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借宿
    邬珩人还是裹在被子里,冲李玉成笑了一下,指了下凳子示意他坐,然后对童阳说:“阳阳,帮我拉下(床chuang)帘。”

    李玉成离得更近,便伸手想代劳,顺便表现一下自己,但手刚伸出去,就被童阳猛地一掌拍了下去,没好气道:“干什么你?动手动脚的!”

    李玉成:“???”他就想帮忙拉个(床chuang)帘而已。

    邬珩先是喝了一声“阳阳”,又冲李玉成抱歉一笑道:“不好意思,他这人就这样,你别放在心上。”

    童阳“哗”的一声把(床chuang)帘拉上了,粗声粗气道:“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管别人干什么!这么个大老爷们儿,还能一巴掌给拍死了?”

    说罢还瞪了李玉成一眼,李玉成感受到对方的敌意,但还是朝对方一笑,心里磨着牙道:“靠!要不是爷爷我没带钥匙,请我来我都不来!”

    邬珩在(床chuang)帘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外面两人一个目露凶光的看着对方,另一个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回视回去。邬珩一拉开(床chuang)帘看到这么个场景,“噗”一声笑了,从(床chuang)上下来,顺手叠了个被子道:“你俩干嘛呢?阿成,你随便坐,我给你那瓶水,喝矿泉水还是饮料?”

    “矿泉水就好,谢谢学长。”

    李玉成拘谨的在凳子上坐得笔直,冲邬珩笑了一下,邬珩在(床chuang)底下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说道:“不用那么生分,叫我邬珩就好,”又指了指童阳说道,“他叫童阳你应该认识吧?”

    李玉成点了点头,说道:“认识,但是……”

    剩下的话他有些不好意思问出口,邬珩替他问出来了:“但是我们怎么认识你?”

    李玉成尴尬的一点头,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还一副很熟的样子。

    邬珩哈哈一笑,在另一个凳子上坐下,说道:“你可是你们这一届的风云人物,我们这些老学长知道你也是正常的。”

    李玉成立刻谦虚道:“哪里,哪里。”

    童阳在旁边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拿过了邬珩手里的矿泉水,拧开自己喝了一口,给邬珩倒了杯(热re)水道:“你喝这个。”

    邬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继续和李玉成说话:“你们要下周才开学吧,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搭便车来的,你们呢?”

    邬珩说道:“我们在实习,申请寒假留校了。”

    李玉成点点头,心说大四毕业生真是可怜,寒假也得实习不能回家。这时童阳拍了拍他的肩道:“喂,你说你没带钥匙不去找林枫,来找我们做什么?”

    李玉成没在意他为什么特地让自己去找林枫,而是拧了拧眉道:“我去了,他没在家,不知道去哪儿了。”

    童阳看智障的表(情qing)道:“你不会给他打电话吗?”

    李玉成用同样看智障的眼神回击道:“他关机了。”

    童阳明显不信,自己拿手机又打了一遍,然后冲邬珩一摊手道:“真关机了。”

    邬珩说道:“可能有事在忙吧,没事,阿成今天先住我们这儿,明天再去找林枫也是一样的。”

    说罢起(身shen)打开了一个衣柜,问李玉成道:“阿成,你想睡哪张(床chuang)?”

    他们寝只有他们两人住,空了两张(床chuang)出来,李玉成睡上铺习惯了,于是说道:“睡下铺吧。”

    “行。”

    邬珩应着,拿了新的(床chuang)单和被罩出来,李玉成有些不好意思,起(身shen)要去帮忙,说道:“哥,我自己来吧,太麻烦你了。”

    这次邬珩还没拒绝,童阳先拒绝了一把拉他坐下,说道:“没事,你就好好坐着,交给我们就行。”然后自己去帮邬珩铺(床chuang)去了。

    等把(床chuang)都铺好了,邬珩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童阳在李玉成对面坐下道:“你刚刚说林枫没在家?”

    李玉成点了点头道:“对啊,保安说他好几天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童阳说道:“那你有去翠林路云湖小区23号的他家看看吗?”

    李玉成:“……”

    邬珩擦着头发出来了,说道:“你俩谁先洗?”

    “我!”

    童阳立马举手,然后“噌”的一下奔向卫生间,顺便在邬珩湿漉漉的头上摸了一把,说道:“记得吹头发啊。”

    “知道啦!”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玉成其实有些忐忑,童阳和邬珩(身shen)无一职但在系里也是鼎鼎有名的,除了两人都有个好使的脑子,从大一开始就各种奖学金和参赛奖金拿到手软之外,还因为他们寝室系里唯一的二人寝。凡是被安排到他们寝来的不论新生老生,没有能待超过半个月的。所以渐渐的就有些流言传出来,诸如宿舍闹鬼、有人在里面施法不让第三个人住或是童阳和邬珩手脚不干净喜欢偷拿别人东西之类的谣言满天飞,但大家普遍比较相信的是童阳有梦游症,半夜喜欢揍人这个说法,因为据他们的隔壁寝说,好几次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能听到他们宿舍传来的动静,以及邬珩骂人的声音。为此,整个系都(挺ting)同(情qing)邬珩的,因为有一次邬珩提出要搬寝室,被童阳连拖带拽的拉了回去,从此在那个火坑里出不来了。

    当然了,谣言始终是谣言,它没有百分之百的真实(性xing),但足以让人信以为真。李玉成躺下的时候邬珩正靠在(床chuang)上看书,童阳坐在他旁边一起看。看着看着童阳的(身shen)子就矮了下去,一点一点的往被里蹭,就在他脑袋马上要挨到枕头的时候,邬珩开口了:“回你自己(床chuang)上去。”

    童阳躺着没动,邬珩也没再说话,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十分钟,邬珩合上书,问李玉成道:“阿成,你还要用灯吗?”

    李玉成正在打游戏,忙摇头道:“不用了。”

    “那我闭灯了?”

    “嗯。”

    邬珩闭了灯,童阳拿手电帮他照着,又往里挤了挤,却见邬珩踩上了扶梯,童阳说道:“你干嘛?”

    邬珩神色平静道:“你不是喜欢睡下面吗?那我睡上面。”

    童阳的眉毛皱成了两条毛毛虫,邬珩踏上第二节扶梯的时候,他一把拽住了他,说道:“下来,我睡上面。”

    “好。”

    邬珩爽快的把上铺让了出来,童阳臭着一张脸往上爬,邬珩在下面冲他笑,他哼了一声,说道:“你晚上睡觉注意点,别掉下来。”

    邬珩“啧”了一声道:“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赶紧睡,晚安。”

    “晚安。”

    童阳说了“晚安”躺下后,面无表(情qing)地看了一眼某位背对着他们的不速之客,李玉成感到(身shen)后传来的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又往被子里缩了几分。

    李玉成刚睡下的时候提心吊胆的,生怕童阳犯梦游症,舍近求远地先拿他这个不速之客开刀。但白天坐了太久的车,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在该休息的时候又集中精力更加累人,所以他坚持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另外两人平稳的呼吸声,忽然觉得自己大半夜不睡觉关心别人梦不梦游有神经病,所以一翻(身shen)也睡了。管他呢,真梦游了再说吧!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李玉成是被乒乒乓乓的盆碗碰撞声吵醒的。他还没睁眼就先闻到一股香气,肚子“咕咕”叫了几声,立刻“噌”的坐起(身shen)来了。

    他迷迷糊糊的下(床chuang)顺着那香气走去,邬珩抬眼看见他,笑道:“阿成,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啊,阳阳做事就是比较莽撞,我都说了他好几次了。”

    童阳不接受这个批评,哼了一声道:“这都几点了还在睡?这要在我家,那是要拿个铜锣在他脑袋上敲的!”

    邬珩斜睨他一眼道:“那我下次试试?”

    这下童阳不吭声了,李玉成憋不住笑了,被童阳恼怒地瞪了一眼后赶紧正色道:“哥,你们在做饭?”

    “嗯,你先去洗漱,马上就能吃早餐了。”

    “哦,好。”

    李玉成赶紧冲向卫生间,听到童阳在(身shen)后不满道:“什么意思啊,干嘛要让他跟我们一起吃饭?”

    邬珩笑道:“你可以拒绝的。”

    童阳喜出望外道:“真的?”

    邬珩点头道:“真的,夏叔家应该开门了,你去吧。”

    童阳把手里的碗重重一放,怒道:“你为了这么个外人赶我出去?”

    邬珩不为所动道:“那也比把客人赶出去的强。”

    童阳立刻听出话里的潜台词,瞬间也不抱怨了,朝邬珩凑近了几分,被邬珩拿汤勺挡住了,说道:“离我远点。”

    童阳:“……”这让人不满的早晨!都怪那该死的客人李玉成!不过,客人诶,李玉成是客人的话,自己岂不就是主人?这么一想,好像也不算特别糟?

    邬珩看着童阳自己一个人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偷笑的,内心活动丰富得很,忍不住也弯了弯嘴角,往他嘴里塞了根面条道:“试试熟了吗?”

    邬珩简单做了几碗挂面做早餐,这让李玉成倍感亲切,毕竟在b市,挂面真的只能作为早餐或者宵夜,而上不得正餐的桌子的。

    吃完早餐后,李玉成刚要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安排,就听邬珩说道:“阿成,我们今天得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宿舍没事吧?”

    说着顺便给了他一把钥匙,说道:“你把钥匙拿好要是要出门的话记得带着,我们晚上回来的时候给你带饭,你吃什么?”

    大人临出门前叮嘱小孩儿的语气让李玉成有些窘迫,他连忙摆手道:“不用了,哥,我待会儿去宿管那儿拿钥匙就好了。”

    邬珩说道:“宿管还没来呢,值班大爷那儿没钥匙。”

    旁边穿鞋的童阳插嘴道:“不还有林枫嘛!”

    李玉成眼睛顿时一亮,对啊,林枫没在丰泽园那儿,那应该是回家去了,昨天是找不到林枫家,不得已才在这儿借宿一晚的,但昨天童阳不小心说漏嘴告诉他林枫家的地址了,他干嘛还要赖在这儿?

    想到此,他立刻说道:“对啊哥,我去找林枫就好了。”

    然后风风火火的把洗漱用品塞进箱子里,说了“再见”就往外冲。

    邬珩皱眉道:“让他去林枫家,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童阳撇嘴道,“那小子估计巴不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