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人为财死
    李玉成说完就后悔了,因为梁佑狰狞一笑,手上力道没控制住,或者干脆说他就是故意的,红糖从开了口的包装袋里争先恐后的奔向了咖啡杯的怀抱。

    梁佑皮笑肉不笑道:“你是不是不喜欢甜的?”

    李玉成忙不迭的点头,就差把那包红糖抢过来塞进嘴里力证自己了,但梁佑就当没看见,又哗啦啦往里倒了几勺咖啡粉。用勺子搅拌均匀后往他面前一推,笑眯眯道:“来吧,李副总。”

    李玉成看着那杯子半晌,再看梁佑那得意的神色,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上来了,硬着头皮拿过来轻抿了一口,想着这样至少还是中毒尚轻还有救,但意外的,

    “嗯,还不错。”

    李玉成砸吧砸吧嘴说道,梁佑的笑容凝固了,然后震惊了,看李玉成的神色不似作伪,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哪个步骤做得不对,抢过杯子猛喝了一口,然后“噗”的一声全数吐了出来。

    李玉成早有准备,闪到一边笑道:“怎么样?”

    梁佑脸上早就不是震惊了,而是一种仿佛见到了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之上的东西而觉得惊恐万分却又十分好奇的扭曲神色,指着李玉成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玉成拿过杯子又轻轻抿了一口,啧啧称赞道:“不得不说啊,梁老板,你近来手艺进展不错啊。不过喝咖啡怎么能像你这么喝呢?要一点一点的小口抿,这样才能品出咖啡的香浓和醇厚,像我这样,嗯~好香!”

    梁佑看着李玉成一脸陶醉的样子,拱手抱拳道:“是在下输了!”

    然后急急忙忙的去漱口,回来的时候李玉成还在小口啜饮着那杯咖啡,他一把夺过来放在桌子上,面无表情道:“喂!你够了啊!”

    李玉成拍开他的手,重新端起来,梁佑黑了脸:“寒碜人也不带这样的!”

    李玉成无语:“你说什么呢?我是真觉得挺好喝的,谁有那闲工夫和胃来寒碜你啊?”

    这下梁佑面容更加扭曲了,实在是不明白这人究竟是怎么把滚烫的可乐里兑上半包红糖和五勺咖啡粉这样的饮料认为是好喝的。他抽了抽嘴角想,大概这人脑子异于常人,味觉也异于常人吧。

    梁佑从柜台里掏出刚刚剩下的原料,推到他面前道:“你喜欢就拿去吧,都给你!”

    “那就多谢了。”

    李玉成毫不客气的把东西一股脑收下了,然后四下打量着咖啡屋。梁佑又躺在躺椅上了,还矫情的找出了条毯子,把自己从头到脚盖了个严严实实。

    李玉成无语道:“空调开到30度,你至于么?”

    梁佑睨了他一眼表示很至于,李玉成“切”一声表示不屑,梁佑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李玉成把那杯咖啡喝完了,一边洗杯子一边道:“过来喝咖啡啊。”

    梁佑点头表示了然,说道:“行,那给钱吧,两百块。”

    李玉成震惊:“就这破咖啡两百块?你怎么不去抢呢?”

    梁佑闲闲的回道:“好歹是我亲手做的,辛苦费总得有吧?”

    李玉成都懒得跟他争辩,就是因为是他亲手做的,所以应该倒给他两百块,毕竟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喝下的。

    “听说有剧组要过来拍戏?”

    梁佑斜他一眼道:“怎么,你要出道?”

    李玉成没理会他的玩笑话,又说道:“是不是真的?”

    梁佑点了点头,李玉成又问道:“那你同意了?”

    “嗯。”

    李玉成顿时急了,绕过吧台来到梁佑面前,由于梁佑是躺着的,他只好蹲在他身边道:“为什么?你不是不希望它商业化的吗?你不是说想要有这样一个桃源?”

    他和梁佑离得不算近,梁佑整个人窝在躺椅里,露出一张脸静静地看着他,忽然猛地起身,李玉成下意识往后一躲,梁佑动作更快的按住了他,在离他一拳头的地方顿住了。

    两人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彼此,李玉成还没反应过来梁佑这是什么意思,梁佑就先开口了,一字一句的吐露出声:“因为我要赚钱啊。”

    说罢往后一仰又躺回椅子上,重新眯缝着眼开始哼起不知名的歌曲来,李玉成却沉默了。

    大学的时候李玉成经常来,他又是搞金融的,自然知道怎么样能让这家咖啡店实现利益最大化,他提出了好几种方案,结果都被梁佑给否决了。

    李玉成以为梁佑是不想和他合伙,便说道:“这家店的法人是你,到时候所得利益也全部归你,我别的都不要,只要你以后想做投资的时候先考虑我们公司就行了,我们老大很厉害的,你找他绝对不吃亏!”

    梁佑沉了脸色道:“你以为我不同意是怕你分钱?”

    李玉成没说话,他心里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梁佑气笑了,一指大门道:“滚!”

    相交数年,从未听过这个字的李玉成震惊了,然后愤怒了,气汹汹的夺门而出,和梁佑再无联系。

    后来还是梁佑忍不住了,主动给他寄去了一大包咖啡豆,又接二连三的电话轰炸他说研究出了新品让他来试试,还用激将法激塌是不是认输了。

    李玉成当然不会让他得意,不情不愿的来了一趟,梁佑意外的并没有整他,而是给他冲了一杯香醇的咖啡向他赔礼,见李玉成脸色还是不好看,他也只好无奈道:“那你要怎么样?”

    李玉成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磕道:“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建议?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我老大?”说完又苦口婆心道,“我跟你说,我们老大真的很厉害的,在学校的时候他可是年年第一,而且是我们系唯一一个还没有毕业就来公司的学生,连我们老师都……”

    梁佑打断他的话道:“我记得这公司不是也有你一份?”

    李玉成一摆手道:“我那算什么?我就是往里投了几分钱而已,真正厉害的是我们老大,他才是真正的……”

    “少年天才金手指点石成金金融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未来的金融扛把子对吧?”

    李玉成神色古怪:“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梁佑也知道他要说什么,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道:“这些话你说了不下八百遍了,我有脑子好吗?”

    李玉成哼了一声道:“既然你都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同意?”

    梁佑反问道:“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同意?”

    李玉成理所当然道:“赚钱啊。”

    “可是我不缺钱啊。”

    “……”

    这话让他怎么接?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还从未遇到有人说自己不缺钱过,哪怕是那些腰缠万贯有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的人,也总想找他们再赚足一辈子。

    梁佑笑了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欠揍?”

    李玉成诚实的点了点头,梁佑耸肩道:“没办法,我确实不缺钱啊,而且,”他看了看店内看似随意其实处处都有心机的装潢,说道,“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人们来,是因为自己想来,不是因为其他的外界因素;人们在这里,可以真的得到安静和放松,而不是可以制造出来的宁静。”

    顿了顿,他笑道:“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是真的桃源,而不是人们口中的桃源。”

    李玉成静默了许久,朝他笑了一下走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和梁佑提过这件事情,来到这里也只是发呆或者和他斗嘴,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把生意上的一大堆事情带到这里来。

    但就是这样一个在他心里可以抛掉一切烦恼的地方,现在却要成为影视剧的拍摄地点了;这样一个说他不缺钱只是想让一个世外桃源真正存在的人,却要因为在他眼中可有可无的东西而亲自把它毁掉。

    梁佑还躺在那里哼着歌,仿佛什么都没变的样子,但李玉成知道变了,至少这里,以后再也不会是他心烦意乱要为自己找理由找借口坚持下去时会来的地方了。

    李玉成突然觉得愤怒,他一把揪住梁佑的衣领就要挥拳相向。梁佑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平静的看着他道:“你觉得愤怒?想打我?呵,凭什么?”

    李玉成的动作僵住了,是啊,凭什么?他自己也说过,这家店的法人是梁佑,那自然是人家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别说只是作为拍摄场地出租了,就是把它做成旅游景点他也没有立场去指责他。

    再说了,即使赚得盆满钵满也还想再赚一笔不是人类的天性吗?谁都不能免俗,连那些业界大亨也想着怎么让自己赚得更多,更何况他们这种小人物?

    但李玉成还是觉得生气,他从来不否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说法,他也没有那么高尚的觉得钱财乃身外之物,他更没有想那么圣母的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要求梁佑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保留着这间咖啡店。

    他生气只是因为,这个人曾经那么坚决的拒绝了自己,那么坚定的想要不忘初心,甚至在当初那么困难的时候都没想过要放弃,可是现在,明明一切都好,他却要放弃了。

    李玉成放开了梁佑,捏成拳的手紧了又紧,冷声道:“你说得对,随便你。”

    说完就要走,但只走出两步又顿住了,说道:“我的那些东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