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来自木槿的关心
    木伏有一百多岁的年纪,地阶中期实力的修为,他这一生走南闯北,闯荡江湖,什么事都见过、做过,什么人都遇见过,他现在虽然很生气,但他很快就稳定了情绪,而在这一段时间当中他也只是生气而已,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决定,多次的经验让他知道了在自己生气的时候,不要做任何的决定,哪怕只有一个念头也不可以。

    木伏长叹了一口气,一口饮尽一杯茶水,彻底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木伏左右看了看那些枯黄一片的植物,然后一挥手,一道肉眼可见的绿色光幕就从他的掌心处扩散了出去,绿色光幕所到之处枯木逢春。

    枯黄的草地迅速返青,光秃秃的树枝上也长出了嫩芽儿然后迅速成长为一片片的树叶,干枯的花朵也聚拢成了一个个的花苞,然后再次绽放开来,一片萧瑟枯黄的景象,转眼间又变得生机盎然起来,木伏举手投足间就可以改变这里,这就是一个木属性的地阶中期实力修真者力量中的冰山一角。

    木槿头上戴着的木槿花也再次绽放了开来,但不比之前艳丽了,却多了很多的淡雅在里面,花朵少了几分艳俗,多了几分高贵。

    木槿看到这些又开心的推开门跑进去了,她太了解她爷爷了,她知道她爷爷现在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好谈不上,但也肯定不会是那么生气了。

    木槿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她在她爷爷面前表现的永远像一个刁蛮任性又可爱的小姑娘,木伏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小槿,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出去了么?”

    木槿看她爷爷现在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生气了,于是就说道“那是刚才您让我出去,现在您又没说,您看我都在门口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就怕烦到您所以一直没有进来,直到看您心情好了我才进来的,我表现这么好您也不舍得再赶我走了吧?”

    木伏看到木槿如此表现后仿佛心情也好了一些,笑了笑说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不过我的时间很紧张,你最好快一些。”

    木槿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想问问那个叫袁天的小子到底怎么了?我看二长老他们今天可是被揍的不轻哦,这该不会都是袁天打的吧?”

    木伏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实力也不算是很高,宗门内也不需要你去办什么事情,你说你好奇这个干嘛啊?这是你应该管的吗?你现在应该去好好的修炼,努力的提升自己,将来嫁一个好夫婿才是正理。”

    木槿嘟囔着说道“切,我才不嫁人呢。”

    木伏说道“不嫁人可不行,这是天道,这是人伦,容不得你违反,况且老头子我这一百年来大江南北走的多了,见过的人也多了去了,整天嚷嚷着不结婚的人也多了去了,可到最后基本上都打了自己的脸,有好的还不是紧贴了上去。

    在说我看那些不结婚的人大都是些条件差的,没人看的上他们,然后他们就自我安慰、自我封闭起来了,而你的容貌、家世、实力都是上上之选,条件这么好,千万不要给我去学他们。”

    木槿无奈的说道“爷爷,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你您干嘛唠叨这么一大堆啊,再说这都什么时代了,您干嘛还这么死板,结不结婚那是人家的自由,您干嘛还往天道、人伦上扯啊。”

    木伏说道“自由?那只不过是人们的一块儿遮羞布而已,世间哪有自由人?”

    木槿汗道“越扯越远了,赶紧拉回来,跑题了,我就是想知道袁天和二长老之间出什么事情了?”

    木伏笑道“你干嘛这么关心这个叫袁天的人?我记得你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就发生了冲突啊,然后你还又派人去找过他,年后你们俩也遇见了一次,你这么关心袁天的事情,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放心,他没有事情,吃亏的是二长老他们。”

    木槿跺了跺脚红着脸说道“你个老不正经的,瞎说什么呢!?”

    木伏继续笑道“你要是真喜欢他呢,爷爷我倒是没什么意见,爷爷我见过他,长得还可以,实力是真不错,比我当年强多了,只要他吧张家的那卷地阶下品功法送来当彩礼,我就同意你们俩的事情你看怎么样啊?”

    木槿说道“我找他去干什么了我不信你不知道,我那明明是去找他麻烦了好么!”

    木伏说道“我知道,但不打不相识,日久生情,打久也可以生情啊。”

    木槿说道“我看你就是想要把我赶紧给嫁出去,想拿我去换那卷地阶下品功法对不对!?”

    木伏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你爷爷我平时对你到底怎么样你心里头没点儿数吗?”

    木槿说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赶紧说正事行不行,你刚才还说你时间很紧张呢,赶紧告诉我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木伏正色说道“我只能说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个不好可能就会让我们青峦宗损失惨重。”

    木槿狐疑的说道“这么厉害的么?袁天他有这个本事吗?”

    木伏说道“袁天他现在还真有这个本事,我现在不能向你透露很多东西,我只能告诉你袁天现在很可能已经有了地阶初期的实力。”

    木槿愣了一下后笑了起来,她笑着说道“地阶,就他那个德行!别逗我了,爷爷你编瞎话也要编的靠谱一些啊,你这么敷衍我可是不行的,再说我什么性子您还不知道吗?我肯定不会透露出去的,您就告诉我吧,不然我这心里直痒痒。”

    木伏依然正色说道“这就是实话,你爱信不信。”

    木槿看他爷爷一脸正色的样子还真不像是再说瞎话,可袁天有地阶初期的实力,这个更加的不能让她相信,过了一会儿后木槿说道“真的?”

    木伏点头说道“我现在也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我只能说很有可能,我相信二长老他是不会骗我的。”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