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她是你妹妹
    李玉成看着他突然变得暴躁的脾气,也恼了,一抬手又搭上了他肩膀,说道:“我就碰怎么了?”

    林枫几乎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9再次伸手想把他的手扯下来。这次李玉成有了防备,手疾眼快的自己动了手,并且往旁边挪了一步,说道:“还想偷袭我第二次?告诉你,门都没有!”

    林枫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什么也没说,转身又进了宿舍。李玉成还没得意完,看见他这个动作,赶紧说道:“你干什么去?马上上自习了!”

    林枫直接“砰”的一声关了门,剩下因为走得急忘带钥匙的李玉成站在门口干瞪眼。好在林枫很快又出来了,只不过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李玉成不可思议道:“不就碰了你一下,你至于吗你?”

    林枫还是没有回答他,臭着一张脸往前走,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很至于!

    回忆到这儿,李玉成看着面前仍旧脸色不好的林枫,如他们初见那天一样,又一抬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还收紧了手臂圈住他的脖子,说道:“我就碰怎么了?”

    林枫目光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李玉成心情甚好的来了一句:“要不要去换件衣服,林哥哥?”

    李玉成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笑,连带着尾音上扬,在这只有两人的空间里,听起来竟是缱绻的味道多过调笑。

    林枫垂眼看着圈住自己脖颈的那条手臂,李玉成从小皮肤就白,不管怎么晒都晒不黑,初中的时候军训,班里大多数人都晒黑了两个度,顾唯这个上下蹦跳的更是其中之最,偏偏只有一个李玉成,虽然也黑了,但不到一周的时间又恢复过来了,甚至比之前还要白。于是顾唯撺掇着唐梨月和她一起来问李玉成是怎么保养的是不是偷偷用了漂白粉,气得李玉成差点抡凳子揍人,也从此和这两个冤家结下了砍不断的孽缘。

    眼前的这条手臂,虽然肤色是女孩子们都向往的洁白,然而却有着青年人的刚健有力。林枫想了一下,突然低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在手臂上留下了浅浅的印记。

    李玉成见林枫低下头,还以为是被自己的揶揄给弄得不好意思了,难得看见林枫不好意思的他心情格外好,结果就被林枫这么来了一口。

    林枫用的力气不大,除了能留下一个牙齿印外甚至连痛感都没有,但李玉成还是颇为恼怒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生气道:“不就碰了你一下,你至于吗你?”

    说完还十分生气的转过了头,然而垂在身边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手指头也微微蜷缩。林枫的牙齿仿佛带着电,通过皮肤传到他的血管里,再跟随着血液流遍身上每一个地方,最后汹涌澎湃的流进他心里,让他的心也跟着微微颤起来。

    “至于。”

    “啊?”

    林枫突然在身后来了这么一句,李玉成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才转过头面对他。林枫又说道:“至于,有本事你再让我一下试试。”

    突如其来的威胁让李玉成怂了胆子,鉴于以往的经验,他赶紧摆手道:“我没本事没本事。”

    林枫没什么表情的“哦”了一声,又看向李玉成手中的手机,李玉成这才想起他的目的是什么,尽管不知道林枫为什么那么生气,但他还是解释道:“刚刚是个误会。”

    “嗯?”

    “买房的事情我就是随口一说,哪知道他还真的放在心上了,我哪有那闲钱买房啊,我穷得饭都快吃不起了。”

    这个解释显然没有让林枫满意,他的表情丝毫没有好转,李玉成只好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没有要买婚房的打算。”

    林枫的脸色总算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点,也知道开口了,说道:“那你们俩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李玉成拨浪鼓似的摇头:“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姜柳风会撕了他的。

    “也没有要回b市和她住一起的念头?”

    “没有没有。”他回b市那是迫不得已的好吗,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他才不要回去呢!

    “也没有要搬出去的想法?”

    “没有没有。”在s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以他现在小职员的身份,搬出去可真要露宿街头了。

    “也不会和我划清界限?”

    李玉成对这个问题没有像之前那样立刻摇头否定,而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这么一下,林枫那因为他的否定而好看起来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唇线紧紧的抿起,像是再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一般。

    李玉成犹豫片刻后说道:“这个,得看情况吧。”要是他和唐婉到了谈婚论嫁的那个地步,李玉成总不能再以朋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他做不到,也不愿意。

    “你还是要走?”林枫冷笑一声,“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做你都要走对不对?既然这样,你又回来做什么?你待在她身边不就好了?回来看我笑话吗?”

    李玉成觉得最近林枫的脾气越来越不好琢磨了,明明前一秒两人还说的好好的,下一秒就能直接翻脸不认人的把你往门外推。

    林枫不仅生了气,更是气得要把李玉成推出门去,李玉成被推得踉跄了几步,不满道:“林枫你干什么?”

    林枫不答话,拽着他胳膊就要把他往外拉,李玉成奋力想要挣开他,奈何以往没有成功过,今天自然也不会出现例外。

    最后李玉成没办法了,只好抱着门不撒手,林枫冷声道:“放手。”

    “不放,就不放!”

    林枫虽然生气,但还没有失去理智,怕自己再用力会伤到他,暂时停下了动作。李玉成却跟个孩子耍赖成功一样,呲着牙笑道:“来呀,你有本事再拽我呀,看是你力气大还是这门结实。”

    林枫冷眼看着他不说话,李玉成哈哈大笑,往后挪了两步,朝林枫做了个鬼脸。

    但人有时候不能太得意,一得意就会忘形,比如此刻的李玉成,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受制于人的局面,因为被林枫拽着的那只胳膊动不了,他选择了动另外一只胳膊,偏偏又忘了另一只胳膊是扒着门而不是门框,所以往回收的时候手一带,手被门和门框夹了个结结实实。

    短暂的愣怔,李玉成“嗷”一嗓子叫了出来,声音之尖厉凄惨,直让人头皮发麻。林枫赶紧上前把他的手抽出来,手意料之中的红了,尤其是李玉成肤色白,越发衬得那印记刺目起来。

    林枫心头泛过不忍,李玉成的手还在发着抖,疼得厉害了眼角都已经泛出了生理性眼泪,皱着眉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林枫内心叹了一口气,轻轻帮他吹了吹,说道:“我去拿毛巾给你敷一下。”

    说着去了卫生间拿毛巾准备给李玉成冷敷,等他拿来了的时候,李玉成已经进了房间在床边坐下了,手放在膝盖上已经有些肿了。

    林枫刚走过去坐下,李玉成就往旁边挪了挪,两人中间空出一个人的距离来,林枫皱眉道:“阿成?”

    李玉成冷着声音道:“不要你来假好心。”

    因为刚刚才疼出了眼泪,这会儿声音也有一些暗哑,听在林枫耳朵里自然是不好受。他跟着挪过去,伸手去抓他的手,被李玉成轻轻巧巧的躲了过去,林枫有些无奈道:“阿成,别闹了。”

    “谁在跟你闹?”

    李玉成突然大吼一声,猛的站起身来,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指着林枫破口大骂:“操!老子不就碰了你一些嘛,至于像被狗咬了一样大发雷霆吗?老子身上又没有细菌,手也是刚刚洗过的,你要实在不愿意我碰你,那你该在我们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就给我把手剁下来,这样我他妈就知道长记性了!以前别说碰你了,老子还搂着你一起睡过觉呢,也没见你反应这么大啊,现在谈了恋爱了就不行了,就觉得老子恶心了是吧?就她唐婉能碰你对吧,我就脏得连碰都不能碰了是吧?操!老子他妈的还不稀罕呢!”

    林枫也站了起来,不悦道:“李玉成你嘴里不干不净说些什么?”

    李玉成情绪更激动了,“不干不净?对,在你眼里我就是不干不净,她唐婉才是玉洁冰清是吧?可你别忘了,当初你生病发烧守在你身边照顾的是我这个不干不净的人,不是她唐婉!”

    林枫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你提她做什么?”

    李玉成冷笑一声道:“现在提都不让提了,就这么宝贝她?那你早干嘛去了?林枫,怎么说你也差点成了我大舅子,没必要这么绝情吧?”

    林枫额头上青筋暴起,怒道:“我让你不要再提她了!”

    “我偏要提,唐婉,唐婉,唐婉!”李玉成本着自己不快乐也不让别人快乐的处事原则,继续说道,“怎么样,被人惦记着女朋友的滋味不好受吧?哼!我告诉你不要想太多,我对你女朋友没什么想法,就她那样,我还看不上!也只有你才瞎了眼喜欢上她!”

    李玉成说着说着又停不下来了,“你说她哪儿好了?长相,长得也就一般般,要不是我们系女生少系花能是她?学习,学习也就那样,我要跟她一个专业绝对秒杀她!性格,性格就不说了,十个人里九个看不惯她。就这样,也不知道你他妈看上她什么了,还像块宝贝似的藏着掖着连提都不准提,实话告诉你,老子根本就看不上她!”

    顿了顿,李玉成又来了致命一击:“最重要的是,林枫,唐婉她是你妹妹啊!”

    李玉成一口气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然后做好了跟林枫打一架的准备。毕竟这人以前就能因为唐婉动不动就跟他翻脸,现在做了他女朋友,更是容不得别人说她一点坏话了。

    但是林枫没有动作,就那么看着李玉成,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毛,怀疑是不是自己刚刚说得太过了,林枫没有想揍他,是想直接杀了他?

    李玉成吞了吞口水退后了两步,让两人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这时候林枫开口了,说出的话却让李玉成惊得张大了嘴。

    “谁跟你说唐婉是我女朋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