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招揽郭金
    梁书鸣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你跟袁天接触的时间更长,你的感觉肯定要比我强很多,想想咱们刚认识袁天的时候他是个什么情况吧,我估计那时候袁天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张老说道“我张家如果在这么下去就彻底完了,木伏那混蛋把我家有地阶功法的事情早就给捅出去了,要不是用袁天罩着,我们张家估计早就让人给推了,我们张家现在是没有退路了,只能跟着袁天一条路走到黑了,现在只盼跟着袁天能搏一个好前程吧。”

    梁书鸣说道“我们梁家跟青峦宗搞成了那样的关系,要是离开了袁天,马上就会被灭了,咱们俩家都差不多,只能跟着袁天走下去了。”

    ………………

    袁天也在规划着哪些势力最有可能会被招揽进自己的阵营当中,同时也在规划哪些势力最有可能投靠到青峦宗的门下,也顺便在想如何能够破坏青峦宗的这种行动。

    袁天列出了一个初步的清单,他拿起那张最有可能会被招揽进自己阵营当中的人的清单,上面大小组织和个人全部都有,而铸器师郭金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第一个上。

    铸器师郭金,是个五阶铸器师,实力强于玄阶巅峰,却又弱于地阶初期,算是介于两者之间,只是他的一条腿已经被废了,身上的筋脉也有所损伤,不能够在进行战斗和修炼了。

    就算是铸造武器,也远没有以前铸造的快和好了,要知道一个五阶的铸器师,是能够铸造出五品武器的,天赋好一些的,差一点儿的六品武器也有可能铸造的出来,但他现在只能是铸造些二三品的低级武器来过过瘾了,这对一个铸器师来说确实是一个灾难,这也是他执意脱离修炼界的主要原因之一。

    以前袁天经张老的介绍跟他买过武器,一把五品的长枪,直到从青峦宗那里坑来了更好的六品长枪后,袁天在换下了跟他买的那一把,那一把长枪袁天用的不错,郭金确实是一个优秀的铸器师。

    袁天需要这样的一个铸器师,就算是他自己现在不用郭金所铸造出来的武器,其他人也可以用,况且郭金的实力也不差,全盛之时,能够击败玄阶巅峰,拖住地阶初期,算是一个强大的战力了。

    而且郭金也没有什么势力,也不属于什么势力,家中只有老妻和一个徒弟,简单低调的一塌糊涂,这种情况更加适合袁天的招揽了,袁天确实很想要他加入自己,至于他身上的伤,这对袁天来说算是问题吗?

    至于打动他的东西,袁天已经想好了,他不是废了么,那自己就用治疗功能帮他完全恢复身体为代价,让他出山,哪怕是他不参加战斗,只是一心一意的铸器,袁天都不会亏。

    袁天找来张老和梁书鸣,对他们说了自己准备先去招揽郭金的计划,当然了,有些地方是要忽略的。

    张老听后说道“其它方面倒是都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那能够打动他的东西呢?我看他离开修炼界的心思很决,他也不是什么爱钱之人,普通的财物可能打动不了他啊。”

    袁天说道“这件事情我想到了,他不是被废了么,无法在修炼和战斗了,连铸器都只能铸些低级货色,这对他而言一定打击很大,能够打动他的东西就是我帮他治好身上的伤。”

    张老和梁书鸣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袁天这是什么意思,也都体会过袁天的疗伤手段,知道神奇之处,他们觉得如果这么干的话,郭金倒是真有可能会被招揽到自己这边儿来。

    在他们看来,一个废了的郭金没什么,可一个伤势痊愈的郭金,其价值可是相当大的,就算是不战斗只铸器,那也不亏。

    张老说道“这样一来的话,这事情还真有可能成啊,我听说郭金因为不能再铸器和修炼的事情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看开后就决定脱离修炼界了,这个一定会让他心动的,而且郭金的性子很直,他要是答应了来咱们这边儿,那他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咱们的。”

    袁天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尽快行动吧,在过两天我也该去收虫子了,那时候就没有时间了,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撞明天。”

    张老说道“嗯,我去准备一下,你说咱们用不用准备什么礼物?”

    袁天说道“不需要,我已经准备了足够改变他今后命运的厚礼了,有了这个礼,其它的都无所谓了。”

    张老说道“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大亮的时候,袁天他们就出发了,为了显得更正式一点儿,袁天让梁书鸣也跟来了,在加上司机和一些随行人员,一行十几个人就朝郭金那里开去了。

    等到了上午的时候,袁天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还是那个度假村,还是那个生意不好的小铁匠铺,还是那个小徒弟,一切都没有变,都和袁天上次来时一样。

    袁天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自己和张老以及梁书鸣走进了那家铁匠铺中,铺中的那个小徒弟正在打瞌睡,看见有人来了以为是客人,刚想要赶紧招呼,就发现来的这三人当中,有两个人看起来很是眼熟。

    张老笑道“才过去没多久就认不出我们了?我们前不久才在你师父这里买过武器,快,去叫你师父出来,我们有要是和他商量。”

    那个小徒弟又看了看袁天他们,发现确实是上次来的那些人后,转身跑去了后院儿。

    还是那片树荫,还是那把摇椅,还是那个茶壶,还是那个郭金,一切同样都没有什么变化,自从郭金废了以后,他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躺在摇椅上,在树荫下眯着眼睛喝茶。

    郭金听到了跑来的脚步声,一下子就听出了这是他徒弟,郭金连眼皮都懒得睁开,依旧眯着眼睛说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