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与青山的交流
    木槿说道“爷爷您不用再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了,您真的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

    木伏说道“看来今天袁天给你的刺激真的不小。”

    木槿笑着说道“不但不小,而且还是多方面的呢,我倒是很感谢他能够让我明白这些事情呢。”

    木伏说道“好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赶紧去睡觉吧。”

    木槿说道“好的,爷爷您也赶紧去睡吧。”

    木伏出了木槿的房间后,还是毫无睡意,漫无目的在青峦宗内走着,顺便也思考一些事情,木伏走着走着,不知为何就来到了青山这里,木伏想了想后就走了进去。

    负责治疗青山的那人看见木伏后迎上来行礼说道“宗主。”

    木伏说道“右护法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那人迟疑了一下后说道“不……不怎么好。”

    木伏说道“那他还能够完全恢复吗?”

    那人迟迟不敢言语,木伏看他的这个样子就知道情况不妙,木伏说道“你快说,我不怪罪你。”

    那人说道“右护法他之前受的伤就很重,想要完全恢复就比较困难了,现在又受了一次不轻的伤,想要完全恢复的话,应该……应该是不太可能了,总会多多少少的留下一些后遗症的,我现在也只能全力降低这些后遗症了。”

    木伏说道“真的没有完全恢复的希望了吗?宗内的东西可以随便你用,只要你能够治好他。”

    那人说道“宗主,我只能说我会尽全力,但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完全治好右护法。”

    木伏说道“好吧好吧,宗内的东西还是随便你用,给我尽全力治疗右护法吧,希望会有奇迹发生吧,右护法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人说道“还好,就是一直坐着椅子上不动弹,让他去休息也不去,很不配合。”

    木伏说道“我去看看他。”

    木伏走进青山的房间后,看见青山果然坐在椅子上直愣愣的看着前面,就好像没有意识到木伏进来了,木伏走到他面前,拉出一张椅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木伏和青山对视着,青山的眼珠动了动,木伏一摊手冷冷的说道“青山,你不想对我说点儿什么吗?”

    过了好一会儿后,青山才开口说道“你想让我说点儿什么?道歉吗?我并不觉得我需要向你道歉。”

    木伏说道“好,本来我还想等你的身体好些后再找你说这些事情,可你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好好的和你说到说到吧。”

    青山无所谓的说道“好啊,正好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你帮我理一理也好。”

    看着青山的这幅样子木伏气极反笑,对青山说道“青山,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擅自行动?”

    青山说道“你救不了水容,也不敢去救,那就由我来喽,水容对你来说只是个下属,救不救也就是那样了,可我是水容的丈夫,我必须要救她!更何况当初是她救了我。”

    木伏说道“青山你给我听着,我也想要救出水容,我也比任何人都想要杀掉袁天,可你看看现在的局势!我不从长计议行吗?!”

    青山怒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从长计议?你说的倒是好听!有多少人就被这十年,就被这从长给磨去了斗志?!袁天他的成长速度你我有目共睹,等你从长计议好了,恐怕咱们青峦宗都要改姓袁了!”

    木伏也是怒道“青山,你的脑袋是不是让袁天给打坏了?!”

    青山说道“不,我现在非常清醒。”

    木伏说道“清醒?你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吗?你知道你的这种鲁莽的行为给咱们青峦宗带来了怎样的损失吗?因为你的冲动,你被袁天给抓了,他用你要挟我,从我这里敲诈走了两把六品武器!”

    青山说道“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失败了而已,如果我成功了,你不会用这种语气来跟我说话的。”

    木伏说道“成功?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是用了怎样的拙劣的计策,才让袁天直接就给发现了的,来,给我说说你那拙劣的计策吧。”

    青山说道“我有一种剧毒,毒性十分的猛烈,就算是袁天这种实力高强的炼体士沾上了,没有解药的话那也是必死无疑的,不过这种毒药只要不进入体内,就是拿它来洗澡都没有问题,但这种毒药很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就全下给了袁天。

    我把这种毒药涂在了我的手指上,给袁天倒酒的时候故意让手比较颤抖,使酒沾到了我的手指,让毒药溶解到了那杯酒里,这种毒药无色无味,袁天他是不可能会发现的。”

    木伏说道“然而袁天发现了。”

    青山说道“一定是有人泄密了。”

    木伏说道“这得去问你自己,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青山说道“后来袁天发现毒酒后,我冲了上去,我的手指上还残留有一些毒药,只要能把这手指插到袁天的嘴里和眼睛里,或者是什么伤处,那袁天照样也得完蛋。”

    木伏说道“你当时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如果在你的全盛时期,也许也能够成功,可你看看你那时的幅样子,半残你知道吗?!现在你就成全残了!”

    青山说道“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木伏说道“可你是我青峦宗的人。”

    青山说道“水容也是,你却不去管她!”

    木伏说道“青山,看来你真的可能让袁天把脑袋给打坏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去管水容?”

    木伏之前说青山的脑袋让袁天给打坏了,那是在说气话,可木伏现在是真的感觉青山有些不正常了,他在怀疑青山的脑子是不是真让袁天给打坏了?还是说青山有什么其它的目的?

    青山说道“别扯这些没用的了,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只是个开始,只要我一天没死,水容一天没有被救出来,我就不会停的,只要袁天敢来这里,我就会有所行动,等我伤好之后,我就去亲自会会袁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