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你真的很八卦
    林枫回宿舍的时候,李玉成异常(热re)(情qing)的和他打了招呼:“回来啦?今天感觉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

    两人这些天都是不冷不淡的,李玉成突然这么(热re)(情qing),林枫一时有些不适应,只“嗯”了一声没有下文了。狂沙文学网 李玉成一点没被打击,说道:“林梦从老家邮了一箱枇杷过来,我给你抢了一把回来。”

    林枫看了一眼道:“谢谢。”

    李玉成又叽叽喳喳说了一堆后,问林枫道:“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林枫想了一下道:“明天下午的课老师串课了,你别忘了。”

    “除了这个呢?”

    林枫犹豫了一下,说道:“没了。”

    李玉成坚持问道:“真的没有吗?你再仔细想想,随便说什么都行,肯定有什么是要跟我说的,你好好想想!”

    林枫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真没了。”

    李玉成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绷着脸道:“没有就算了!”

    睡觉前喝了太多水,李玉成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迷糊着往林枫那儿瞟了一眼,觉得有些不对劲,也没多想就往上爬。爬到一半停住了,又爬下来,在林枫(床chuang)上拍了拍,发现(床chuang)上没人,顿时有些着忙,这人大半夜不睡觉跑哪儿去了?

    李玉成在走廊里转了一圈没看见人,又去一楼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心里冒出一个不安的想法:他不会去找肖烈了吧?

    这个想法刚一冒头,李玉成就气冲冲要上去找人,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停住了,不说林枫去没去,就算他去了,他又凭什么去找他?人家俩竹马竹马半夜闲着没事聊聊天,跟他这么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李玉成沮丧地又回了二楼,踱来踱去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看看林枫是不是在肖烈那儿,走着走着突然停在了最里边常年关闭着防火门的小楼梯间门口。

    李玉成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停在这儿,只是到这儿的时候脚步下意识的就停住了。他伸手推了一下,没推动。又用力推了一下,这次推开了,但马上又退了回来,连连咳嗽着。

    李玉成推开门还没看清有没有人在那儿,就被充盈着整个楼梯间的烟味给呛了回来。他一叠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之后,屏住了呼吸又推开防火门进去了。

    这次李玉成做好了准备,没有像刚刚那样被呛得直往后退,但烟雾敏感的他还是捂住了鼻子小声咳嗽着,眼角都被呛得有些湿润。

    黑暗中,一点火光明明灭灭着,李玉成扇了扇烟,一边咳嗽一边问:“咳咳……老大,是……咳咳咳!是你吗?”

    “嗯。”

    从星火的地方传来低低的一声应答,李玉成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看到一楼和二楼楼梯平台靠窗户那儿立着一个人影。他捂住鼻子一边咳嗽一边往下走,说道:“咳咳……你不睡觉到这儿来干什么?咳咳……”

    林枫被他咳得有些心烦,猛地开了窗户让风吹进来。现在正是夏夜,他们宿舍楼后面是一块大空地,窗户一打开,风呼啸着吹进来,空气是流通了没错,烟味也没有之前那么呛人了。但猛地一阵凉风吹进来,让只穿了一件背心出来的李玉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玉成走到林枫旁边,先对着窗户猛吸了几口气,让嗓子好受了一点,然后才转过(身shen)和林枫并肩站着,又问道:“老大,你在这儿干什么?”

    林枫摇了摇头,早在李玉成下来的时候他就掐灭了烟。烟抽得有点多,他重重地清了清嗓子,还是有点沙哑道:“睡不着,出来透透气。”

    李玉成偏头看了看,窗台上有一个一次(性xing)水杯,里面堆满了烟头,李玉成蹙眉道:“透气?透气你抽这么多烟?你这是透气来了还是得肺结核来了?”

    林枫没搭理这茬,说道:“回去了。”

    走了两步后,发现李玉成没跟上来,说道:“走啊。”

    李玉成双手抱(胸xiong),原地不动道:“我不走,我也透透气,咳咳!”

    林枫说道:“阿成别闹,回去了。”

    李玉成这下动了,不过不是往上走,而是双手撑着窗台做了上去,倚在窗框上道:“你要回去你回去吧,反正我不走。”

    林枫冷了声音道:“你要干嘛?”

    李玉成回道:“透气啊,咳咳!”

    两人都没再说话,楼梯间的烟雾散得不是特别干净,呛得李玉成时不时咳嗽一声。他又穿得薄,搓着胳膊低声骂:“((操cao)cao)!真他娘的有点冷。”

    最后林枫脱了出来时带着的一件薄外(套tao),往李玉成(身shen)上一扔道:“穿上。”

    李玉成拿在手里道:“那你呢?”

    “我回去了。”

    说完真的走了。李玉成在黑暗中看着他的(身shen)影上去,又看着他开防火门走出去,一边穿外(套tao)一边在心里数数:一,二,三。

    “三”字话音刚落,防火门吱呀一声响了,林枫站在门口,走廊的灯照在他脸上,虽然他脸是(阴yin)沉沉的,李玉成却忍不住笑。

    林枫一言不发地走下来,李玉成语音带笑的说:“不是要回去吗?”

    林枫没吭声,李玉成往旁边挪了一下,拍拍自己刚刚坐的地方,说道:“上来吧。”见林枫不动,又补充道,“放心吧,我都给你坐干净了,没灰的。”

    林枫大概是自暴自弃了,刚刚抽了那么多的烟,此刻也不管脏不脏了,手一撑坐在了李玉成旁边。李玉成问道:“你把外(套tao)给我了,你冷不冷?”

    林枫摇了摇头,李玉成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又各自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是李玉成先开口道:“林枫,你真的打算什么都不跟我说吗?”

    林枫没什么感(情qing)地回道:“说什么?”

    李玉成耸了耸肩道:“随便啊,你想说什么都行,比如你今天吃了什么,去做了什么,或者说说哪个同学的坏话,都可以啊。”

    林枫瞥他一眼道:“有意义吗?”

    李玉成摇了摇头道:“好像是没有。”

    林枫哼笑一声,李玉成又说道:“可朋友,不就是用来彼此交流一些没有意义的废话,和不太重要的琐事的吗?”

    这次林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你知不知道?”

    “嗯?”

    “你真的很八卦!”

    李玉成:“……”

    “哈哈哈!”

    两人挨得很近,林枫一转头就看见李玉成憋屈的表(情qing),忍不住一阵笑,李玉成忙捂住他的嘴道:“嘘!大哥,现在是半夜一点,你笑这么大声,想闹鬼是不是!”

    林枫眼底都是笑,平时总是淡漠的一双眼里,此刻却满是笑意,就那么看着李玉成。李玉成被看得心脏砰砰直跳,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用力吞了吞口水,也一眨不眨地看着林枫。

    林枫把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嫌弃道:“洗手没有?”

    李玉成逗林枫:“刚刚上厕所忘了洗手,嘿嘿。”

    林枫微微一笑道:“信不信我把你推下去?”

    李玉成连忙告饶:“开玩笑开玩笑!”

    两人嬉笑了一番,林枫突然开口道:“我准备开个工作室,专门做投资理财咨询的,这几天一直在忙这件事。”

    李玉成“哦”了一声,说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开学。”

    “那你现在才告诉我。”

    李玉成说话的语气淡淡的,好像并不在意,但他知道,他心里早就翻江倒海地咆哮了:开学就有这个打算了你到现在才告诉我?还是我一个劲的((逼))问才说的,是不是我不问你就不说了?非要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你要不说咱俩就同归于尽你才愿意坦白是吧?林枫,我还是不是你的朋友?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

    “之前一直都在准备中,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林枫这算是解释了,李玉成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突然问道:“肖烈知道吗?”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又问:“童阳他们也知道?”

    再次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李玉成刚刚消散的那点难受劲又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好比站在海边,一大朵浪花猛地打在他(身shen)上,砸得他有些喘不过气,只顾着冷笑了一声。

    等他好不容易能说出话了,立刻说道:“那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林枫:“???”不是他让自己说的吗?

    李玉成怒道:“反正我不过就是你的一个点头之交的同学而已,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又不能帮你什么忙,说了跟没说一个样。你别在这儿跟我浪费时间了,还是去找你那些更重要的朋友吧!”

    林枫有些摸不着头脑,刚刚他不说的时候他生气,现在自己说了,可他还是生气,而且似乎更生气了,这是为什么?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林枫敏锐的抓住了李玉成的那句“我又不能帮你什么忙”,朦朦胧胧地觉得李玉成大概是误以为自己不告诉他是因为他不能帮自己的忙。为了打消李玉成这个想法,也为了缓和一下对方的怒火,他立刻开口道:“阿成,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不出所料,李玉成听到这话立刻火气降了一半,说道:“借钱?”

    “嗯,”林枫用尽量诚恳的语气道,“我来工作室还需要一笔钱,你能借给我吗?毕业前肯定还你。”

    李玉成想也没想就拍(胸xiong)脯保证道:“没问题!你要多少都行!”

    自己撒的谎,要尽力圆回来,林枫艰难道:“那……借我五万块行不行?”

    “没问题!”

    李玉成一口答应了,然后脑子一转道:“不过我不用你还。”

    “嗯?”

    “你给我点股份,就当我投资了,怎么样?”

    林枫:“……没问题。”

    就这么愉快的商量好了借钱的事后,李玉成一下子忘掉了不高兴,忘了自己刚刚还因为肖烈他们比自己先知道而生气,乐呵呵道:“走吧,回去睡觉。”

    林枫没动,在李玉成跳下窗台走上第一级楼梯的时候,他说道:“唐婉是我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