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你走吧
    李玉成那天晚上跟着艾黎去了他家,趁艾黎不注意,在他家翻箱倒柜地喝了好几瓶酒,醉了之后吵着闹着要去阳台上吹风。艾黎拦不住他,好不容易才把人拽进来给折腾到(床chuang)上去了,他这才满心怨怼地给林枫打了个电话。

    本来他是准备跟林枫好好抱怨一通,谁知道他只说了句“老幺在我这儿”,林枫回了句“知道了”就挂了,弄得艾黎十分惊讶:林枫什么时候对李玉成这么漠不关心了?

    他不信这个邪,又给林枫打了个电话,这次他直接进入主题,从李玉成到处翻酒柜开始说起,一直说到把他拽上(床chuang),问道:“你什么时候来把他接走?”

    林枫冷淡地回道:“他醒了自己会走,不用人接。”

    艾黎:“……”这还是那个之前李玉成在他家留宿了一次半夜来把人接走的那个林枫吗?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想起刚刚李玉成进行到一半的告白,说道:“老大,刚刚老幺表白……”

    “跟我没关系。”他只说了这么几个字就被林枫打断了,如果说林枫刚刚说话还只是漠不关心的语气的话,现在就纯粹是冷漠了,甚至带着几分厌恶感,说道,“他喜欢谁是他的事(情qing),跟我无关,以后别再跟我提这件事。”

    之后挂了电话彻底关机,艾黎拿着手机久久不能平静,心说难道自己猜错了,林枫对李玉成好,只是因为他俩是朋友,不是因为喜欢李玉成?可是不对啊,他和林枫也是朋友,怎么从来没见林枫对他好过呢?帮着李玉成欺负他就算了,最近又帮上了薛清亦那个老流氓!可他要是喜欢,为什么要在李玉成告白到一半的时候走人,现在又是这种语气?

    艾黎思考了整整一个洗澡的时间,也没得出个确切的答案来,于是决定上(床chuang)睡觉,算了,男人的心思太难猜,他不猜了。只是……他对着睡梦中还皱着眉头的李玉成默默说了声抱歉,似乎是自己判断错误了。

    一夜宿醉,李玉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刚一睁眼就觉得脑袋似乎要炸开了,忙又闭上眼试图再次入梦。

    但头痛(欲yu)裂的感觉仍旧伴随着他,他眉毛鼻子皱成一团地用力拍了拍脑门,用其他地方的疼痛来转移注意力,然后目光在房里打量了一圈,这才发现自己在艾黎家里。

    他伸手摸到艾黎给他放在(床chuang)头柜的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他裹在被子里像只大虫一般一点一点朝插着充电器的(床chuang)那头挪去。手机一充电刚开机,就嗡嗡响个不停,都是元旦快乐的祝福短信。

    几乎认识的每一个人都给他群发了,就连艾黎也给他转发了一条,唯独没有那个人的。

    艾黎除了给他发了条复制粘贴的元旦快乐外,又给他发了条消息,嘱咐他冰箱里有清醒汤,让他醒了记得(热re)着喝了,饿了自己点外卖吃,他得晚上打烊了才能回来。

    李玉成懒得动弹,手指停在置顶聊天那一栏好半天,犹豫着要不要假装是群发消息也说一声“元旦快乐”。但想到昨天话没说完就转(身shen)的人,以及那一地的玫瑰花瓣,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艾黎晚上回家才发现李玉成既没有喝醒酒汤也没有点外卖,气得他直翻白眼,随便把醒酒汤(热re)了一下就给李玉成灌下去了。李玉成骂他是不是要谋财害命,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不行,喉咙也跟针扎似的疼,这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感冒了。

    因为感冒和表白未遂的原因,李玉成元旦假期干脆赖在了艾黎家,到上班的时候也让艾黎给林枫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林枫只“嗯”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倒是从刘磊那儿得到消息的林落君吵着要来看他,李玉成好不容易把她劝住了,林落君过几天就考试,可别再这个节骨眼上被自己传染了。

    唐婉从林落君那儿得到消息,也打电话关心了一下,顺便提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qing),刚开了头就被李玉成打断了,他说:“算了吧。”

    唐婉轻笑了一声,说道:“这是放弃了?”

    李玉成摇了摇头,想起对方看不见,又说道:“不是放弃,只是要把它彻底藏起来了。”

    唐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阿成,其实那天晚上……”

    “算了唐婉,我不想再提那天的事了。”

    唐婉想说“即使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你也不想听了吗?”但她几番犹豫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好几次话到嘴边了,不知为何又被她压回了心底,只轻轻“哦”了一声,然后由着李玉成说些别的有的没的。

    挂电话之后,她一个人静默了许久,最后自嘲一笑,心说难怪林枫从小就讨厌她。她这样的人,怎么能不让人讨厌?

    李玉成请了一周的假,期间小蓁给他打了数个电话,名义上是关心他的(身shen)体健康,实际上是威((逼))利(诱you)他赶紧来上班,她要被来找他的那些人烦死了。

    吉娜也给他打了几个电话,委婉地问他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他不在,工作都堆在林枫这儿了,他们也跟着增加了工作量。

    前两人的抱怨李玉成都嗯嗯啊啊的糊弄过去了,后来小张打电话了,直截了当道:“林总说,您再不回来,副总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李玉成立刻拾掇自己往公司去了。

    李玉成请了这么久的假,于(情qing)于理都该去顶头上司那儿报道一下,但两人刚发生了那么尴尬和不愉快的事(情qing),李玉成不太愿意主动去找林枫,所以把这活儿派给了小蓁。

    小蓁冷哼了一声,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不(情qing)不愿地去了,没两分钟回来了,说道:“林总让您亲自去一趟。”

    “我?”

    李玉成有些惊讶的指了指自己,小蓁“嗯”了一声道:“对啊。”

    李玉成有些疑惑,他还以为林枫肯定也不乐意再看见他,没想到这会儿居然主动要求要见自己,这是为什么?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李玉成进林枫办公室前,准备先找吉娜和小张打听一下,但两人都有工作要忙,而且这工作还拜李玉成所赐,自然是对他有些怨怼,所以头也不抬道:“我也不知道。”

    吉娜更是小女生心态,不满(情qing)绪表现得十分明显,把李玉成往旁边一扒拉道:“您能不能往边上挪挪?挡着我光了!”

    李玉成:“……”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他不跟她一般见识!

    他敲门进了林枫办公室,林枫正在打电话,抬手示意他稍等一下,三言两语打发完那人后,林枫问他:“感冒好了?”

    李玉成第一次在林枫办公室感到局促,心想他算是体会到其他人见林枫是什么感觉了,没顾上回林枫的话。

    林枫脸上立刻浮出一丝不悦,决定不寒暄了,直接说道:“b市的子公司马上要成立了,你去负责吧。”

    “哦,好!啊?什么?!!”

    李玉成先是惯(性xing)地应了一声好,然后才反应过来林枫那话,忙问道:“什么意思?”

    林枫说道:“之前我不是说要在b市开一家子公司吗?现在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还缺个总经理负责,你去吧。”

    李玉成又一次惊讶的指了指自己道:“我去?”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问道:“这个‘去039,是多久?”

    林枫没回答多久,而是说道:“你可以住在自己家里,我也会提供员工宿舍,你和你的家人都可以住在宿舍。这边的房租我也会退给你,不会让你……”

    “谁问你这些了?”李玉成一拍桌子打断了林枫的话,朝他吼道,“我是问你,想让我去多久?”

    林枫看着李玉成的眼睛,平静地说道:“你说呢?”

    李玉成默默地和他对视着,然后笑了,说道:“有员工宿舍,还可以拖家带口一起住,又把房租退给我,你这是,让我不要回来了?”

    林枫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李玉成虽然自己猜到了,但亲眼见林枫承认,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他又惊又怒地问道:“为什么?”

    林枫笑了一下道:“你父母都在b市,你应该回去尽尽孝道,况且,你对b市更熟悉,更好发展业务。”

    李玉成冷笑一声道:“那你这是为我考虑了?”

    “也不全是,”林枫耸了耸肩,说道,“一半为你,一半为我自己。”

    “什么意思?”

    林枫收了笑容,目光如电地看着李玉成,说道:“你自己知道。”

    李玉成“呵”了一声,嘲讽道:“你真以为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对你的心思了如指掌?还是你觉得你就有那么大的魅力,我每天二十四小时要拿二十个小时来猜你在想些什么?林枫,”李玉成两手撑在桌子上,压低了(身shen)子,看着林枫一字一句道,“别把你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林枫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暴戾,但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就收敛了自己的(情qing)绪,整个人往后一躺靠在椅背上,皮笑(肉rou)不笑道:“既然你不愿意猜,那我直说好了,在你那天说那些话的时候,你就应该猜到了这个结局。”

    “我当然猜到了,”李玉成也笑,“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狠。”

    “那让你失望了,真是抱歉。”

    “没关系,我一直都知道。”

    两人仿佛初相见的人一般,一句比一句客(套tao),最后李玉成率先结束这场对话,说道:“那我回去收拾东西了。”

    “嗯。”

    李玉成转(身shen)的时候,没看到林枫强压在心底,此刻才有些许表露的哀伤。而林枫也没看见,李玉成垮下来的嘴角,还有那种被人抛弃了的落寞。

    林枫想:既然你觉得勉强,那我放你走好了。

    李玉成想:既然你让我走,那我走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