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千钧一发
    那个金属性的修真者便往前走边说道“要不是我们宗主一定要活的,你们两个早就死了,赶紧滚下来!”

    然后两个井盖就朝金戈所在的车飞了过去,那个保镖用力踹开车门,金戈和他的保镖从车上连滚带爬的逃了下来,两两个井盖将车身给划出了两条巨大的口子,口子边缘处的金属因为剧烈的摩擦都已经泛红了,虽然这辆车是防弹车,但也禁不住一个金属性的玄阶后期实力修真者的攻击。

    那个保镖持刀将金戈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现在那个金属性的修真者距离他们并不远,这也就是因为他的等级要比金戈的保镖高一级罢了,要不然他可不敢跟一个敌对的炼体士站的这么近。

    此时,追在后面的那个人也赶了过来,他就是为首的那人,一个玄阶巅峰实力的木属性炼体士,金戈的保镖紧张无比的前后看看他们,他知道自己绝对是打不过他们的,现在只能拖了,拖到袁天来了就好办了。

    那个保镖说道“各位,各位不要在这么苦苦相逼了好不好,放我们一条生路如何?我们金家必有重谢!”

    为首的那人说道“你觉得可能吗?本来只要你配合我还可以让你在多活儿两天,但看你现在的表现你可以直接去死了。”

    他的话音刚落,两边树木的叶子就都落了下来,然后全部悬浮到了半空中,朝金戈和那个保镖飞了过去,金戈的那个保镖护在金戈身前,挥舞着大刀全力格挡飞叶的攻击,现在这些飞叶变得十分的坚硬,打在刀身上都是溅出火花。

    飞叶太多了,他们的实力相差也比较大,不少的飞叶还是切割在了那个保镖的身上,将他的身上割出了一道道的血痕,那个保镖现在只是尽力为金戈和自己身上的要害挡下攻击,其他地方的他就顾不上了。

    可就算是如此,金戈的身上还是被一些叶子给割伤了,不过都不是要害,他们还是想要活的。

    一轮叶子飞过,停在了金戈他们身后,金戈的身上多出了十余道血痕,那个保镖身上的血痕要比金戈身上的多的多,尤其以双臂最为严重,他的两条胳膊上几乎已经被血给完全染红了,以他玄阶中期的实力,实在是无法对抗玄阶巅峰实力的人,仅仅只是一轮攻击过后,他就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为首的那人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你还能撑过几轮?蝼蚁的反抗让人小到无法觉察,所以蝼蚁都是不会反抗的。”

    那些叶子又都飞了回来,金戈保镖再次挡在金戈身前全力护卫,几根钢筋朝那个保镖刺了过来,金戈大叫道“小心!”

    金戈也是个金属性的修真者,他想要对抗那些来袭的钢筋,可是他的实力比起对方来实在是太低了,那些钢筋只是抖了抖,势头丝毫不减的继续刺了过来,那个保镖伸胳膊一下子揽住了那些钢筋,另一条胳膊继续持刀格挡着叶子。

    那些被他揽在怀中的钢筋像蛇一样的在挣扎着,那个保镖嘶吼着拼尽全力控制着它们,结果那些钢筋突然伸长变细,缠住了他拿刀的手和刀身,一下子使他格挡叶子的动作变得迟缓了下来,很多叶子刺入或是划过了他的身体。

    剧痛使他浑身的力气一散,那些钢筋挣脱开来,扭成一股,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给抽飞了出去。

    他落地后拼命爬了起来,全力一刀斩断了朝金戈缠绕而来的钢筋,用刀制成着自己的身体,朝自己的嘴里倒了两颗丹药,他颤声说道“你们……你们别想动我家少爷一根汗毛!”

    为首的那人看着浑身是血,还在苦苦坚持的保镖说道“我现在还真是有点儿佩服你了,真是个忠义之人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可以放你走,但要留下金戈。”

    那个保镖用袖口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学后说道“你们想都不要想,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想都不要想!”

    为首的那人说道“好吧,那我就成全你吧!”

    在被留下来的那三个保镖那里,战斗现在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他们一个玄阶中期,两个玄阶初期,实在是打不过青峦宗的四个玄阶中期实力的人,更何况在那个玄阶巅峰实力的人追金戈他们之前,为了泄愤,还顺手直接就废了他们一个玄阶初期实力的人。

    而且他们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青峦宗的人,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很多时候都是用命在换时间,那些青峦宗的人想要脱身都被他们不顾一切的给拖住了,这样一来伤亡自然就很快了,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能坚持到现在,不算是弱了。

    一个炼体士将长枪刺入了那个伪装成金戈的司机的胸口后,狠狠的搅动了两下,算是彻底结束了这场战斗,一个人说道“把这里的路面补齐,宗主说了要低调些,咱们赶紧去找他们吧,真是的,竟然让这几个家伙拖了这么长时间,这下又要挨骂了。”

    那个土属性的修真者控制着碎裂开的路面和翻出的泥土,将那些钢筋和金戈的那三个保镖全都卷入了地下,之前那些塌陷的路面又全都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要不是上面的路面标志被毁了,都看不出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人根本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的过路人可能也不会知道有三名忠心耿耿的人,正躺在自己的脚下,此时唯一能够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的,只有那些被毁了的路面标志了。

    这样的人现在真的已经非常少见了,钢筋搅不碎他们的骨头,黑色的路面盖不住他们红色的心,在黄土中也可以看见他们所散发出来的金色的光芒。

    那四个人也找到了金戈他们,六个人再次将他们给团团包围住了,那个保镖的大刀已经断了开来,他拿着一把小匕首跟青峦宗的那六个人对峙着,浑身上下几乎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