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冷静的青山
    木允说道“宗住,其实我非常怀疑袁天究竟是不是真的从水容的自爆当中全身而退了,水容自爆的录像我看过了,虽然拍摄的距离很远,似乎是在山下拍的,但仍能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恐怖能量。

    袁天确实是直接遭受到了爆炸的冲击,我真的觉得他不可能全身而退,或者是说不可能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如果咱们真的一点儿动作也没有的话,咱们面临的压力将会很大啊。”

    木伏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慢慢的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也考虑过,要是不动手的话,青山那一关就不好过,还有整个青峦宗的那一关,咱们青峦宗的脸面也就彻底丢尽了。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脸面什么的真的不重要,反正我会在最后一并都拿回来的,我也想过现在就动手,如果袁天真的受到了重伤,那是一个好机会,可如果袁天真的没事的话,咱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有他和那个袁噬在,咱们讨不了什么便宜的。

    要是因此招惹的袁天开始主动进攻咱们,那对咱们今后的计划来说无疑会是一个巨大的干扰,甚至会直接影响到咱们与袁天那一方的力量对比,这正是我所纠结的地方。

    动手,有可能让袁天开始主动攻击咱们,不动手,咱们又会面临多方面的压力,对咱们青峦宗的地位也是一种打击,前有猛虎后有群狼,很是麻烦。”

    木允说道“宗主,我觉得您应该赌一把,万一袁天真的其实身受重伤的话,咱们要是不动手那岂不是错失良机?

    就算是去了后发现袁天没有受伤,依旧保持着极强的战斗力,咱们现在还奈何不了他,那至少咱们也不会输,只要把握好战斗的一个度,就算是打成不赢不输的局面,那也能够平息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这对咱们是有利的。

    我觉得只要打的不是太过于激烈,袁天应该不会主动攻击咱们的,咱们没有准备好,他更没有准备好,他其实也不想现在就放手一搏,那样损失太大了,其实咱们双方都是这么考虑的。”

    木伏说道“让我考虑考虑。”

    这时,屋外好像出现了一些碰撞和打斗的声音,一个人跑进来说道“宗主,青山右护法强行闯了过来。”

    木伏说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要加派人手看好他,必要时刻可以动手的么?”

    那人说道“已经按您说的做了,可是……可是青山右护法从屋里出来后,两眼就直勾勾的往这里闯,我们拦了,没拦住,后来也动了强硬手段,青山右护法他什么都不做,只是继续往这里闯。

    我们已经打伤他了,只是些皮外伤而已,但青山右护法的身上本来就有伤还没好,我们实在是不敢在动手了,您看……”

    木伏说道“真是一群废物,居然连一个废人都拦不住!”

    屋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木伏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让他进来吧。”

    那人赶紧退了出去,过了不大一会儿后,青山走了进来,双目直勾勾的盯着木伏,木伏也在盯着他,双方都没有说话,好像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说实话木伏之前就已经想象过,当青山得知这个消息后,该会有多么的疯狂了,但让他出乎意料的是青山看起来十分的平静,在他那里的时候没有闹过,来到这里后依然很平静。

    不过木伏可不会以为他真的像看起来那么平静,木伏也算是和青山相处共事了许多年了,他了解青山这个人,哀莫大于心死,木伏觉得青山现在应该就是在那种心死的状态下了,木伏很清楚水容对青山来说意味着什么,真正的爆发可能要等到青山复仇成功后才会开始。

    木伏不可察觉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先开口说道“青山,你应该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你应该冷静一下。”

    青山挤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说道“您觉得我现在还不够冷静吗?”

    木伏说道“本来我还不能确定,但在你笑过之后我可以确定了,哀莫大于心死,可你的心现在跟活死人的状态差不多,故作冷静的疯狂是非常可怕的,我宁愿你在我面前发泄出来,不要这么憋着,一切灾难都是从憋着开始的。”

    青山说道“我知道,我也试过了,但我真的做不到。”

    木伏说道“好吧,好吧,说说你找我的事情吧,虽然你我都清楚,但说出来总会好一点儿的。”

    青山说道“好,我来找您就是为了请求您进攻袁天的,于我个人而言是为了给水容报仇,于整个青峦宗而言是为了挽回颜面,这种事情发生了,咱们青峦宗不能没有所行动的。”

    木伏说道“我在考虑。”

    青山上前一步说道“不需要考虑了,我可以为了这件事情付出一切,包括我的全部财富和生命,那些财富是我和水容一起积攒下来的,两个地阶实力的人长时间的积累,那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您应该清楚,我只要您动手!”

    青山说话的语速变快不少,但青山的样子看起来依旧很平静。

    木伏说道“我说过我在考虑。”

    青山点点头说道“好吧,看样子我只能自己解决了。”

    木伏说道“我没有说过不答应,只是在考虑而已,你现在就说出这种话来是在逼我吗?”

    青山说道“并没有,您应该清楚我的性格。”

    木伏说道“说实话我现在已经不清楚你的性格了,你知道吗?自从你在袁天的手下开始受伤,你的性格就再开始变化了,你受的伤越重,我就越感觉你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当然了,这里面应该还有水容被俘的因素在里面。”

    青山说道“我想自己解决都不可以了吗?”

    木伏说道“你凭什么自己解决?就凭你这还有伤未愈的身体?还是凭你这以后也无法完全康复的身体?你有什么资格去自己解决?别忘了你是青峦宗的高层,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青峦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