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归来
    一旁的梁书鸣似乎很疲惫的说道“这还叫没出什么事情?就这种程度的爆炸,我的孙女死定了,就算是有袁天护着她,她也根本不可能活下来,就像是在钢板后面放一块豆腐一样,你根本没办法保证这块儿钢板在被炸弹命中后,后面的豆腐还能完好无损。

    至于袁天,他就算是不死也难逃重伤的命,唉!是他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他引开水容,这里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呢,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般地步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毁于一旦了!”

    尸蟞王默默的说道“感情别那么丰富,我太了解袁天了,他根本不会有事情的,要是连这点儿事情都解决不了,他还怎么去对抗青峦宗啊。”

    梁书鸣一直以为袁噬就是袁天家里的人,虽然对外袁天和袁噬谁也没有承认过,但不光是梁书鸣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所有人都认为最了解袁天的,估计就是袁噬了。

    现在袁噬说出了这样的话,无疑让梁书鸣眼前一亮,原本迅速黯淡下去的目光,突然又闪过了一丝光彩,然后又迅速的消沉下去了,理智告诉梁书鸣,袁天不可能从这样的爆炸中全须全尾的出来的,袁天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虽然梁书鸣的身体上并没有什么事情,但受到袁天出事和孙女身亡双重打击的他,终于还是支持不住的缓缓的坐到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语道“完了,真的全完了。”

    尸蟞王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后说道“算了,不跟你解释了,袁天估计马上就掉下来了,到时候你们自己看就行了。”

    尸蟞王的最后一句话梁书鸣显然没有听进去,依旧沉浸在悲痛和惆怅当中。

    水容自爆的威力是很强大,但在大自然面前还是不够,被爆炸所驱散的那一小块儿云层,又迅速的回拢了起来,几乎是刚刚扩散到极限,就开始回拢了,从云层缺口处照下来的阳光在迅速的减少着,金黄色的雏菊迅速的丢失着颜色。

    满天的水花也全都扩散到了极限,纷纷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开始回落,半空中的那朵雏菊,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开始了枯萎和凋零。

    莫笙就瘫在地上看着这一切,她感觉自己女儿的生命也随着这朵凋零的花儿,彻底的结束了。

    而在袁天这边儿,梁诗婉在体会过以前的人生中那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后,没过几秒钟她就感觉自己开始下坠了,同时那种舒适感也消失了,她的身体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因为有了非常明显的对比,她感觉非常的难受。

    在那一瞬间,她竟然在想自己是不是从天堂开始坠入地狱了,她还在回忆自己的那二十来年的生命,发现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怎么就会去地狱呢?是不是弄错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梁诗婉多想,毕竟储存空间对于第一次去那里的人来说,确实有种天堂般的舒适感,哪怕那人从来没有去过真正的天堂,但在他的脑补中,天堂已经就是这种舒适的感觉了。

    而且在那种情况下,梁诗婉的神智不是很清楚,会让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已经去往了天堂,梁诗婉的头还一直都在袁天的怀里,她看不到外界的景象,没有了外界的干扰后,潜意识中对天堂的想象就更加清晰了。

    同时梁诗婉对于下坠的感觉,也就是她想象中的地狱很是恐惧,这种恐惧甚至都已经超过了死亡时的恐惧,毕竟对于很多人来说,相比起死亡来,死亡后苦难的未结束是更加可怕的东西,它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永恒。

    梁诗婉这时候听见袁天说道“没事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没事。”

    梁诗婉小声说道“我们……我们都死了吗?”

    梁诗婉不敢去看,她害怕自己真的看到了地狱的景象,在她的脑补里,地狱应该就是正在夜晚喷发的火山口的样子。

    袁天说道“不,我们都还活着,我说过水容所做的一切都是无谓的,对我而言她牺牲生命的自爆什么都不是。”

    事前袁天还是有些紧张的,但这事后嘛,不好好的装下逼都对不起这惊心动魄的过程和这壮观的景象了。

    尸蟞王蹲下身子拍拍梁书鸣的肩膀说道“你看,我就说他们都没事儿的吧,这不是都下来了么。”

    梁书鸣抬起头一看,真的发现了一个小黑点儿,起初他并没有什么惊讶,袁天不可能被炸的什么都没有的,总会掉下来些东西的,不过当他在一看时,他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紧赶两步仔细的看着那个小黑点儿。

    他发现那个小黑点好像是一个人在抱着另一个人下落的样子,按理来说袁天应该被炸飞出来,而梁诗婉可能什么都没有了,但这明显不像是遭受重创后的样子,梁书鸣甚至还能感觉到那个黑点儿在调整下落的姿势。

    与此同时很多人也都看到了那个黑点儿,他们都发现了那个黑点儿的不同寻常之处,莫笙站起来就朝那里狂奔着,张老喃喃自语道“你……袁天,你已经给了我太多的奇迹了,这一次……”

    随着一下强烈的震动,袁天落地了,他们落入了水中,此时在爆炸点的下方被炸出了一处大凹坑,落下的水在这个凹坑里面汇聚成了一个浅湖,不过随着更多水的落下,这个湖的深度还在不断的增加中。

    袁天落到湖底后又冲破水面跃了出来,梁诗婉这时才敢慢慢的将头移出袁天的怀中,慢慢的挣开眼睛看向了外面,她看到了熟悉的东西,熟悉的大雨,熟悉的地貌,还有在雨中正朝自己狂奔而来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梁诗婉哭了,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流泪了没有,因为雨还是太大了,哭着哭着又笑了,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了劫后余生的恐惧和喜悦。

    梁书鸣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尸蟞王说道“我说什么来着,袁天不可能有事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