,袁天说道“四长老,你应该知道你接下来会面临什么东西,所以我劝你赶紧把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我们问什么你也配合一些,也好少受些皮肉之苦。”

    张老也是说道“四长老,咱们都是聪明人,你知道你做出这种事情,不论是我还是袁天都不会放过你的,所以我也就不说什么饶你一命的话了,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配合一些,我们会考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四长老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眼神明显挣扎了一下,然后继续咆哮了起来,依旧辱骂着袁天和张老,还站在大厅中的张家族人,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四长老的叫骂声,他们都知道四长老马上要经历些什么了,他们估计四长老马上就骂不出来了。

    袁天和张老对视了一眼,都无奈的笑了笑,然后默默地看向了四长老,接着袁天说道“审人这方面您比我在行,那么接下来就看您的了,我不看过程,只要结果。”

    张老说道“就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不信他能在我手上扛过一遭。”

    没过多久后,站在大殿内的张家族人,就听见四长老那原本的叫骂声变成了夹杂着痛嚎的骂声,又过了一会儿后,骂声消失了,只剩下惨叫声和求饶的声音,这声音听的他们浑身上下只起鸡皮疙瘩。

    袁天这时走了出来,擦了擦手然后坐到了台上的一张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些茶后说道“你们族长下手挺狠的,平时看他是那么一个和蔼的老头,没想到他也有这一面啊,这方面我确实是比不过他啊。”

    底下的张家族人依旧是面面相觑,他们之前就得到了命令,不许再管袁天叫大长老了,也就是说袁天现在已经不是张家的名誉大长老了,他们起初以为是袁天和张家闹了一些矛盾,可张老马上就警告了他们。

    告诉他们这不是因为什么矛盾,而是因为一些其它的事情,而且袁天现在虽然不是张家的名誉大长老了,可要是有谁敢对他不敬,冒犯了他,那会受到非常严厉的处罚,而且不论袁天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也要尽量满足他。

    张老还没有将袁天已经是地阶初期实力炼体士的事情给说出去,现在还不合适,所以这就让张家的那些族人很懵逼了,他们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对袁天会如此的矛盾?

    而且从他们族长对袁天的态度来看,似乎是变得很恭敬了,他们能分的清什么是客气,什么是恭敬,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族长跟袁天之间会变成这幅样子。

    只要少数知道灵石矿的人,和当初看见过袁天出手的人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们知道袁天的实力达到了地阶初期,他们也知道现在能够做主的人是谁,袁天不管是不管,可袁天要是真想要管,恐怕现在还没有人敢违反他的命令。

    袁天喝完了一杯茶后,对台下的那些张家族人笑呵呵的说道“你们都坐下吧,旁边那不是有椅子嘛,都去坐下吧,坐下慢慢听,这站着听也怪累的。”

    张家的族人互相看了看,没人敢坐过去,袁天说道“怎么,都不愿意去坐啊?赶紧都去坐下吧,这是我让你们坐的,张老他不会罚你们的,快去。”

    张家的族人这才都动了起来,全都坐到了旁边的那一片椅子上,不过他们坐归坐,但也没有敢放松下来,一个个坐的腰杆挺直,精神抖擞的。

    而现在四长老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惨叫是最具有穿透力的一种声音,它可以穿透到人的灵魂当中,唤起你那早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的痛苦。

    恐惧以惨叫为食,惨叫诞生了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