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水容逃脱
    水容很快就想清楚了,她决定逃跑,哪怕是拼上对身体不可逆的伤害,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被围捕,她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原因拖累青峦宗和青山了,她想要自己放手一搏,这是最好的机会了,以后很难再找出如此良好的时机了。

    水容并不怕自己面前的这些人,她只怕袁天的那些雷电,她要用的逃跑方法,眼前的这些人是拦不住的,只能起到个警示作用。

    水容将自己的身体靠在了墙上,摆出一幅很虚弱的样子,感受这墙上的水汽将自己的衣服渐渐的洇湿,水容看着尸蟞王说道“你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还有你们也是一样,我只不过是一届弱女子罢了。”

    尸蟞王没有搭话,只是在非常忠实的履行着袁天的命令。

    水容想要用这种方法逃跑还需要时间的酝酿,她见尸蟞王没有理会自己,索性也就不说话了,闭上眼睛靠在墙上,摆出一幅我很疲惫,我正在休息的样子。

    又过了一阵子后,水容突然笑了起来,尸蟞王疑惑而又警惕的看着水容,水容轻笑道“再见了,傻大个子,完了请替我转告袁天,我会回来的。”

    尸蟞王突然发现水容好像是在融化,她与墙紧贴的后背,好像变成了雾一样的东西,尸蟞王一把掀开牢房的栅栏就冲了进去,同时用意念交流直接通知了袁天。

    尸蟞王朝水容猛扑了过去,其他人此时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跟在尸蟞王的后面朝水容扑了过去。

    水容对他们的动作似乎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依旧是在微笑着,当尸蟞王扑到了水容的身上后,尸蟞王才发现此时的人已经不是人了,水容已经变成了一团人形的水雾,被尸蟞王这一扑,给弄的彻底没了人样子,五颜六色的搅和在一起,像是一幅抽象画似得,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感。

    这幅抽象画迅速的渗入了墙壁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捆在她身上的那些蛛丝绳索,也全都掉在了地上,尸蟞王紧接着一拳就砸在了那堵墙上,一时间地动山摇,把墙直接给捣出一个大洞来,洞中开始渗出一滴一滴的水来,不是水容的水,只是上面的雨水渗透了下来而已。

    袁天在接到尸蟞王的意念交流通知后,瞬间加快了速度,用非常短的时间就来到了地牢的附近,此时瓢泼大雨还在下着,这里的积水也到了小腿那么高了,到处都是水,根本就看不出来水容究竟会在哪里?又是否已经来到了地面上。

    袁天真的非常害怕水容能够逃脱,让一个地阶实力的修真者就这么跑了,对日后的行动是相当不利的,他也知道自己对付像水容这样的水属性修真者,最好的手段就是雷电。

    所以袁天出手就是自己现在所能够发出的最强大的雷电力量,一把长枪直插地面,一圈儿肉眼可见的电流以长枪为中心朝四周扩散了开来,蜿蜒曲折的电流像是水裂开的缝隙,令人心悸的能量正要从这些缝隙中咆哮而出,好像雷电不是来自于天空,而是从水中冲出来似得。

    一个面积很大的电域出现了,里面还有无数条像小蛇一样的细小电流正在四处巡逻,只要有一条发现了什么,那剩下的所有电流,就都会朝那里汇聚,袁天对于死亡虫之电精湛的掌控能力,使得袁天并不会伤害到电域之内的自己人。

    水容没有想到袁天回来的会有这么快,她刚刚从地下上来的时候,电域也是刚刚形成,她此时就身处于这片电域之中,她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要纠结那一下,要不然现在估计都已经出了这片电域的范围了。

    不过她现在的这种状态要比正常的水遁更加的隐秘,只要小心些,她觉得自己应该能够悄悄的离开这片电域,不过速度需要快一些,她知道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的。

    一无所获,袁天什么都没有发现,他甚至觉得水容可能已经离开这片电域了,不过他又想到水容既然能够已这种方式逃跑,那她隐藏的肯定也就更加隐秘,找不到并不能说明她已经跑了。

    袁天耐着性子继续搜寻着,此时,袁天突然感觉身上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头发也全都竖起来了,这是快要被雷劈的征兆,袁天的电域吸引了上方的闪电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这种满天乌云,电闪雷鸣的情况下就更是在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紧接着一道闪电就劈在了袁天的长枪上,整个电域都闪烁了一下,骤然增强的电流在电域当中激荡着,激起了层层的波涛,袁天拼尽全力才控制好不让这些电流失控。

    而此时水容都快要到达电域的边缘了,可是却被这骤然增强的电流给弹了回去,若不是有瞬间增强的电流做掩护,这一下估计就要发现她了。

    水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否则迟早会被这强大的电流给逼的现出原形来,可是袁天似乎尝到了甜头,开始想办法主动引雷来劈,袁天觉得这是一个增强电域的好办法。

    也不知道是袁天引雷的办法太管用了,还是今天的雷电格外的多,闪电一个接一个的劈到了那把长枪上,弄的整片电域如同一盏闪光灯一样在不断的闪烁,一阵又一阵的强大电流不断的席卷着整个电域。

    水容在也没能靠近电域的边缘,因为那里是电流最强大的地方,她本来身上就有伤,又因为强行逃跑雪上加霜,她现在可不敢去触那个眉头,她此时就像是在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舟,无处可藏,随时都有被巨浪所掀翻和吞噬的危险。

    水容本想先渗透进地里,然后再从地下转移出去,可一阵接一阵的电流巨浪,搞的她七荤八素的,根本就无法集中精力来做这件事情。

    以她现在的情况想要做到这个就已经不容易了,如果在有强烈的外界因素干扰的话,那几乎就是不可完成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