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接电话
    说完在李玉成张牙舞爪扑上来之前迅速遁走。没过一会儿又过来敲了敲李玉成的门,李玉成头也不抬没好气道:“干什么?”

    “吃饭。”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一丝多余的情感都没有,李玉成傲得很,一扭头道:“不吃!”

    然而肚子不争气,刚说完这话就“咕咕”叫了两声狠狠打了自己的脸,林枫不客气的嘲笑出声,李玉成觉得尴尬,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恼怒道:“叫,叫个毛线啊叫!一顿不吃能饿死你啊!”

    林枫脸色顿时变了,快走几步过来拽起他,李玉成一把挣脱道:“别碰我,小心脏了您的手!”

    说罢冷哼一声偏过了头,林枫说道:“好了,别生气了,吃饭去。”

    “不吃!”

    “真不吃?我点了你最喜欢的剁椒鱼头。”

    “不吃!”

    李玉成有骨气得很,说完又补上一句:“你有病啊?不能吃辣还点这个!”

    林枫道:“给你点的,你要不吃就浪费了。”

    李玉成犹豫着到底是要骨气还是要吃的,林枫给予最后一击:“吃完了我帮你一起收拾。”

    “行啊!”

    李玉成立刻眼睛一亮,变被动为主动的推着林枫往客厅走,边走边嚷嚷:“快快快!饿死我了!我现在都能吃下一头牛!”

    李玉成一点都没夸张,如果现在给他摆一头牛在面前的话,他确实能把它拆吃入腹了。林枫看着李玉成埋头猛吃的模样,头顶上两个发旋儿既凌乱又可爱,他看着看着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

    李玉成的动作顿时停住了,林枫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微觉尴尬,正想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李玉成已经先他一步的端起盘子把凳子往后挪了两步,警惕道:“你干什么?这是我的!”

    林枫松了一口气,看李玉成那护食样,忍不住撇嘴道:“你几年没吃饭了?”

    李玉成眼一瞪:“要你管!”说完又道,“你们这种有钱人根本不能理解我们穷人的痛苦!”

    林枫慢条斯理的夹了一根青菜入口,说道:“这话你七年前就说过了,李先生,我很想采访一下你,作为未清大学王牌专业的毕业生,你是怎么做到七年如一日的贫穷的?”

    李玉成心里在心里幽幽的回道:“如果你有两个平时把你欺负成狗,缺钱时撵着你叫哥的朋友,你就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了。”

    但他没这么回答,而是塞满了饭含含糊糊道:“这段时间花钱的地方多。”

    可不是嘛,几个投资一出去,他穷得都快吃了上顿没下顿了,偏偏还有一个花钱如流水的顾唯,提前预支了几个月的薪水,成天追在他身后好哥哥帅哥哥的叫着借钱。

    真实原因是这样的,但林枫很明显想的不是这样,因为他立刻不高兴了起来,随便扒拉了两口饭就放下了筷子,李玉成讶然:“你不吃了?”

    “嗯。”

    态度如此冷淡,如果不是他自觉走向了李玉成的房间,李玉成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反悔不想帮他收拾东西了,所以才摆出这副样子来了。

    等李玉成风卷残云的连根姜丝都没剩下后,林枫已经收拾了个七七八八,除了几件皱得实在不能看的衬衣堆在一边等着改天洗洗熨烫之外,就只剩下他从家带来的那个箱子了。

    李玉成过去的时候林枫正准备打开那个箱子,李玉成赶紧大喝一声:“你给我放下!”

    林枫被他吼得手一抖,抬头疑惑的看着他,李玉成赶紧过来护住那个箱子,说道:“那啥,你都整洁得差不多啦?老大你真厉害!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就不劳烦你了,嘿嘿!”

    说着就要把他往外赶,林枫气的不轻,哼一声道:“你这是卸磨杀驴?”

    李玉成不高兴了:“老大你怎么能说你自己是驴呢?有你这么帅的驴吗?”

    林枫面无表情的拂袖而走。送走了这尊大神,李玉成拍拍胸口松了口气,不是他过河拆桥利用完就赶人,实在是这箱子里的东西不能让林枫看见,被他看见自己还不死翘翘?

    他把门关上,想了想又上了锁,这才做贼似的打开了箱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塞了满满一箱子,有街边两元店买的笔记本,有他们经管学院特制的演算纸,还有一件上面画满了各种卡通画的纯白外套,一大摞照片,甚至还有一包用了一半的清风纸巾,等等。

    纷繁复杂得让人找不到一个共同的主题,而且根本猜不透这些东西聚在一起有什么用,自然也就不明白他们的主人把它们珍而重之的收藏妥帖好些年,看也不让看,碰也不让碰的原因是什么了。

    “砰砰砰!”

    毫不温柔的敲门声响起,李玉成做贼心虚的一把关上箱子,同时高声道:“谁啊?干什么?”

    问完自己倒是忍不住笑了,这屋子里就他和林枫两个人,除了林枫还能是谁?但就是因为是林枫这事才不行呢!

    李玉成一边喊着“来了来了”,一边手忙脚乱的把刚刚拿出来的东西都一股脑塞回箱子里,还不忘上了锁把箱子推到床底下,这才慌里慌张的去开门。在他起身后,怀里掉下了一个东西,是一个廉价得已经线已经裂开,又被人缝得歪七扭八的巴掌大的小玩偶。

    李玉成一边开门一边埋怨道:“干什么!是死了人还是着了火?着急忙慌的……”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因为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林枫脸色阴沉得厉害,李玉成凭借多年的经验判断出,这时的林枫很生气,是那种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眼前人一定死了个干干净净的那种生气。

    李玉成这是第二次见到他这个样子,上一次的记忆都太恐怖,导致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吞了吞口水道:“你…你怎么了?”

    林枫不答,只是逼近了几步,李玉成又想后退,林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人拉到自己面前来,那双阴沉慑人的眼睛看着李玉成,森然道:“你什么意思?”

    李玉成想要一边解救自己的衣领,一边试图跟眼前这人讲道理:“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一进来就……”

    “说!你什么意思!”

    但是眼前这人完全不听他的话,只是逼问着他,一遍遍问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李玉成被他勒得难受,又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也有些恼了,用力挣开他道:“我他妈还没问你是什么意思呢!一进来就抓着我不放,问你怎么了又不说,是不是有病?你他妈就算和女朋友吵架也别把气撒我头上吧?操!”

    李玉成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些什么,但想起今天小张说他本来要和唐婉吃饭结果却跟自己耗了大半天,而上一次他这个样子也是因为唐婉的缘故,所以他自然而然的也把这次的原因归在了唐婉身上,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靠!这辈子真是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林枫听了他的话,冷笑一声道:“好,很好。”

    李玉成觉得他莫名其妙得很,林枫把一个手机在他身上拍了拍,冷声道:“你自己看。”

    李玉成拿过手机,是他刚刚放在客厅的,寻思他手机上有什么值得林枫发这么大的火的?刚想完就一阵冷汗袭上后背,该不会是……

    他刚打开文件管理,林枫就说道:“通话记录。”

    李玉成也才想起在他面前不合适,于是顺从的打开了通话记录,最顶上是一个陌生号码,一百多人标记着房屋销售。那是个已接来电,通话时长两分钟,时间就在五分钟前,李玉成蹙眉:“你接我电话?”

    “接你电话怎么了?”

    李玉成不高兴道:“你这什么态度?你接我电话你还有理了?平时我……”

    “平时你叫我接的电话少了?”

    一句话堵住了李玉成的嘴,林枫见他不说话了,冷笑道:“还是说,今天这个电话格外特别,所以我不能接?”

    李玉成甚为头痛道:“林枫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阴阳怪气的?你到底想说些什么?这个电话怎么你了?逼你买房了?不对,那逼的也是我啊,你不忿些什么?”

    “他在给你介绍房子呢。”

    “???”

    李玉成努力去理解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时那个电话又打来了,李玉成看了一眼林枫,为了弄清事实真相他还是接了起来,那边开口道:“李先生?是您本人吧?”

    “嗯,是我。”

    “李先生您好,我是金域销售中心的销售小郑,是这样,您昨天不是说想买套房吗?我这手上刚好有两套,地段采光都不错,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看看?”

    顿了顿,他又说道:“刚刚好像是您朋友接的电话,他说您不需要了,我想了想,还是问一下您本人的意见比较好,所以我……”

    “哦,我知道了,”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李玉成开口道,“刚刚是我让我朋友接的,房子我暂时不需要了,麻烦你了,以后有需要我会再联系您的。”

    小郑还在做着努力:“李先生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我手上这两套房子真的很不错,离地铁站公交站都近,旁边就是一小,以后孩子上学什么的也方便,而且……”

    “不好意思,真的麻烦你了,但我现在已经回家了,谢谢你。”

    “…那好吧,李先生以后有需要再找我,有朋友也可以介绍给我。”

    “好的,麻烦你了。”

    李玉成刚回家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得了一张这人的名片,昨天接到林枫的那个电话,还以为是要和他摊牌,一气之下给这人打了电话说要买套房让他帮忙看看,哪知这小郑的效率真不错,一天就找到了两套房。

    虽然知道了打电话的人是谁,也知道是什么事了,但李玉成还是不明白林枫到底在气些什么。转头想要问个明白,就见刚刚还恨不得吃人的林枫,此刻面色已经和缓了很多,至少没有刚才那么吓人了。

    李玉成:“…???”他刚刚接电话的时候错过了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