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你怎么不懂
    李玉成因为他这话愣了一下,这时有个人声在楼道里喊:“谁要开锁来着?”

    林枫应了一声:“等一下。”然后对李玉成道,“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回宿舍吧。”然后朝204走去。

    李玉成跟了出去,这才知道来的是学校门口的开锁匠,正在那儿鼓捣他们的门锁呢。等门开了,李玉成才问道:“你叫他来的。”

    “嗯。”

    李玉成皱眉道:“干嘛叫开锁的来?”

    林枫对于这个白痴问题居然也有问必答:“因为没带钥匙。”

    李玉成惊讶道:“你居然也忘带钥匙了?”

    林枫瞥了他一眼,心说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放假那天他催着自己去商场,自己也不会回家了才想起来没带钥匙。

    李玉成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的,说道:“你看我干嘛?”

    “没什么,你还不去拿东西?”

    “哦,对。”

    李玉成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回宿舍来,林枫已经铺好了(床chuang)单和被罩,李玉成对(套tao)被罩不在行,把被子整个塞进去后揉成了一团,林枫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道:“我帮你吧。”

    李玉成有点健忘,当然只是针对林枫。具体就表现在即使两人刚刚才吵完架,但只要林枫主动跟他说话,他也瞬间就忘了两人吵架的事(情qing)和对方搭话。刚刚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严肃的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这个缺点,下决心要努力改正,所以林枫说完后他面无表(情qing)地拒绝道:“不用了。”

    林枫最多也就能主动到开口要求帮忙,但被对方拒绝后还主动的事(情qing)他没做过,因为他一般不会主动给别人拒绝自己的机会,所以只“哦”了一声后不说话了。

    突然从天而降一团被子,他抬头看去,李玉成臭着一张脸道:“给你。”

    林枫笑了一下,接过来给他(套tao)好被罩又叠好了,这才抱给他,李玉成还是拉着脸不(情qing)不愿地说道:“谢了。”

    “嗯。”

    晚上邬珩他们回来之后,李玉成特地过去道了谢,顺便把钥匙还回去。邬珩笑道:“不用谢,就是顺便的事。”

    李玉成又说了几句就要回宿舍,童阳倚着门,戏谑道:“啧啧,这是家里人回来了,迫不及待赶着回家呢?”

    邬珩忍不住笑了,李玉成回头瞪他一眼道:“我这是给你和你家里人腾地方呢!”

    说罢重重一哼走了,邬珩猛地一掌拍在童阳脑袋上,气道:“你跟他说什么了?”

    童阳觉得冤枉:“我什么都没说啊!”

    邬珩一甩手进屋,说道:“今天你自己睡!”

    童阳:“……”他招谁惹谁了?

    今晚的204很安静,以往只要有李玉成在,那宿舍里难得有安静的时候,因为哪怕跟他同处一室的是一个小时只说一个“嗯”字的林枫,他也能自己抛梗自己接梗的说下去。之前林枫一直很疑惑他是怎么做到的,同时忍不住扶额叹息,叹息他怎么每天都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但今天李玉成很安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就安安静静地待在(床chuang)上写东西,林枫这段时间很忙,和之前兼职的公司解了约,他准备自己开一间投资理财咨询的工作室,正忙着前期的各种准备工作。所以他其实很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李玉成今天给了他,他却觉得浑(身shen)的不自在。

    他时不时的借着找东西的名义偏一下头,拿余光看李玉成都在做什么,每次都看到李玉成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在干嘛?”

    “我吗?”李玉成确认了一下他问的确实是自己,头也不抬地回道,“豆子过两天要交篇论文,我帮她写呢。”

    “豆子?”

    “嗯。”

    “哦。”

    “嗯,”

    林枫觉得李玉成变了,之前如果自己对他说的话表达疑问或是表示有兴趣的话,他会滔滔不绝地往下讲,但今天自己表现得很明显了,但李玉成也并没有要对自己介绍这位“豆子”,或者解释一下为什么对写论文深恶痛绝的他会为这位“豆子”同学写论文。

    李玉成闭紧了嘴,以免积攒了一晚上的话从喉头“叭叭叭”往外冒,同时心里咆哮道:你倒是继续往下问啊!

    两人经历了一番你不问我不说的境况,彼此都觉得无趣,沉默了一会儿又各自做各自的事(情qing)了。

    直到洗漱的时候,李玉成因为在心里腹诽着林枫知难而退的不良品质,手上用力过度,碰到了昨天被打的左脸。猝不及防的疼痛让他“嗷”了一嗓子,林枫刚洗完澡在擦头发,听到他的惨叫,忙几步过去关切道:“怎么了?”

    “没事,”李玉成摆摆手道,“脸没消肿,不小心碰到了而已。”

    林枫这才想起昨天看到他时他脸上的青紫,蹙眉问道:“你昨天跟人打架了?”

    “嗯。”

    “跟谁?”

    “没谁,一个傻((逼))!”

    林枫把他昨天的经历大致捋了一遍,又想起早上回来时保安看见自己时有些心虚的眼神,问道:“是小区保安?”

    李玉成听他提到这事就来气,闷声道:“跟你没关系。”

    林枫却不依不饶道:“他为什么打你?你们起冲突了?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

    李玉成被他问得烦,拿毛巾胡乱擦了擦脸,没好气道:“都跟你说了没关系,我跟谁打架为什么打架有没有地方受伤跟你有什么关系?问问问,你烦不烦?”越说越来气,“这会儿知道问东问西了,早干嘛去了?昨天撵我走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受伤了呢?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

    是啊,有什么用?他兴冲冲地去找他,却被人拦住打了一架。好不容易见到了他,这人却连一句关心都没有,而是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仿佛他的出现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现在再来说这些,有什么用?

    林枫却跟他较真,说道:“我什么时候撵你走了?”明明是他自己甩手走人的,甚至都不听自己说一句。

    李玉成对他这种做了错事却不承认的行为十分气愤,说道:“好,你没撵我走,是我自己不识抬举跑到你面前碍你的眼,我自己察觉到了我的错误主动走的行了吧?让开!”

    李玉成要出去,林枫却堵在门口不让他走,李玉成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林枫说道:“阿成,昨天的事,我……”

    李玉成等着他的下文,但林枫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我没有故意要赶你走的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会突然在我家门口,一时有些惊讶而已,抱歉。”

    李玉成又等了一会儿,见林枫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了,便问:“然后呢?”

    林枫又费力地想了一会儿,说道:“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李玉成看了他良久,说道:“好。”

    林枫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笑道:“真的?”

    李玉成“噗”一声笑道:“废话,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能不能让让,我要出去。”

    “好。”

    两人昨天的冲突好像以林枫的道歉和李玉成的原谅为终结,这件事似乎就此翻篇,但李玉成知道,并没有。

    李玉成很感动,对,就是感动。和林枫认识一年半了,虽然对他的私事和过去不了解,但对他的(性xing)格却摸得门儿清。

    林枫(性xing)格冷淡,不(爱ai)和别人打交道,不是因为他成绩优秀看不起别人,而是因为嫌麻烦。他觉得交朋友麻烦,维持人际关系麻烦,和人打交道麻烦,甚至可以的话,他都不愿意跟人说话,因为说话也很麻烦。

    所以即使林枫长得帅气成绩优异运动能力又好,还有笔记这么个明晃晃的(诱you)惑在,几乎是学校风云人物的必备条件都有了,但林枫的朋友却很少。

    因为朋友少,自然也很难发生什么朋友之间的冲突,以林枫的(性xing)格,更加不会做主动道歉请求对方原谅的这种事(情qing)。至少在李玉成的有限认知里,这是林枫第一次主动道歉,这说明,他其实是在乎李玉成的,至少李玉成对他并不是可有可无无比有好的存在,在他眼里,李玉成是他的朋友。

    所以,李玉成听到他对自己道歉,请求自己不要生气的时候,李玉成很感动,真的很感动。但他要的,不是这种感动。

    李玉成躺在(床chuang)上大睁着眼,回忆自己和林枫认识以来的心路历程。最开始的讨厌,了解之后的欣赏,熟悉之后的喜欢粘着他,后来因为他认识肖烈比自己早而不高兴,因为他和别人关系好而生气,因为自己对他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而伤心。

    现在他有些看不懂自己,他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不高兴,要生气,要难过。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立场来不高兴,生气和难过。

    他心底长叹一声,心说:林枫,你怎么就不懂呢?

    林枫也没睡着,同样睁着眼睛看着(床chuang)板,心说:阿成明明说好不生气了,可他为什么总有种他还在生气,并且很严重的感觉?

    两人各自长叹一声,同时翻了个(身shen)。

    李玉成怪林枫不懂,林枫也确实不懂,但李玉成,他又何尝懂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