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送给青峦宗的礼物
    袁天差不多忙活了快一个晚上,才将所有的蚂蚁都安顿好了,现在蚂蚁们已经开始从两个方向对向挖掘了,袁天还是低估了现在蚂蚁们的数量,袁天估计就以现在蚁群的这个规模,对向挖掘的话,只要方向上不出太大的偏差,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样子,通往青峦宗的大规模蚁道就可以完工了。

    想要在青峦宗周围的每一颗植物的主根系下都挖上蚁道,整个过程大概也需要不到一个月的样子,简单来说就是最多只要两个月的时间后,只要袁天想,那一夜之间,青峦宗附近的山林植物什么的,就一颗都剩不下了,这一切不知情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察觉到的。

    袁天只需要负责将蚂蚁运过去就好,剩下的事情就不用袁天来管了,蚂蚁们都是挖掘地下通道的高手,根本用不着袁天去指点什么的,只要告诉蚂蚁们任务是什么就可以了。

    从现在开始这个任务算是初步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时间了,等蚂蚁们挖好所有的蚁道后,它们会自动从已经挖好的蚁道中撤回来的,撤回来后就继续去捕猎了,不需要袁天在去多管什么了,袁天对于自己拥有这么一批手下感到很满意。

    在袁天运输蚂蚁的间隙,他还顺便去给青峦宗送了一份礼物。

    天色微明之时,青峦宗的一干高层就已经集中在了大门口,借着初升的太阳,木伏看到了摆在自己面前的那六个人,木伏知道他们都是谁,五个人是去绑架金戈的人,还有一个就是派去支援影门的那个玄阶巅峰实力的人。

    木伏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了,他们六个全都是折在袁天手上的,如今起整整的被摆在了这里,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就是袁天在昨天夜里干的了。

    阳光将那六个人的影子拉长了,仿佛一根根长钉一样,木伏此时就感觉自己被这六根长钉给钉在了耻辱柱上,这比在袁天手里吃了败仗更让木伏感到难受,青峦宗的其他高层也都是这种感觉。

    负责青峦宗防御的负责人战战兢兢的跪了一地,木伏一言不发的一遍遍看着昨晚的监控录像,终于看到了一个非常模糊的人影一闪而过,看不清脸,但这个身法木伏太熟悉了,这绝对是袁天没有错。

    所有的监控录像中只有这个一闪而过的画面,昨晚所有的值夜人员也全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袁天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然后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放下人走了。

    这是一种嘲讽,起码在木伏看来是这样的,袁天在嘲讽青峦宗的防御能力,虽然此时袁天不知道在哪里,但木伏还是感觉到袁天的巴掌一下下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那嘲讽的表情刻在了自己的心上。

    木伏面无表情的看向了那些负责人,他们的头都快要杵进了地里,浑身颤抖的也更加厉害了,木伏强压下心中想要砍人的冲动,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不能够再杀人了,要留下这些人对付袁天,好歹也是一份力量,木伏只能在心中这么不停的劝自己。

    木伏好不容易压下了想要砍人的冲突,慢慢的说道“你们知道自己有多么失职吗?”

    其中一个职位最高的人说道“知道……知道,宗主,我们……我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啊!”

    木伏说道“你觉得袁天就不会带人来偷袭我们吗?这一次他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把人都给送了回来,还摆放的整整齐齐,下一次是不是就要摆到我的床上了?猜猜看那个人会不会是你自己?!”

    那人颤抖着说道“饶命……宗主饶命啊!”

    木伏说道“袁天还是太善良了,我要是袁天的话,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

    木伏抽出剑挑到了那人的下巴上,开始向上发力,那人为了活着只能配合着剑从地上爬了起来,否则只能被剑给挑死。

    木伏的剑抬到了一定的高度,那人为了活命已经将脚尖掂到了极限,剑的尖端还是刺入了他的下巴,剑尖顶在了他的舌头上,那人原本颤抖不已的身体也平稳了下来,不是他不怕,而是他怕自己在掂脚尖颤抖的情况下一个不稳,就让剑刺了上来。

    死亡可以让人惊恐,活着可以让人冷静。

    那人的脸上苍白的可怕,浑身上下的冷汗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他看得出木伏真是十分的想要杀了自己。

    正当他感到绝望的时候,木伏说道“不是你不该死,只是现在的局势不能让你就这么死去,你明白吗?”

    那人不傻,他听见这句话后就知道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起码自己不会被当场格杀了。

    那人根本就不敢点头,只能含糊不清的说道“是……是,我明白。”

    木伏说道“今天的事情我给你们都记下了,从今以后你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原本的职务不变,可要是让我在发现你们出了一点点的纰漏,那你们就不用想活了,记住,是只要你们其中的一个人出了哪怕一点点的纰漏,你们所有人就都不要想活了,清楚了吗!”

    除了那个被剑顶着的人外,所有人都拼命的点头称是,拼命的感谢木伏的不杀之恩,虽然日后还有可能会死,但只要现在不死,那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他们感觉自己已经很幸运了,这样的事情放在以前,他们甚至连跪下的机会都不会有,木伏的暴虐他们可是都很清楚的。

    木伏看着那个被自己用剑顶着的人说道“清楚了吗?”

    那人含糊不清的说道“清楚……清楚了。”

    木伏再次提高声音说道“清楚了吗?!”

    那人愣了一下后,终于是用力的点了点头,木伏没有等他说话,就一脚踢飞了他,那人暂时也说不了什么话了。

    木伏持剑咆哮道“从今以后,如果在发生类似的情况,后果你们自己想象吧,不要以为到了这种时候我就不会在杀人了。

    今天的事情简直就是我青峦宗的奇耻大辱!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