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回家
    等到林枫慢悠悠的在办公椅上坐下,他才继续开口道:“他们干嘛还叫我副总?”

    “我有说过要解雇你吗?”

    “可是我已经没有股份了,副总的位置,现在不应该是她的吗?”

    “谁说副总一定要有股份了?”

    “那我怎么又成了到b市出差了?”

    “副总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不需要有个理由吗?”

    “可是我……”

    “没有什么可是,你要是有时间在我这儿耗着,还不如去处理一下你办公室那一堆文件。”

    就这样,李玉成气汹汹的来,没说两句话又被赶出了总经理办公室,一打开门,就对上助理小张和秘书吉娜那八卦的眼神和明显失望的表情。

    李玉成瞪了他们一眼,以为他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吗?小张和吉娜对着他讪讪的一笑,各自拿起桌上的文件,却止不住脸上那一副好戏没看够的遗憾。李玉成觉得应该让他们知道,他这个副总可不是能让他们随便看笑话的,于是他转头对着林枫道:“你的助理和秘书都这么闲吗?”

    林枫不置可否,他又开口道:“既然他们这么闲,我那儿正好缺人,把小张借我用一下。”

    林枫又点点头,他开心就好,借个人而已,反正他还有吉娜。得到领导首肯的李玉成,拽着不住哀嚎着“不要啊,救命”的小张往自己办公室走去。吉娜在后面有些不忍直视,她怎么感觉刚刚的李副总像古代强抢良家妇女的恶霸少爷,而林总,就是那个宠溺他的大靠山?

    林枫看着对着两人离去的方向不断吞口水的吉娜,淡淡开口道:“怎么,舍不得?你也可以去帮忙。”

    吉娜赶忙拿起桌上的文件装出一副我很忙的样子,在这个快要零下的天气里,她宁愿待在面瘫一般的林总身边,也不要去和那个和你称兄道弟,却让你在寒冬腊月里上蹿下跳的李副总打交道。

    小张左手提着一大包可乐,右手提着一大袋炸鸡,心里的委屈就如翻江倒海一般,想他堂堂一个总经理助理,老总身边的红人,在公司里那可是一人之下,哦不对,两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人物,今天居然沦落到出来给公司那帮臭小子们买吃的,还是在这么一个寒风刺骨的天气里。

    他握了握自己那双已经被风吹得快要没有知觉的手,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李副总是林总心里重要的人,他,惹不起。

    林枫听着小张对着吉娜的抱怨,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得力助手,在谈判桌上一分便宜都不给对方,连对手公司老总都忌惮几分的人,居然被他派去买炸鸡和可乐,他真以为他手底下的人都这么闲吗?

    一整天林枫和李玉成都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个忙着收拾自己的那些“东西”,一个忙着应付公司的各色人等。

    也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消息,说林总今天心情颇好有求必应,于是公司里前两天因为林枫的黑脸而不敢说话的众人排队来刷存在感了。

    要请假的,工作不合格要求改写的,遇到客户太刁钻解决不了的,通通来找林枫了。而林枫也确实是和小道消息中的一样,虽然还是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但就是让人感觉到他心情很好,十分好。

    那个请假说去参加前女友婚礼的,林总批准了,还问他需不需要带个女朋友去撑场子,公司员工随便挑;那个报告写了四五次都没通过的,林总看了之后皱了皱眉,但没像前几次那样直接扔了文件,而是细心指出了哪两个地方还需要改进,说完之后还温声鼓励道:“你辛苦了。”

    那个和客户死磕了快一个月,还是没说服客户使公司利益最大化的,林总没有冷着声骂他废物,而是给他发了个名为《读懂客户心理的一百个小诀窍》的文件,让他好好看,看完了有不明白的地方再问他。那人看到作者那栏写着大大的“李玉成”三个字时顿时了然。

    总之,今天三木公司里是百家欢喜一家愁,下午下班时间一到,公司的人都三三两两的走出公司大楼,一边议论着他们老总今天的反常,探讨着背后的原因,一边祈祷让这样的日子持续得更久一些。

    而副总办公室里,李玉成正在不断的骂着他的顶头上司,林枫。这个该死的林枫,既然没有解雇他,为什么直到昨天天才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收拾东西,害他今天被办公室里堆积如山的文件压得直不起腰来,连午饭都是随便扒了几口。虽然嘴里不住骂着林枫,手上却一刻也不闲着,再闲一下他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就在他手指舞得起劲,嘴上骂得卖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他头也不抬的说了声:“滚!”

    门口的人没有滚,而是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皮鞋踏在地板上,在只有两人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响亮,然而,他并没有停手,更没有住嘴。反正来的人又不会是林枫,至于公司其他人,他好歹也是个副总,总不会有人那么没有眼力价去挑拨公司一二把手之间的关系吧。

    然而头顶却响起一声令他熟悉,但却非常不愿意在此刻听到的声音:“骂舒服了?”

    他勉强把已经出口的“林枫这个混蛋”有始有终的说完了,尽管“混蛋”两个字的分贝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但他依旧一副十分坦然的样子,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假装没有听到那句话,刚刚开口的人也不是他。

    直到他把手里的文件处理完,才抬起头,做出一副惊讶万分的样子道:“你怎么在这儿,什么时候进来的?”

    “在你骂我是混蛋的时候。”

    这个人,怎么一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他都暗示得如此明显了,他就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吗?他有些讪讪的道:“是吗?我都不记得我刚刚说什么了。”

    “我记得,需要帮你回忆一下吗?”

    “不用不用,你怎么还在公司,不是要跟唐婉去吃饭吗?”

    林枫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你知道得倒是挺清楚的。”

    呃,好像比刚刚更尴尬了呢。

    “是刚刚小张过来时说的,我已经狠狠地批评过他了,这小张也真是的,怎么什么都往外面说呢,自己老板的**也说,老大你放心,下次他在告诉我的时候,我一定假装自己是个聋子。”

    看着李玉成瞬间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林枫忍不住同情了小张一把,这三年里,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小张不知出卖了自己多少次,结果临了,却被出卖了个彻底。

    不过,李玉成也不动脑子想想,要是没有他的默认,再给小张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出卖自己老板,但看着眼前之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算了算了,他就不是个聪明人,他也不指望了。

    “还有多少?”

    听到他的问话,李玉成忍不住又想要痛骂他一顿,但人就在眼前,现在他不是股东,只是个领薪水的员工,也就硬生生的忍住了,只是愤怒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朝桌上的文件努了努嘴。

    林枫偏头看过去,好像确实是挺多的,不过这也只能怪他自己,谁让他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连个电话都没有的。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活该。”

    看着李玉成要喷出火的眼睛,他没有再刺激他,而是说:“走吧?”

    “去哪儿?”

    “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可没有剥削员工的爱好。”

    “那这些文件怎么办?”

    “这个不急,反正这两天也不用。”

    不急?不急他刚刚特地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一定要今天看完?感受到身后投来的目光越加灼热,林枫咳了一声,留下一句“我去开车”遁走了,在这个一向爱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面前,他这个老板也还是得悠着点儿。

    坐上车的李玉成仍旧是一脸愤怒,目视前方说道:“送我回酒店。”

    林枫闻言,乖乖的驶上了去酒店的路,李玉成更加生气了,他害得他劳累了一天,难道不应该请他吃顿晚饭吗?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就知道对a市的交通不能抱有太大的幻想,但,林枫不是应该回自己家吗,跟在他身后做什么?李玉成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不会,不会是要在这里讹自己一顿晚饭吧?不要啊,他可是足足做了一个多月的无业游民,来住这个五星级酒店已经让他的心滴了好几天的血,要是再在这儿被他讹一顿饭的话,他也不用再忙着找房子了,直接上大街睡吧。

    不知是不是自己心里作祟的原因,李玉成觉得林枫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他居然还敢鄙夷他,要不是他突然叫他来北京收拾东西,害得他以为是要跟自己摊牌,他至于下这么大的决心来住这酒店吗?他身为寝室老大,曾经的合伙人,如今的顶头上司,不给他报销就算了,如今居然还想着来敲诈他,还要鄙夷他!

    看着李玉成脸上明显的“我没钱”三个字,林枫觉得很费解,他看着难道像是来打家劫舍的?

    一进房间,林枫先四下打量了一下,啧啧几声,从地上拎起李玉成的箱子,开口道:“走吧。”

    李玉成一把夺过箱子:“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林枫叹了口气:“我又不抢你东西,我是让你收拾东西跟我走。”

    “去哪儿?”

    “回家。”

    “回家?”

    “废话,你不会是想让我自己付房租吧。当初可是你说要租那套房子的,租金那么贵,不会是想让我当那个冤大头吧。”

    “嫌贵你可以搬啊。”

    “东西太多,懒得动。”

    说完又从他手里拿过箱子,往门外走去。被拿走了全部家当的李玉成也只好亦步亦趋的跟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