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袁天给那些火候不够的煎蛋的加热过程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袁天只是集中精力控制着真气,让自己的真气转化为一缕缕的火焰,这样一来火焰的温度会低很多,只是比较难控制而已。

    那些由袁天真气变成的火焰,像水一般流过了那些煎蛋,然后像是渗透到了大地中一般的消失了,周围的人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热量散发出来,唯一能够证明刚才确实有火焰流过的迹象,只有那些颜色又变得稍微深了一些,边缘处微微卷起的煎蛋了。

    郭金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儿尝了一下后,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那些煎蛋的火候变得十分完美了,郭金身为铸器师,他非常明白火焰的温度想要提升很容易,但想要降低的话却是万难。

    对于火属性的人来说,用自己的火焰将一个鸡蛋煎的恰到好处,绝对要比炼化一块儿铁要难的多,尤其是对于那些低实力的人来说,所以郭金的这种训练方法,在铸器师和炼药师里面其实也不算是罕见。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单了,只是做饭而已,有些铸器师或是炼药师的师父,会让自己的徒弟用自己的火去给别人烫头发,这对于火焰温度的掌控能力更是苛刻,火属性修真者的火焰温度何其之高,一个不好被烫头发的那人可就成了火炬了,手抖一下直接熟了都是有可能的。

    凡是经过这种训练并且成功走下来的人,对于自己火焰温度的掌控全都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自己勤奋,在有些机遇的话,日后不难成为大器。

    把这些煎蛋做好对于高实力、多经验的老手来说其实也并不算什么,但对于袁天只有玄阶初期的修真实力和没什么经验的情况来说,这可真是不容易了,特别是这煎蛋还处于温度稍微在高一点儿就会过头的局面,这可比直接煎要难。

    一些老手想要把这煎蛋弄到这么完美的地步,有时候也会有失手的时候,总会或多或少的稍微差一些的,但袁天的这个煎蛋,他真是挑不出一点儿毛病来,反正就以这个煎蛋来看,在他这一辈子所见过的所有和袁天修真实力相当的人里面,袁天对于火焰温度的掌控能力,是最完美的,没有之一。

    不过郭金转念一想袁天那神奇的手段,还有那强大且神秘的背景,小小年纪就有的高超实力后,也就释然了,他觉得袁天能做到这样才算是正常的,这么一个妖孽要是连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的话,那才是有问题的。

    郭金放下筷子说道“袁天先生真是好手段啊,本来我还以为你的实力都在炼体上面,没想到你的修真实力也这么棒,虽然这实力比起你的炼体实力来是低了些,但对其掌握程度,可不比那些高实力的人差啊。”

    袁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将这火焰的温度掌握的这么好,也不知道是真的天赋异禀,还是螳螂之力也能够作用到修真上面,帮助袁天掌控这个力量。

    袁天说道“您老过奖了。”

    郭金说道“我这可不是恭维你啊,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觉得你这一手都能给别人烫头去了。”

    张老疑惑的说道“烫头?”

    郭金说道“这也是考验对火焰温度的掌控能力,让人直接用自己的火焰去给别人烫头,这可要比做饭难的多,我以后也打算让小海这么练。”

    姜海听后腿一软说道“师父,你可怜可怜那个被烫头的人吧,万一要是熟了怎么办?”

    郭金拍了他一巴掌说道“正吃饭呢,什么熟不熟的。”

    姜海哭丧着脸说道“受害者会是谁啊?”

    这时候郭金的妻子温婉玉说话了,“受害者当然就是我咯,你师母是个水属性的修真者,实力也要超出你许多,我可不怕你的火,只是你要是把师母的头发给烫坏了,你可得小心这点儿哦。”

    姜海认命的底下头开始默默的吃饭,郭金夹了一块儿煎蛋给他,然后说道“吃,吃完了我看你还服不服了。”

    姜海尝了一口后说道“服了,真是没的说。”

    本来姜海以为袁天的重心全都在炼体士上面,对于修真估计只是个象征意义而已,觉得袁天也控制不好自己的火焰温度,甚至可能连自己都不如。

    可是当姜海看了袁天的手段之后,他就发觉自己错了,在亲口一尝,最后的幻想也被击的粉碎,他自认自己在控制火焰的温度上面不如袁天。

    他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把袁天给带进来,本想用袁天来给自己辩解一下,可没想到这脸反而被打的更狠了,他此时此刻才意识到,就以袁天的这个年纪,光说他的玄阶初期的修真实力,那也是天赋上佳之辈,更不用说那恐怖的地阶初期的炼体士实力了。

    这种人什么都能干的出来,什么都有可能会,拿这种人来给自己辩解只能是被更狠的打脸,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为好,千万不要在作死了。

    郭金说道“服了以后就给我静下心来好好的练,你小子还差的远呢。”

    等袁天他们吃完早饭后,袁天和张老就告辞了,郭金现在没什么工作,主要任务就是养伤,但张老可是有活儿,袁天今天也有任务,不能过多的耽误功夫。

    等袁天和张老来到外面后,他们发现这雨差不多已经快要停了,一直没有下大,下到现在也就是湿了个地皮而已,只是天空依旧很阴沉,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态势,先前的这点儿雨更像是一种警告,或是一种威慑,又或是善意的提醒。

    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的存在,非常的沉闷,云层那里同样是一点儿风都没有,满天的乌云像是一块儿拉上的黑布一样,几乎已经凝结成了固体,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张老抬头看看天空后说道“越是这样,这雨就越是大啊,也没有风吹走它,等着看吧,这场雨绝对小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