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上门了
    李玉成背着书包拎着箱子在西门打了出租车就往云湖小区去,司机听完地址后,说道:“那小区我们进不去,只能给你送到小区门口,介不介意?”

    李玉成皱眉道:“为什么进不去?”

    师傅笑了,说道:“保安不让进呗,再说了,就是让进我们也不乐意进啊,里面随随便便一辆车就是几百万,开车还不看道,万一磕着碰着,我们可做不起这冤大头!”

    李玉成颇为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司机一看他这表(情qing)乐了,问道:“刚来a市?”

    李玉成摇头道:“来一年半了。”

    “那怎么还能不知道云湖小区有个别名叫富人区呢?”

    李玉成笑道:“这我还真不知道,师傅,你先往那儿开吧,在门口放我下车就行。”

    “好,坐稳了啊!”

    和司机说完之后,李玉成心里有点犯嘀咕,a市有钱的人很多,但听司机师傅的口气,住这个小区的人似乎格外的有钱,那林枫家是在这儿吗,会不会是童阳一时嘴快说错了?

    待他要给童阳打个电话确认一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他们俩的电话,给林枫打也还是关机。这下他没辙了,宿舍进不去,林枫又不在丰泽园,姑且先去云湖小区碰碰运气吧。林枫家住那儿最好,要不住那儿,去见见司机师傅口中富人中的富人居住区也不亏啊。

    到了小区门口,李玉成刚把箱子拿下来,想跟司机师傅说让他在这儿等自己一下,他去问问保安。要是林枫不住这儿他再坐他的车回去。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司机师傅已经一踩油门飞快地走了,正在惊愕的时候,有个保安走了过来,说道:“算你小子跑得快!”又一指李玉成道,“嘿!你干嘛的?”

    对方的语气让李玉成有些不爽,他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又是干嘛的!”

    对方眉毛一挑:“我看门儿的!”

    李玉成:“……”为什么这人脸上还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

    对方不止表现出高人一等的样子,心里也真的觉得自己确实是高人一等,毕竟当初这份工作可是托了多少人走了多少关系和后门才得到的,他自然要高那些关系不够硬礼金不够多的人一等。

    但李玉成却看不惯他这副样子,直接越过他往小区里面走。保安被这样无视,顿时来了脾气,拦住李玉成道:“嘿!我问你话呢!”

    李玉成被他挡住去路,冷声道:“干什么?”

    保安吊儿郎当的甩着手道:“你还没跟我说你是干嘛的,来这儿做什么,叫什么名字呢!带(身shen)份证了吗?证件给我看一下。”

    说着就朝李玉成伸出手来,李玉成都被他气笑了,说道:“凭什么?”

    保安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李玉成对着他一字一句道,“凭、什、么?”

    保安这下听清了,却着实愣了一下,把李玉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惊愕褪去,愤怒开始涌上心头。

    他当然生气了,他虽然是个看门儿的,但除了这里面的正主,哪个见了他不得巴结巴结?不为别的,就为能在这门口等着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开车出来,也得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嘴里还一顶一顶的高帽子给他戴着,他还得看心(情qing)才决定要不要把人给撵走,至于盘问对方(身shen)份来历家里几口人几亩地养了几头牛更是“正规”流程,而眼前这个穿得破破烂烂浑(身shen)冒着寒酸气的穷小子居然问他凭什么?

    保安还在兀自酝酿着自己的怒意,李玉成已经不屑的冷哼一声,越过他又要往里走了。保安大怒,一把抓住李玉成肩膀,吼道:“你给我站住!”

    李玉成没料到他居然会动手,硬是被他抓着往后退了几步,手里推着的箱子也“咣”的一声倒在地上。保安把人抓回来就要上拳头,李玉成打不过林枫还打不过这么个目中无人狗仗人势的绣花枕头?

    两人带着对彼此的不屑和鄙夷来了几个回合,因为穿得太厚施展不开,所以战况并没有多激烈,但李玉成脸上还是因为最初躲闪不及被扫了两拳留下了印记,保安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两人打到一半的时候,保安突然叫了停,气喘吁吁道:“等,等一下,先休战十分钟,让我先休,休息一会儿。”

    “休你妹啊!”

    李玉成怒吼一声又要冲上去,这时(身shen)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喇叭声,还有一个清冷的男声,问道:“怎么回事?”

    保安一听到这个声音,气也不喘了,也不跟李玉成斤斤计较了,小跑过去点头哈腰道:“郎先生好,朗太太好,两位这是出门刚回来?玩得还开心吧?”

    对方简短的“嗯”了一声,皱着眉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打起来了?”

    保安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没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小子而已,谢谢郎先生关心。”然后又直起腰冲李玉成喊道,“喂臭小子!还不走开,别挡着郎先生朗太太的道!”

    李玉成刚刚就觉得那个声音莫名的熟悉,听到保安的声音,他转(身shen)朝他们看了一眼,对方先认出他了,不确定地叫了一声:“阿成?”

    李玉成这下确定了,顿时朝他用力一挥手道:“朗希哥!”

    听到他的喊声,副驾驶的郝韵往朗希(身shen)上一靠,顿时惊喜道:“阿成?”

    李玉成应了一声,又挥手道:“郝老师!”

    边打招呼边推着箱子朝他们走过来,郝韵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下车,看到李玉成这副衣衫凌乱的样子,忍不住皱眉道:“你这怎么回事?又跟人打架了?”

    李玉成瞥了旁边错愕的睁大眼的保安一眼,撇了下嘴道:“没事。刚刚被狗咬了。”

    郝韵“噗”一声笑了,说道:“活该!”又问他,“这么早就来学校了?”

    李玉成“嗯”了一声,问道:“老师,你们住这儿?”

    郝韵点点头,李玉成追问道:“那林枫也住这儿那?”

    “嗯,他家住23号,你找他?”

    李玉成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我还怕找错地方了。”

    朗希听明白两人说的话,说道:“行了,都别站着了,既然阿成是来找林枫的,那就上车吧,我们顺路捎你进去。”

    “行!”

    李玉成爽快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把自己的箱子放进了后备箱,等两人都上车后,保安才回过神来问了一句:“郎先生,你们认识这臭……不是,这位先生?”

    朗希“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倒是郝韵补了一句:“他是23号林少的室友。”

    说罢车子绝尘而去,剩下保安呆愣在原地吞了吞口水,23号的林少的室友,是那个可以左右老板想法的林少的室友吗?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工作要黄了?

    路上郝韵邀请李玉成去他们家做客,李玉成摇了摇头道:“还是先去找林枫吧,我好歹去他家先换件衣服。”

    郝韵看他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又看看皱巴巴的衣服,笑道:“也行,你先去找林枫,然后你俩晚上来我家,我亲自下厨招待你们。”

    李玉成还没答应,朗希倒忍不住笑了,说道:“阿郝,你好歹让他们来第二次好不好?”

    郝韵怒道:“朗希你什么意思?我做饭有那么难吃吗?”

    朗希实话实说道:“有。”

    两人在前面掐起来,后面的李玉成默默地抹了一把汗。

    两人把李玉成在23号门口放下,郝韵再一次盛(情qing)邀请了李玉成晚上和林枫一起去他家后,这才开车走了。到晚上高高兴兴做好一桌菜后,才想起来自己没告诉李玉成自己家住几号,忙给李玉成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只说了“你和林枫”四个字,就被那边的李玉成气呼呼的打断了:“不知道不明白不认识,我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然后气冲冲挂了电话,郝韵愕然地和朗希对视了一眼,朗希问道:“又吵架了?”

    郝韵耸了耸肩道:“不知道,应该是吧。”

    然后看着桌上那一桌菜道:“老公~”

    还没开口又被打断了,朗希断然拒绝道:“要么丢掉要么喂狗,我是绝对不会吃的。”

    郝韵怒道:“为什么?”

    朗希回答得掷地有声:“我还想多活两年。”

    郝韵一叉腰道:“那我还想让我的狗多活两年呢!你今天必须把它们全都吃了!”

    朗希:“……”合着他还不如一只狗?

    郝韵他们走后,李玉成又给林枫打了个电话,本来以为这次也是关机,都准备去敲门了,但林枫很快接通了,叫了一声:“阿成?”

    “是我!”李玉成欢快地回答道。

    林枫笑了一下,李玉成又在那边喊:“老大老大,你猜我在哪儿?”

    林枫推开电脑,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说道:“在哪儿?”

    “你先猜嘛!”

    林枫不愿意做这么无聊的游戏,说道:“(爱ai)说不说。”

    “没意思!”李玉成先是不满的抱怨一声,然后又立刻喜气洋洋道,“我跟你讲,我在你家门口哦!快来给我开门!”

    林枫说道:“忘了跟你说,我没在……”

    “我知道!”李玉成打断他的话道,“我在云湖小区23号的门口!”

    林枫脸上的表(情qing)骤变,惊愕道:“什么?”

    “我在云湖小区23号的门口啊,”李玉成没注意到林枫语气的变化,跺了跺脚道,“你能不能快点出来给我开门,外面冻死了!”

    李玉成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就看到在家居服外(套tao)了一件外(套tao)的林枫出来,他用力的挥了挥手,大喊道:“老大!”

    但是脸上的笑容在看到林枫(身shen)后的唐婉时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