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衣锦还乡
    李玉成像个离家出走的孩子一般,被林枫领着去前台办了退房手续,领着他踏上了回家的那条很拥堵却很温暖的路,然后领着他进了阔别了一个多月的“家”。

    李玉成跟在林枫身后出电梯的时候,觉得鼻子有些发酸。那天他从林枫口中亲自得到那个答案之后,仿佛一个被监禁数年终于得到审判的罪人一样,心里说不出是轻松多一些还是悲哀多一些。

    他只知道,他在那份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然后在林枫一如既往的语气中落荒而逃,甚至没来得及回去收拾一两件行李就直奔机场,那样子,让他脑海中蹦出了一个成语:丧家之犬。

    他走的那天,a市还是中秋的样子,刚好是秋高气爽一年中最让人舒适的季节,李玉成却觉得冷到了骨子里,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想要冬眠。

    但是今天,明明已经入了冬,就在前两天还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初雪,有不耐寒的已经穿上了棉衣戴上了围巾。明明昨天还觉得a市冷得让人受不了,想着今天收拾了东西就坐最早的航班回到温暖的南方。但此刻李玉成却感觉到了温暖,是那种由心脏延伸至四肢百骸的温暖,舒服得他就想赖在这里,赖在这个人身边,哪里也不去。

    李玉成又忍不住轻笑出声,林枫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李玉成轻笑变成了大笑。后来林枫实在看不下去他这傻样了,蹙眉问道:“你笑什么?”

    李玉成嘻嘻笑道:“你说,我这算不算是衣锦还乡?”

    林枫转过了头不想搭理这个乱用成语的人,李玉成还在嘿嘿乐,他知道这个时候用这个成语好像不太对,但他却觉得贴切无比。他衣锦还乡了,和那些摇身一变成名人或富人的人相比,林枫亲自把他接回来,就是最大的荣华了;而这个地方,这个人,就是他的“乡”啊。

    李玉成没注意到的是,低头开门的林枫嘴角扯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李玉成的傻乐终止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看着玄关处那儿左一只右一只的鞋子,有些不敢去看林枫,当看到沙发上那堆乱七八糟的衣服时,他心脏突突狂跳,手指颤抖着指着那堆衣服看向林枫,林枫对他挑了挑眉,李玉成道:“这是我的?”

    “不然呢?”

    “你就让它们这么堆了一个多月?”

    “不然呢?”

    “你让我回来收拾的东西,是它们?”

    “不然呢?”

    李玉成不说话了,闷声不吭的走过去,抱起那堆衣服就往阳台走去,走了两步却发现不对劲。奇怪,这堆衣服都是他那两天趁林枫出差不在家偷懒,穿了直接扔沙发上准备堆满洗衣机再洗的。都是穿过的衣服,还放了一个多月,按说应该臭不可闻了才对,怎么他鼻子里却还有淡淡的清香?

    李玉成的脚步顿住了,低头在那堆衣服上嗅了嗅,确定了那股清香的出处,还是他闻了七年的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

    他一瞬间明白过来,看向身后的林枫,林枫手撑在沙发扶手上看着他笑。见他反应过来,笑得更是灿烂,李玉成咬牙切齿,他怎么忘了,眼前这人是有洁癖的!

    李玉成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就朝林枫扑了过去,林枫立刻收了笑容冷声道:“我警告你,别碰我啊。”

    但他的警告对李玉成毫无作用,他已经扑了过来。这人从来就是这样,不管对方表现得多冷淡多难以接触,他都仿佛视而不见般散发着自己的热情。即使所有人都对他退避三舍,他也始终如一的跟在他身后,黏在他身边,让人心生厌烦,也让人难以离开。

    李玉成想的是扑过来把林枫按在身下狠狠蹂躏一番,以发泄他这无可宣泄的兴奋。但他想得太过简单,又或者林枫早有准备,一边出声警告一边张开了双臂,稳稳的接住了飞扑而来的李玉成。

    在林枫抱住自己的那一刻,李玉成就哀叹一声完了,果然,林枫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迅速翻了个身,化被动为主动的把人压在了身下。

    李玉成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主动权,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林枫对付他有经验得很,把他的两只手往上一抬,左手牢牢的钳制住了让他使不上力。李玉成的两条腿也被他趁着在上的优势紧紧的压制住了,李玉成用力挣扎了两下未果,心有不甘的瞪着林枫。

    林枫觉得好笑,用空着的右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道:“我是不是提醒过你,让你别碰我了?”

    “哼!”

    李玉成把头扭向一边不愿意搭理他,林枫好笑又无奈,每次都是这样,李玉成总是自不量力的想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但偏偏又打不过他。于是,要么是林枫让着他,要么就是这样用行动把他的身体制得服服帖帖,而他则用眼神和语言来殊死反抗。

    林枫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头转过来看着自己,挑眉问道:“不服?”

    “不服!”

    斩钉截铁的两个字,倔强而又坚韧,林枫点头对他的这种态度和节气表示肯定,然后说道:“不服也没办法,手下败将。”

    李玉成磨着牙脑袋往上一探,林枫反应敏捷的抬了抬头,于是,本该是留下一圈牙齿印的狠狠一口,变成了轻飘飘落在林枫喉结处的一个吻。

    两人都有些懵,林枫脸上的笑意迅速淡了下去,又恢复了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的面无表情。李玉成心里“咯噔”一声,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好好的“衣锦还乡”,愣是被他自己搞砸了!

    李玉成率先做出反应,一副十分嫌恶的偏过头“呸呸”几声,皱着眉道:“我靠!林枫你是不是没洗澡,老子还没吃饭呢!”

    前言不搭后语,但李玉成才管不了那么多呢,一抬腿趁林枫不备把他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东张西望道:“靠!中午饭都没好好吃,饿死老子了!家里有没有什么吃的?”

    林枫向来是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的,即使是这些年一直在他身边的李玉成也不能完全明白他有时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时候也是一样,他被李玉成推到一边后低垂着眼没说话,直到李玉成往厨房去了,他才开口道:“你先去收拾东西吧,我来帮你弄吃的。”

    闻言,李玉成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边走边说:“不用了,我自己随便弄点什么吃就好了,就不麻烦……”

    李玉成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后面的话戛然而止。林枫已经慢悠悠的踱步到了厨房门口,说道:“那好吧,我看看你怎么做这无米之炊。”

    李玉成“呵呵”干笑两声,谦虚道:“不不不,老大,这我哪能和你争呢?还是你来,呵呵,你来!”

    说罢就要“退位让贤”,林枫撇了撇嘴看他,然后掏出了手机打开某外卖软件,点了餐之后,到底没忍住说了一句:“蠢!”

    说罢又慢悠悠的踱回了沙发上坐下,李玉成“切”了一声,嘟囔道:“谁知道冰箱里居然一点吃的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鬼子进村了呢。”

    “你说什么?”

    李玉成赶紧摆手:“没什么,我去收拾东西了。”

    他抱着一堆衣服,又想要腾出手去拿箱子,结果衣服太多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一时没看到箱子的手提杆,抱着衣服原地转了个圈还是没拿到,不由得跺脚啧了一声。

    这时候旁边伸过来一只手,帮他拿过了行李箱,林枫淡淡的声音道:“走吧。”

    李玉成笑了笑,跟在他身后往房间走去,心里滴溜溜转着打起了如意算盘。林枫虽然对人冷漠总喜欢冷场,还总是一副面瘫的面无表情样,让人诟病的缺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有一点,李玉成是非常欣赏和羡慕的,那就是他收纳的能力。

    因为洁癖和强迫症的缘故,林枫从小就练得一手让人叹为观止的收纳能力,有时候李玉成都在想,也许比起林枫这个人来,在另外两个室友猪窝一般的内务衬托下整洁干净得像在部队的林枫的床铺,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李玉成还在想着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林枫的“妙手”下,通通都回归到最理想的状态,结果林枫把门打开,箱子往里一扔,脚步顿在门口道:“进去吧。”

    李玉成在身后推他:“你也进来啊,别客气,咱俩谁跟谁啊,你就把这儿当自己的卧室。”

    林枫按着跳动的眉心道:“我没有。”

    李玉成不解:“嗯?没有什么?”

    林枫双唇轻启,一字一句直白道:“这样的卧室。”

    李玉成往里看了一眼,顿时汗颜,他的房间,似乎比他想象的……更乱!

    李玉成羞赧又倔强道:“还……还好吧,跟老二老三的比起来……”林枫静静地看着他,他只好道,“好吧,也好不到哪儿去。”

    “哼。”

    带着嘲笑的一声冷哼,李玉成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把他推到一边,自己进了房间把怀里的衣服往床上一扔,让本就凌乱的房间更加难以入目。

    李玉成气鼓鼓的打开衣柜准备收拾东西,同时不客气的回头瞪他:“还站在那儿干什么?也不怕脏了您的眼!”

    “确实是。”林枫点着头说道,“不过我还是看看。”

    说罢双手环胸斜倚在门框上看着李玉成,李玉成懒得理他,一个人闷头苦干起来,连个余光都不给他,林枫看了半晌,冷冷吐出两个字:“活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