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被撵
    林枫家是栋带花园的别墅,李玉成站在栅栏门外等林枫,看见林枫出来时用力的挥了挥手,却看到紧跟着林枫出来的还有一个女生,定睛细看才发现居然是唐婉。

    他顿时有些错愕,林枫走到他面前,先是蹙眉看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红印,问道:“你跟人打架了?”

    李玉成没听到他的问话,而是指着他(身shen)后的唐婉目瞪口呆道:“唐,唐,唐婉?”

    唐婉倒是没有惊讶,大大方方地冲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对林枫道:“先让阿成进来吧。”

    林枫本来是想质问李玉成怎么会在这儿的,但一出来就看到他一副被别人揍过的样子,便顾不得其他的了,但这人眼里却根本没看到他,而是盯着他(身shen)后的人看。而唐婉这句话也让林枫多少有些不高兴。李玉成不是向唐婉告白被拒了吗?怎么这两人不仅没有变成陌路人反而还“阿成,阿成”的叫得这么亲(热re)?

    唐婉说完给李玉成打开了门,说道:“先进来吧,外面冷。”

    “哦,好。”

    李玉成推着箱子往里走,唐婉要带他进去,林枫却一把拉住李玉成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啊?我……”

    李玉成刚要回答,唐婉就拉住了他另一只手,然后对林枫笑道:“要叙旧好歹让阿成先进屋吧?他穿得本来就少,又受了伤,在外面这么干站着怎么行?”

    林枫看了她的手一眼,冷哼一声,放开李玉成的手,接过他手里的箱子,不顾赶出来的佣人赵叔要帮忙的动作,自己推着箱子进去了。

    唐婉放开了李玉成的手,快步跟在林枫(身shen)后进了屋,李玉成也跟着一起进去了。

    进了屋,林枫把箱子往玄关处一放,说道:“现在可以说了?你为什么在这儿?”

    唐婉又不等李玉成回答就说道:“林枫,你没见阿成受伤了吗?先让郑姨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好不好?”

    三番四次被打断,林枫不耐烦地冲唐婉吼道:“关你什么事?”

    李玉成拉了一下林枫,说道:“老大,你别……”

    他想劝林枫不要生气,他跟他说就是了,但林枫却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厌恶道:“你别碰我!”

    李玉成的手尴尬的僵立在半空中,他的手指无意识的伸缩了一下,然后收回了手垂立在(身shen)侧,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唐婉一点被人大吼大叫的怒意都没有,而是平静地说道:“确实不关我的事,但我只是觉得,阿成大老远来,又受了伤,不管有什么问题,好歹等他喝口水休息一下再说。”

    “谁让他来了?”林枫被唐婉的话刺激得有些失控,说道,“受伤,受伤!不就自己手((贱jian)jian)跟人打了一架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这样兴师动众吗?”

    他刚说完就抿紧了嘴,惊讶、困惑、恼怒于自己的口不择言,慌忙想要解释,但他话音一落四周就是死一般的沉寂,让他有心却无力该从何解释,甚至都不敢偏头看李玉成一眼。

    良久之后,才听到李玉成轻声说了一句:“不至于。”

    然后他拿过放在地上的箱子,说道:“我只是刚好路过这儿,听说你家就在这附近,便想着来打个招呼,没有别的意思,这会儿也不早了,我先回学校了。”

    说完对唐婉勉强一笑道:“我先走了,过两天学校见。”

    唐婉来不及阻止,李玉成已经快步出门去了,她想去追回来,却听林枫喝道:“站住!”

    李玉成的脚步顿了一下,但只有一秒钟的时间,然后更加快速地走了。

    他走后,唐婉和林枫两人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站了良久,家里佣人们都堵上耳朵遮住眼睛各干各的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并且习以为然。

    后来唐婉的小腿有些发酸,她才率先结束了这没有来由的罚站,留下一句“何必呢”,坐到沙发上开始揉自己的小腿。

    林枫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直到大门再次打开,一个背双肩包扎马尾的小姑娘进来,看到一动不动的一个人影吓了一跳,待看清是林枫之后,立刻又欢欢喜喜地连鞋都顾不上换就跑到林枫面前,仰头冲他笑道:“哥哥,你是在这儿接我吗?”

    林枫听到她的话,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蹙眉道:“为什么不换鞋?”

    “啊?哦,对不起哥哥,我马上就换。”

    小姑娘尴尬的红了脸,忙跑去换鞋,等她换完鞋林枫已经准备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她又说道:“哥哥,你在家怎么穿那么厚啊?不(热re)吗?”

    林枫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忘了脱外(套tao),顺手把外(套tao)脱了搭在手臂上,对小姑娘说道:“记得写作业。”

    “哦,知道了。”

    小姑娘沮丧地应了一声,唐婉看不过去了,冲她招手道:“君君过来,跟姐姐说说今天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qing)?”

    “有啊有啊!”君君立刻朝唐婉蹦蹦跳跳地跑过去,说道,“姐姐你不知道,刚刚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一个大哥哥推着箱子在走路诶,不知道他是不是迷路了,我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也说不需要,姐姐,他是不是把我……”

    “你说什么?”

    君君的话被楼梯上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但她一点被打断的生气都没有,而是高兴地又对发问的林枫重复了一遍道:“哥哥,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碰到一个推着箱子的大哥哥,他……”

    “他推着箱子走路?”

    君君点头道:“对啊,他好像在找小区门在哪儿,我说送他过去他拒绝了,他是不是把我当成坏人了呀?”

    唐婉笑着摸摸她的头,说道:“怎么会呢?我们君君这么可(爱ai),那位大哥哥肯定是因为不想麻烦君君所以才拒绝的。”

    “真的吗?”

    唐婉笑着点了点头,但君君立刻笑了,但很快又垮了脸道:“可是我看那个哥哥好像迷路了耶,他自己走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唐婉没顾上理君君,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匆匆走下楼梯的林枫。

    林枫走到门口刚要出去,但又停住了脚步,面上是犹豫不定的纠结,这时又有人推门进来,是对中年夫妇。

    夫妇俩看到他都愣了一下,男人率先反应过来,高兴道:“小枫?你这是特意来给我们开门的?哈哈,其实……”

    林枫没等他说完就转(身shen)上了楼,看到从厨房出来迎接主人的保姆郑姨,说道:“我不吃饭了。”然后匆匆上了楼。

    林枫回房间直接给小区保安值班室打了电话,问道:“有没有一个穿蓝色羽绒服和黑色牛仔裤,推一个灰色箱子的男生出去?”

    接电话的正是刚刚和李玉成打架的那个保安,听林枫这描述吓得冷汗直冒,吞吞吐吐道:“是,是有这么个男,男生,他,他……”

    他结结巴巴了半天没说清楚,林枫不耐烦了,吼道:“他出去没有?”

    “没,没有,他,他进去了。”

    保安好容易才把这句话表达清楚,林枫却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说道:“那你们还不去找?”

    “找,找什么呀?”

    “找人。”

    林枫冷声吐出这两个字,说道:“他迷路了,你们找到他把他送出去。”

    说罢挂了电话,又换了衣服匆匆出门了。

    云湖小区很大,因为这里面都是独栋别墅,业主要的就是环境清幽不被打扰,所以每栋别墅都带一个独立的花园,并且两栋别墅之间距离至少有五百米。林枫家住在23号,算是小区的中间地带,离前门不近,离后门也(挺ting)远,不管从哪个门出都得走(挺ting)长一段路。

    小区不让外来车辆进入,因为住在这里的人家里至少有一个车库停满了很多人奋斗一生都买不起的车,像刚刚司机师傅说的那样,万一磕着碰着了,谁来当这个冤大头?

    所以李玉成走了很久都没看到一辆可以招手的车,唯一碰到一辆愿意停下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忙的车,偏偏里面又只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再看驾驶座上那司机警惕的神色,李玉成只好摇了摇头拒绝了。不忍看到小姑娘失望的样子,所以他又问了一句:“请问小区门口怎么走?”

    小姑娘立刻朝他来时的方向一指道:“在那边哦。”

    李玉成:“……”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指指前方道,“前面出不去吗?”

    小姑娘摇摇头道:“前面是住宅区呀。”

    “那你不是从那边过来吗?”

    小姑娘笑道:“我吗?我是去找我同学玩了,她家也住这个小区。”

    李玉成:“……”对不起,打扰了,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他竟不知道,原来在同一个小区串门还得坐车的。

    司机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仿佛李玉成再不自觉走开就要打电话叫保安了,所以他对小姑娘道了谢,又推着箱子走上自己刚刚走过的路。

    沿着刚刚的路又走了一两公里,还是没有看到小区门口,而且李玉成发现周围的环境对自己来说似乎有些陌生,他挠了挠头有些困惑,就算自己刚刚走反了,现在倒回来,也应该走到林枫家了呀,怎么他感觉自己没来过这儿呢?

    李玉成想找个人问一下,但路过的车都开得飞快,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至于路过的行人,不好意思,他暂时还没有遇到。

    李玉成脸上刚刚被揍的地方隐隐作痛,连走了好几公里却仿佛离小区门口越来越远让他心里烦躁,跑来跑去的都是私家车更让他恼怒,他忍不住骂道:“((操cao)cao)!这哪个傻((逼))玩意儿设计的破小区,妈的!连个指示牌都没有!”

    小区设计者表示很冤枉,小区里的路线每家的司机在任职前就经过培训牢牢的记在脑子里了的,他设计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不是司机的人徒步在小区里寻找出口。

    李玉成刚发泄完自己心中的不满,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他:“阿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