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凭什么
    他们俩走后,唐梨月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来了一句:“真是…没礼貌!”

    可不是嘛,总在别人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打断别人的话,还凭借一己之力愣是将本该其乐融融的饭局弄得尴尬不已,末了拍拍屁股走人,连句“下次再会”都没说。

    唐梨月越想越觉得生气,李玉成心不在焉道:“他就是这个脾气,没有别的意思的,你别生气,我替他向你道歉。”

    唐梨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干嘛要替他道歉?”还有一句她没问出来,他和那个林枫不是情敌吗?现在她说他情敌的不好,他不是应该附和自己几句?

    李玉成闻言也是一愣,是啊,他干嘛还要替他道歉?不管他再怎样不近人情的冷漠,不管他再怎样让人觉察到不舒适,他身边都已经有了别的人,有了另一个人去代表他,又关他什么事了?

    李玉成觉得心里堵得慌,把盘子里那块牛肉放进嘴里狠狠地嚼了几下然后吞下去,噎得他差点两眼一翻昏过去。

    唐梨月递了杯水给他,说道:“不过我怎么觉得他们俩不像情侣啊?阿成,你确定他俩在一起了吗?”

    李玉成捏着水杯的手指无意识的紧了几分,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弄得唐梨月莫名其妙的,他才一笑道:“没…没弄错。”

    怎么会弄错呢,他亲口说的,又怎么会错呢?

    李玉成和唐梨月结了账往外走,唐梨月老公姜柳风已经开车在门口等着了。唐梨月这次过来是偷偷溜过来的,这会儿也不敢再磨磨蹭蹭的,只是她看着明显情绪低落的李玉成有些为难。

    李玉成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挥挥手笑道:“正好,省得我送你回家了,你快走吧。”

    唐梨月还是有些不放心道:“阿成你……还好吗?”

    李玉成有些好笑的反问道:“我有什么不好的?”

    唐梨月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室友在一起了,他能不能接受?

    所幸李玉成说完就笑了,催促着唐梨月赶紧走,不然待会儿姜柳风怕是要亲自过来拎人了。等唐梨月一转身,他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愣了愣神,这才打车回了家。

    李玉成已经赋闲在家快一个月了,上次几乎可以说是从a市落荒而逃,他本以为他和林枫的联系会就此断裂,却没想到林枫会来b市出差,更没想到他会约自己吃饭。

    本以为不会再有联系的两个人却再次见面,想到刚刚林枫是直接穿着西装过来的,应该是一见完客户就赶了过来,李玉成心里泛起一丝丝甜蜜,但很快这丝甜蜜就被心酸所取代了。

    曾经那么要好的两个人,现在却到了连见面都要靠别人的地步,他还有什么好值得欣喜的?又或者,林枫此举,意义根本不在于见他,而在于他和唐婉两个人同时出现,告诉他,让他放手。告诉他这七年来他一直在强调的那件事情,不属于他的,再怎么努力也没用。

    李玉成回到家的时候他爸妈早已睡了,他蹑手蹑脚的挪到厨房,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然而越是小心越容易犯错,他在喝完水回房间的时候,居然撞到了厨房的玻璃门上,顿时“哗啦啦”一阵响声震耳欲聋,李玉成也僵在了原地。

    回到家的第一周是亲生的,第二周是捡的,第三周是后妈的,第四周……不好意思,你谁呀?

    李玉成现在就处在第四周这样一个爹不疼妈不爱的局面,整天闲在家里无所事事,大半夜才回家,还弄出这么大的响动打扰他爸妈的宝贵睡眠,他都能想象出她妈妈火冒三丈咬牙切齿要把他赶出家门的样子了。

    但过了一会儿他爸妈也没动静,不仅没骂他,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李玉成不确定的又晃了一下玻璃门,还是没动静,他又晃了一下,“砰”的一声,跟着他妈妈的声音响起:“李玉成你皮痒痒是不是?”

    然后他爸爸的声音紧跟着:“诶,我的……书。”

    李玉成这才满意的离开了厨房,来到他爸妈房间门口朗声道:“爸妈,晚安!”

    李玉成爸妈:“……”嗓门这么大,安也被你吵得不安了!

    每日必挨一骂才舒坦的李玉成乐滋滋的回了房间,想了想还是给唐婉发了条信息问他们到了没有。唐婉没有回复,可能是没有看见,李玉成放下手机先去洗了个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唐婉总算回了他三个字:不知道。李玉成懵了一下,不知道?这什么意思?唐婉这次回的快:字面上的意思。

    李玉成急了,一个电话过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婉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听不懂中国话还是看不懂中国字啊?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李玉成:“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俩不是一起的吗?”

    唐婉:“哼!我俩一起的我就应该知道?我又不是专门替你看着他的!”

    李玉成:“那他到底去哪儿了?”

    唐婉冷笑一声道:“这么关心他你自己问他啊,问我干什么。”

    说完不由分说就挂了电话,两人都没注意到一个问题,明明是两个人在对话,但主角却是另一个人,而李玉成甚至忘了关心一下唐婉本人。

    从唐婉那儿得到这个不知道怎么分类的消息,李玉成很快按出一个号码,手指在按上拨号键的前0.01秒移开了,反反复复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触碰到键盘上那颗绿色的按键。

    李玉成有些烦躁的用毛巾把自己的头发擦得乱七八糟,觉得刚刚自己实在是太突兀了。人家连吃饭都用的是自己女朋友的名义,很明显不想再有任何联系,他倒好,说打电话就打电话,有这么直截了当上赶着往前凑的吗?

    等头发不再往下滴水了,李玉成总算想出了一个方法,既然打电话太直接,那发短信会不会婉转一点?应该不会那么招人烦吧?林枫一向是更喜欢别人给他发短信的。李玉成把短信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只保留了五个字:到酒店没有?

    写完之后还是没有发出去,李玉成有些懊恼的把手机扔到一旁,时不时的拿起又放下,终究是没下定决心要不要点击发送,然而手机就在此刻响了起来,时间衔接得恰到好处,就好像……就好像是那边等得不耐烦了主动打过来一样。

    李玉成对自己这个想法发出嘲笑,人家根本就没有在等他,又何来耐不耐烦一说?

    在他自嘲的时候,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李玉成顿时有些懊恼,自己脑子没事那么活跃干什么?想东想西些什么玩意儿?

    但很快电话又响了起来,李玉成刚要接,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自己该用什么语气接这个电话?是他先犯错在先,理该他理亏,但他仗着和对方还有几分熟络恶人先告状,先气哼哼的一走了之。连东西都没收拾就跑回家换了号码,现在要是他语气稍微热情一点的话,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

    在他思考的时候,电话又挂断了,李玉成直想给自己一嘴巴子,管他什么语气呢,他在他面前丢的人还少了?

    李玉成鼓起勇气就要打回去,结果那边锲而不舍的打了过来,于是他立刻怂了,犹犹豫豫在挂断的前一秒接了电话,开口就是凶巴巴的两个字:“干嘛!”

    那边倒是没有生气,只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玉成沉默了,因为他这才想起,他早已经换了号码,正常人看到陌生来电不是应该问一句“你是谁?”结果他倒好,直接来了句“干嘛”,这不是说他早就把对方的号码记熟了,所以看到的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说不定他还一直在等着对方给他打电话呢,这像话吗?

    李玉成好一会儿才来了一句:“听出来的。”

    那边轻笑一声,李玉成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人家都没说话呢你怎么就听出来了?总不能是听呼吸声听出来的吧。

    还好林枫懂得见好就收,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我到酒店了。”

    李玉成还在气头上,气冲冲来了一句:“你到没到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枫压根没听出他的怒火,自顾自道:“咱们明天就回a市了。”

    “爱回不回。”

    “你到家没有?”

    “要你管!”

    “你最近怎么样?新工作还适应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

    其实李玉成没想一直跟他呛声下去,只是听到从他嘴里说出“咱们”两个字莫名的心烦,从前的“咱们”,一定指的是他和林枫,但现在不是了。

    也不知道林枫是哪里来的好脾气,就这么听他怼了自己五分钟,期间居然都没翻脸。但很快他就忍不住了,在李玉成说出第五个“不要你管”时,他揉了揉眉心,无奈道:“阿成,别闹了。”

    李玉成听到这五个字时心狠狠一颤,嗓音几乎有些颤抖的说道:“我没闹!”

    说完再不管其他,几乎是被人追杀般挂了电话,然后把它远远的丢在一边,仿佛手机发射出来的辐射能让他现在就中毒身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