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张老的她
    除非是一方选择臣服,可袁天肯定是不会这样做的,青峦宗估计也是不会这样做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双方似乎除了打上一场,将一方彻底的击败后,没有什么其它的好办法了。

    战争是最后的手段,也是解决问题最方便和有效的手段,也是代价最大的手段。

    袁天已经做好了未来要和青峦宗大战一场的准备了,一个新势力的崛起,在双方都不肯退让的局面下,必然要和旧势力发生冲突。

    袁天说道“这件事情我同意了。”

    张老脸色一喜说道“真的!?那可真的太好了啊,以后们张家就靠你了。”

    张老说完后站起身来朝袁天鞠了一躬,袁天扶了张老一下后说道“咱们这算是等价交易,我保护‘火陨之灾’不被人给夺去,你让我秀习‘火陨之灾’这很公平,没什么好谢的。

    对了张老,如果我想要修习‘火陨之灾’的话,我至少需要什么实力呢?”

    张老说道“地阶的功法对修习者的要求很高,除非你的天赋真的是很好,否则的话,你的实力至少也要达到地阶初期才可以,而且你还不一定能修习成功,有时候这东西是看命的,想要找一卷威力强大且适合自己的功法并不容易,就比如说我吧,当初我修习这卷功法的时候,我发现我虽然是可以修习它,但它不是最适合我的功法,想要将它修习至大成很难,想要发挥出它全部的威力也不易。

    但有一卷地阶功法对很多人来说那已经是骄天之幸了,我哪里还敢挑三拣四的,就这么修习了,就算是它不是很适合我,我在使用它的时候那威力也是非常强大的,地阶功法的威力确实不是玄阶功法能比的上的。

    不过袁天你放心,就算是你不能修习它,或者是说你找到更好的功法了不想修习它了,你也可以让别人来修习它。”

    袁天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袁天也不怕张老会赖账,恐怕张老他也不敢赖账吧,要是张老真的敢这么干,那就别怪袁天不讲情面了,只要有实力,那整人的手段还不是有的是么。

    这时,袁天拿出手机想要看看时间,却突然发现楚慧欣和袁心都给他打了不少的电话,袁天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大半夜的就跑出来了,到现在也没通知过她们俩,她们俩早上起来没有看到袁天,袁天之前也没跟她们俩说过自己今天要早走,她们俩肯定要打电话问问的。

    袁天赶紧给楚慧欣回过去电话,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然后袁天就听见了楚慧欣那略显焦急的声音,“你到底去哪里了啊?一大早的就发现你不见了,我和袁心她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你都不接,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袁天说道“这不是周末么,我以前寒假打工的那地方突然有些急事儿需要人去帮忙,给的报酬不少,我就去了,早早的就走了,也没来得及通知你们俩,手机一直静音,刚才才看见你们给我打电话了,这不马上就给你回过来了么,没事的。”

    等袁天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后,挂了电话收了手机,张老这才说话了,刚才张老还是很有眼色的,一直都没有说话,光听袁天在那里编瞎话了,屋子里很安静,袁天电话的声音也比较大,所以张老听见了电话那头的人都说了些什么,袁天都没有避讳,所以张老也就没有避讳什么了,一直在安静的听着,其实他除了听以外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

    张老说道“袁天,这是谁啊?听声音还怪耳熟的。”

    袁天说道“她是我女朋友楚慧欣,你们以前见过的。”

    张老说道“那你为什么要骗她啊?她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吗?”

    袁天说道“她不光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她连我是修炼界里面的人都不知道,她甚至都不知道修炼界的存在,普通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她也不能修真或是炼体什么的,所以我暂时还不打算让她知道这些东西,作为普通人能离修炼界多远就离多远吧,修炼界里面有多黑您比我知道。”

    张老苦笑道“这修炼界里面确实是黑的可以,尔虞我诈的事情数不胜数,不过我以为以你如今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娶了青峦宗的大小姐木槿都够格了吧,我真没想到你的女朋友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

    袁天说道“虽然她很普通,但她有别的女人所没有的最大优势,正是因为这个我才喜欢她的。”

    张老好奇的问道“是什么?”

    袁天说道“她的优势就是……我爱她啊,爱这种东西谁说的清楚,爱这种东西真的是太奇怪了,一生的轰轰烈烈到最后可能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罢了,最初的惊鸿一瞥也没准可以花开遍野,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到底爱她的什么,但就是感觉和她在一起很开心,会有一种家的感觉。”

    张老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事情,笑呵呵的说道“我老了,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爱情喽,不过想想我当初也是蛮浪漫的一个人呢。”

    袁天说道“张老,怎么从来都没有听您提起过这件事情,我张奶奶呢?”

    张老缓缓的说道“我知道我有些时候是挺混蛋的一个人,做过不少的错事,可我这辈子只有,也只真正爱过一个女人,她就是我的妻子,也就是熠晨的母亲,张炀的奶奶。

    当时我记得我儿子熠晨还很小的时候,仇人寻过来了,我因为一些事情不在他们母子俩身边,熠晨的母亲打不过那些人,拼上了性命的抱着熠晨逃了出来,等我得到消息赶回来,寻得他们母子俩后,她已经重伤死去了,熠晨还拉着她的手在哭,我直到现在都在恨我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在他们身边,要是我在的话她可能也不会死了。”

    张老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双目竟然挂上了些泪水,要知道张老这辈子都没怎么流过泪,看来她对张老来说确实很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