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被坑哭了
    方同现在很想死,真的很想死,他后悔刚才干嘛要跟袁天说那些,早知如此就多诉诉苦了,说说以后的日子怎么怎么艰难,怎么怎么不好过,那样就算是不能让袁天少要点钱,也能够多宽限几天时间。

    总不至于现在就给十天时间,就让自己坐稳这宗主之位,而且还要凑够三个亿给袁天送过去,这可真是太艰难了,可偏偏拒绝不得,地上的那些人还没有凉透呢,真的不在乎再多死一个人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性命,那方同也不敢再拒绝了。

    袁天确实是在逼他,人不逼一逼永远不知道他能够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给他十天可能会拖到十五天后,若是袁天多给他宽限一些时间,弄不好他会拖的更晚,给他十五天拖到二十天后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况且这件事情不小,袁天想要拿到这笔钱的话,那速度就必须要快,别人到还是无所谓,可要是青峦宗插手进来的话,那这笔钱可就有些悬了,所以就是十天,而且在这些天里面袁天会不断的给方同施加压力,要是这笔钱真到手的话,那此行袁天可就真的赚大发了。

    袁天满意的说道“不错不错,能如此当然是最好了,你们万剑宗的能量不小,要是连这区区三个亿都拿不出来的话,可就有些太令人难以相信了,更何况这段时间你们应该从青峦宗那里得到不少的好处,这就更不是什么事情了。”

    这个价码袁天是经过仔细的估计过后说出来的,以万剑宗能量拿出这三个亿来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万剑宗现在遭受了严重的打击,不过大出血是肯定的了,想要短时间内凑齐这笔钱可不容易。

    其实袁天觉得在多要一些,万剑宗也是能够凑的出来的,不过这需要的时间可能就更多了,迟则生变,而且更重要的是要的在多的话,可能会引起万剑宗的强烈反抗,到那时候就又不知道得废多少的功夫了。

    所以袁天还是决定稳妥一些,步步蚕食的为好,怎么也要先捞上一笔啊。

    方同听见袁天的夸奖后,堆上了一脸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道“是,只要您吩咐,我肯定……肯定是万死不辞。”

    袁天说道“你也别说我苛刻,我之后会派人来帮助你稳定局势的,你这里有什么事情他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我也方便立即进行镇压啊,你可要配合好他啊。”

    方同笑的更难看了,袁天现在连那些拐弯抹角的话都懒得说了,他这些话已经跟明说没什么区别了,直接就告诉你我要派人来监视了,好生招待着,否则我就恁死你。

    可是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方同又能说些什么呢?只能是赔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说道“是是是,我一定配合好他,只是不知他的实力几何?”

    其实控制万剑宗只是袁天临时起意而已,时间太短了,不论是他还是张老之前都没有过类似的计划,而且控制成功的几率其实并不高,袁天也不确定自己究竟能不能拿到那笔钱,不过还是要试一试的,成功了就赚翻了,失败了也不会损失什么,这么有主动权的生意是一定要做的。

    袁天决定要玩儿一把大的,就算是为了那三个亿也值得赌一赌啊,所以袁天决定要把尸蟞王派来,地阶中期实力的它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它往这里一坐,哪怕是青峦宗都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更何况是其他人了。

    尸蟞王进入人类社会已经有不少的时日了,也不用它具体做什么,只是待在那里震慑住那些宵小之辈就可以了,这点儿事情它肯定是能够办的好的。

    而且就算是木伏和木允带人来围杀尸蟞王,袁天也相信尸蟞王就算是无法突围,那也能够坚持到自己带人过去,所以尸蟞王的安全倒是不用太担心。

    灵石矿有冷重坐镇,袁天也可以出门做些事情,现在人手充足很多了,也用不着袁天像以前那样成天盯着灵石矿了,这件事情可以干。

    袁天笑眯眯的对方同说道“袁噬你听说过吗?”

    方同思索了一会儿后说道“就是您麾下那个地阶中期实力的强者?”

    袁天说道“不错,就是他,他就是我要派来的支援,我相信有他的存在,你们万剑宗内的反对力量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就算是青峦宗来人了又如何?不要怕,有他给你们撑腰,他撑不住了还有我,实在不行我们四个地阶都来,你现在专心凑钱便是,当然了,坐稳这宗主之位同样重要。”

    方同真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他们万剑宗之前身为袁天的敌人自然是了解过袁天以及他麾下那些排的上号的强者的,这袁噬可是排在袁天之下第一位的人。

    袁噬,地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尤其是以力量和防御力见长,手持重锤勇不可当,重锤所到之处无不破者。

    有这等实力的强者的,算是“监控”吧,方同肯定是不必担心宗内有人作乱了,都不用自己说,那些胆敢作乱的人就会被袁噬一锤子给砸扁了,估计也没有人敢了,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不要命的人了,那些不要命的人估计已经被袁天给杀光了,剩下的胆子都比较小。

    有人作乱倒是不用担心了,方同也能安稳的坐上这宗主之位,可身边有这么一尊杀神看着,任谁也吓的慌啊,方同肯定也是不敢有什么异心了,起码是一点儿异心也不敢表现出来了,只能是尽心尽力的先满足了袁天的要求在说。

    所以方同真是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好是好再没人敢做乱了,坏是坏在自己也不敢作乱了。

    方同表情复杂的说道“这……有袁噬前辈来我便是放心了。”

    袁天说道“你怎么这种表情,感觉像是要哭似得?”

    方同揉了揉眼睛说道“属下……属下这是喜极而泣啊!”

    袁天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只是逗逗他而已,于是袁天就说道“好,那你就多泣会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