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你是不一样的
    李玉成下午打完球回来,在楼梯上碰到了往下搬箱子的童阳,打招呼道:“哥,这就搬出去了?”

    童阳今天心(情qing)好,没有对他白眼相向,而是“嗯”了一声,李玉成又随口问了一句:“那你们住哪儿啊?”

    童阳立刻一脸警惕道:“你要干什么?”

    李玉成说道:“不干什么,就关心关心你们啊。狂沙文学网 ”

    童阳冷笑一声道:“不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李玉成:“……”那你倒是说说,他打什么主意了?

    童阳斜睨他一眼道:“我是不会告诉你我们住哪儿让你再去蹭吃蹭喝蹭睡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罢撞了李玉成一下走了,还嘀嘀咕咕道:“什么都想蹭,不要脸!”

    李玉成:“……”

    他上去的时候,看到邬珩正站在他们宿舍门口,喊了一声:“哥,有事吗?”

    邬珩看到是他,说道:“你回来得正好,我刚要敲你们的门呢。”

    李玉成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寝没人,他们都出去了。是有什么事吗?”

    邬珩示意他跟自己到寝室,说道:“我这儿有几本书,之前跟林枫说好了毕业给他的,他不在的话,你帮他拿回去吧。”

    “哦,好。”

    李玉成随便翻了几本,发现都是些没看过的,便疑惑道:“这都是些什么?”

    邬珩笑了笑道:“你们将来用得着的。”

    等把书拿回宿舍,李玉成又来帮邬珩他们搬东西,邬珩不让他楼上楼下干苦力,而是让他帮自己在屋里收拾东西,气得童阳指着他鼻子骂:“合着我就该楼上楼下跑,累死活该是吧?”

    邬珩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不乐意啊?那我自己来好了。”

    说着去抱一个装满了书的箱子,童阳一把夺过来,没好气道:“给我好好待着!”

    然后气呼呼走了。

    李玉成一边帮忙收拾东西,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哥,你和童哥关系很好啊?”

    邬珩笑了一下道:“是,他缠人得厉害,烦死了。”

    嘴里说着烦人,眼底却是一片温柔。李玉成却没注意这个,“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们和林枫关系也(挺ting)好的?”

    邬珩斜他一眼,促狭一笑道:“这才是你想问的吧?”

    李玉成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目光到处乱转道:“不是,我就随便问问,不方便可以不用说,也没什么的。”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邬珩说道,“我和林枫高中是一个学校的,他家和阳阳家里认识,两人从小就认识了。”

    李玉成又问:“那你们关系应该(挺ting)好的吧?”

    “还算不错吧,但你到底要问什么?”

    李玉成直截了当地问道:“那他和唐婉……”

    邬珩疑惑地看他一眼,说道:“唐婉怎么了?”

    李玉成脑子一转,想着这也算是唐婉的一个心事,不说邬珩他们不知道了,就是林枫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他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好奇,林枫和唐婉不是兄妹嘛,怎么在学校表现得跟不认识对方似的。”

    邬珩耸了耸肩道:“这我不清楚,但据我所知,他们俩关系好像一直不太好。”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邬珩疑惑道:“嗯?知道什么?”

    “他和唐婉是兄妹。”

    “有一次去阳阳家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阳阳告诉我的。”

    李玉成追问一句:“不是林枫跟你说的?”

    “当然不是啊,”邬珩笑,“他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李玉成也跟着笑,小声道:“不是他说的就好。”

    邬珩突然问他:“听说你跟林枫打了一架?”

    李玉成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知道他说的是哪件事后,哭笑不得道:“哥,那都一个月以前的事了,你家是刚通网吗?”

    邬珩有些尴尬,说道:“不好意思啊,一直想着问你,结果公司太忙给忘了。”

    李玉成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介意,邬珩又说道:“为什么打架?”

    李玉成漫不经心地回道:“也没什么,就是起了几句冲突而已,再加上那两天心(情qing)不好,就打了一架。”

    邬珩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其实你是在生气对吧?”

    “嗯?生气什么?”

    “生气他和唐婉的关系是从我们这里得知的,生气林枫没有告诉你关于他的事(情qing),生气他把你当成外人?”

    李玉成有种被人看穿心思的尴尬,慌忙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我没有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说就不说呗,我又不是……”

    “我也生气。”

    邬珩四个字打断了李玉成语无伦次的解释,李玉成看着他,邬珩说道:“之前阳阳也有事(情qing)瞒着我,我也跟他生气,也跟他打了一架。当时打得比你们厉害多了,我和他在医院躺了好几天。”

    邬珩说着就忍不住笑,李玉成有些惊讶,待人接物都如此温和的邬珩,原来也会因为对方瞒着自己而生气,还跟童阳打架?

    邬珩看他目瞪口呆的样子,说道:“怎么,对我跟阳阳打过架很吃惊吗?”

    李玉成诚实的点了点头,邬珩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挺ting)惊讶的,当时知道真相后一个劲的跟自己说要冷静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但一看到阳阳就完全忍不住,就想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有事瞒着自己!”

    李玉成没说话,邬珩继续说道:“所以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你最好的朋友有事(情qing)瞒着你,你应该生气,因为这真的很气人啊!”

    李玉成塌了肩膀,往椅子上一坐,沮丧道:“是吧?明明就是那么好的朋友,但他偏偏什么都不说,关于他的所有事(情qing),你只能自己去想自己去猜,甚至,还需要从别人嘴里才能得知。哥,你说得对,我是很生气,但我更多的却是难过,难过我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但他却不是。难过其实他并不像在乎其他朋友那样在乎我这个朋友。难过我对他来说,是不值得托付秘密的,这种感觉,真的很无力啊!”

    李玉成说完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这些话他憋在心里好久了,但一直找不到机会说出来。跟林枫当然不可能说,艾黎和张英牧又是两个老大粗,现在也没发现他们俩之间的不对劲,至于其他人,就更没有说的必要了。现在好不容易在邬珩面前说了出来,他便忍不住要把心底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邬珩听他说完,又看看他沮丧的表(情qing),突然“噗”一声笑了。李玉成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心说自己心(情qing)这么不好,这人还能笑得出来,早知道就不跟他说了。

    但邬珩却越笑越开心,在李玉成气得拂袖而走之前,他说道:“阿成,你真的不懂林枫啊。”

    李玉成更恼怒了,这人什么意思,合着还是自己的错了?

    邬珩说道:“阿成,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对林枫来说,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李玉成没好气道:“我当然知道!不就是你们比我更重要嘛,孙子他才让你们知道不让我知道的。我明白,我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室友而已,和你们当然不能比,不用一直提醒我!”

    看李玉成越说越生气,邬珩摇了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李玉成怒气冲冲道:“那你什么意思?”

    “或许,是因为你更重要,所以才不告诉你呢?”

    李玉成没听明白,但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情qing)绪有些过激,至少他没理由也没机场冲邬珩发火。所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qing),但还是蹙眉道:“什么意思?”

    邬珩说道:“也许林枫是不想让你知道他那些不堪的过去,所以才选择不告诉你呢?”

    李玉成还是皱眉:“可我没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堪的!”

    “那只是你认为而已。”

    李玉成愣了一下,邬珩又说道:“你认为没什么,可在林枫看来却不是这样。或许他认为,当你知道这些事(情qing)后,会瞧不起他,会不再愿意跟他做朋友,会……”

    李玉成厉声打断他的话:“我不会!”

    “我知道,”邬珩平静道,“可是林枫不知道。”

    “林枫他既不知道你会怎么看待他的家庭和过去,也不知道在你清楚所有的真相后,还愿不愿意做他你口中所谓的最好的朋友。他不知道,所以他只好选择最稳妥的办法,那就是:什么都不告诉你。”

    “阿成,或许在林枫的眼里,你和我们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我们是林枫的朋友,但是是他可有可无的朋友,我们在,他不会有多高兴;我们不在,他也不见得愿意为我们的离开浪费几秒钟来伤心一下。所以我们知不知道他的秘密,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但你不一样,你对他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至关重要不能或缺的,所以他才杜绝所有可能会让你离开的事(情qing)发生。他因为在乎你,所以才不告诉你。”

    李玉成愣怔了好一会儿,回想着邬珩最后那句话,“他因为在乎你,所以才不告诉你”,所以,他不告诉自己的原因是怕自己知道后瞧不起他,是因为在乎他?

    李玉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是,是吗?他真的有这么在乎我吗?”

    邬珩耸了耸肩道:“或许吧,前面那些话都是我自己的猜测。”

    李玉成:“……”

    他恼怒地瞪了邬珩一眼,不知道不知道,那你说个(屁pi)啊!

    邬珩笑道:“我又不是林枫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要想知道他的想法,你要去问他啊。”

    李玉成有些犹豫,问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