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溃坝
    正午时分,天空已经阴沉的犹如傍晚一般,用肉眼就可以看到压的低低的云层在翻涌着,有些睡懒觉直接睡到中午的人,起来后如果不看时间的话会怀疑现在还是黎明时分,躺下继续睡。

    这样子的景象确实是非常罕见的,特大暴雨的预警已经连着发了好几条,袁天还打电话让楚慧欣和袁心她们赶紧回家去,不要留在店里了,家那里地势比较高,一般是不会发生什么洪水的。

    袁天麾下的那些虫子们早早的就做好准备了,蚂蚁们全都是挖掘地下建筑的大师,特别还是袁天麾下的这些蚂蚁,整个蚁巢尤其是虫后们所在的地方,防水、排水、通风都是一流的,其结构的复杂程度超乎想象,袁天倒是不怎么担心它们。

    随着一道巨大的,几乎横跨整个天空的闪电出现后,沉闷的雷声犹如飓风一般在大地上横扫了过去,震的人几乎在脑袋里面都产生了共鸣,巨大而又沉闷的雷声过后万物收声,仿佛在迎接什么强大而又威严的东西到来。

    几点特别大的雨滴砸到了地面上,激起了一些尘土,然后雨滴落下的密度迅速的增加着,不过数息的功夫,就仿佛在天地之间织起了无数的纱帐,磅礴的大雨好像浓雾一般从天空中的云层直冲到了地面之上。

    密集的雨声将雷声都撕扯的断断续续的,人直接站在雨里,会产生一种落入水中般的窒息感,说真的,今天的这场雨是袁天长这么大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雨了。

    本来还有一些水属性和火属性的修真者想要联手祛除一些降水,水属性的修真者使落到灵石矿附近的雨滴减少,火属性的修真者在使那些落下来的雨滴蒸发。

    想法不错,只是这雨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没有用,众人虽然都已经拼尽全力了,但落下来的雨滴感觉还是一样多,众人只能是灰溜溜的躲回家里了,凭他们现在的实力,就想要强行改变大自然的力量,还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地面上的积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了起来,但涨到一定程度后就停止继续上升了,紧急排水系统也启动了,排水和降水之间算是暂时形成了一种平衡。

    袁天又去了关押水容的地牢之中,发现尸蟞王就直挺挺的坐在水容的面前,它身后还站着几个人,牢房内也有人待在水容的旁边,也没有发现地牢当中有什么漏水的迹象,这样的情况水容根本就别想跑。

    水容说道“袁天先生至于这么不放心我吗?冒着这么大的雨都要亲自来看看我,我在这地牢当中都能听见外面的雨声,今天的这场雨一定很大吧?”

    袁天说道“确实很大,要不然我也不至于对你这么上心。”

    水容用下巴指指尸蟞王说道“这位先生以前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不过看它的气息沉稳有力,应该是一个实力不俗的炼体士吧?”

    袁天说道“没错,他是一个地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

    水容笑道“袁天先生还真是看得起我啊,竟然派这等强者来面对面的看着我。”

    袁天说道“没办法,谁让你的威胁比较大呢,哦对了,我和他之前还去过你们青峦宗一趟,你的丈夫青山想要暗算我们,结果又被我们抓住给揍了一顿,木伏为了弄回他可是出了不少的血呢,木伏对他可是还不错。

    不过,他可是伤上加伤了,也不知道日后还能不能恢复如初,真不知道如果青山废了以后,木伏还会不会对他这么好了。”

    水容阴毒的看了袁天一眼,没有再说话了,袁天现在也正好没什么事情,干脆就待在这里了,亲自看着她也放心一些。

    水容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她心里很清楚,知道今天可能是自己唯一的逃跑机会了,如果错过,真不知道要多久以后才能在等到这么大的雨了,可要是袁天一直待在这里,那自己是绝无机会逃跑的,没办法,属性相克,雷电对于水属性的修真者来说太麻烦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雨势没有任何要小下来的意思,放眼望去,整个世界几乎都飘摇在了汪洋之中,远处已经分不清天空中的乌云和地面上的积水了,半空中的雨幕将它们都连接在了一起。

    大量的雨水落到了地面上,地面已经吸饱了水份,在也吞不进一丝一毫的水了,虽然关押水容的地牢经过防水处理,没有水直接渗透进来,但因为在大量的雨水浸泡下,整个地牢倒是越来越潮湿了,这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袁天倒是不担心潮湿,只要没有大量的明水出现水容就跑不了,要不然水容早就没影儿了,还能被一直关在这里不成?

    只是一点儿潮气那是没有问题的,袁天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哪个水属性的修真者能借助潮气进行水遁的,就算是可以那实力也得达到天阶才行,地阶初期实力,身上还有伤,是做不到这样的。

    这时,突然有人跑来告诉袁天,北面山坡上的那道堤坝塌了一块儿,从山坡上冲下来的水大量的涌了过来,袁天知道那里距离灵石矿的矿坑很近,要是雨水灌进矿坑的话,又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于是袁天又吩咐了一些事情,赶紧赶了过去。

    袁天直接跃上了一座瞭望塔,张老已经在上面了,袁天拿起一架望远镜看向了那道堤坝,张老说道“这道堤坝之前在青峦宗的人进攻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受到过严重的结构破坏了,虽然事后花了很多功夫修补完成了,但这动过大手术的总是不如原来的强度高。

    这道堤坝前面又是两处十分陡峭的山坡,这山坡就跟漏斗一样把大量的雨水都汇聚起来冲了下来,形成了山洪,山洪到还好,堤坝也扛得住,关键是被这山洪给带下来的石头什么的。

    之前青峦宗进攻咱们这里的时候,这儿是一处主战场,山体结构被破坏的比较多,很多石头都已经松动了,山洪一下来,这些石头就都被带了下来,撞击到了这道堤坝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