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关我什么事
    林枫把他的下巴合上,说道:“傻了?”

    李玉成点了点头,听到林枫的笑声后,先是困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但很快又放开了,手虚虚的悬在那里,急忙忙问道:“老大,你什么意思?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林枫把他悬在半空中的那只手放下,说道:“把手给我。”

    李玉成把受伤的那只手递给他,林枫小心翼翼的托着他的手掌,把手中的毛巾轻松放在上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力气大了弄疼了他。结果当事人一点没理会他的苦心,直接把毛巾往手上一按,急切道:“你说啊,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枫看他这副急吼吼的样子,一巴掌拍掉他按着毛巾的那只手,说道:“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李玉成喃喃道:“我理解的意思?”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说道:“我理解的意思就是,唐婉不是你女朋友,是这样吗?”

    林枫挑了挑眉看着他,李玉成有些心虚的别过了眼嘟囔道:“你自己说的吗,我这也是……”

    “嗯。”

    李玉成还没抱怨完就听到林枫发出的这个音节,他又张大了嘴看着林枫,林枫再次替他合上下巴,无奈道:“你真不怕下巴脱臼吗?”

    “不怕,”李玉成回答道,“不是,这不是重点,你和唐婉没在一起?”

    “嗯。”

    林枫说完出去换了块毛巾进来,这时候李玉成已经从这个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了,问道:“你和她什么时候分手的?”

    林枫有些无语道:“…我和她没在一起过。”

    “可是你们之前明明就在一起了,怎么又……”

    看着李玉成疑惑的样子,林枫决定自己一次性说完,省得他再东想西想。

    “你听好了,我和唐婉根本没有在一起过,所谓的我们在一起,不过是你自己说的而已,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她是我女朋友。”

    林枫不仅不认账,反而把错误都推到了自己头上,饶是李玉成对这个说法再满意,也忍不住反驳道:“怎么就是我的错了?你们要是没在一起,你干嘛让她发消息给我说一起吃饭?”

    林枫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不然呢?你先是朋友圈屏蔽我,又把我拉黑了,还能答应我出来吃饭?再者,唐婉有说我们是作为男女朋友请你吃饭吗?”

    听他说起这个,李玉成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当时脑子一热就把林枫屏蔽掉了,偏偏还被艾黎发现了在群里大呼小叫的说了出来,弄得他破为尴尬,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林枫直接拉黑了,还是前两天才把他放出来的。

    李玉成挠了挠头,换了话题道:“那我之前问你买股份干嘛,你说要送给你另一半的。”

    林枫这回点头承认了:“嗯,我说的。”

    “那你……”

    “但我有说是给唐婉的吗?”

    李玉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惊喜道:“怎么,意思是你没有把股份给唐婉吗?”

    “嗯。”

    “那你给谁了?”

    林枫顿了一下,笑道:“在我这里。”

    李玉成一下子笑了,说道:“所以,你现在是单身?”

    “嗯。”

    “你和唐婉没有关系?”

    林枫摇了摇头,李玉成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林枫斜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她是我妹妹吗?”

    “……”

    虽然被怼回来了,但李玉成还是忍不住笑了,把手搭上对方肩膀,嘻嘻笑道:“那我碰你没事了吧?”

    “有事,小心我把你手给剁了。”

    “胡说,你才舍不得呢。”

    “你可以试试。”

    林枫说着稍微加大了一下手里的力气,李玉成立刻“嘶”的抽了一口凉气,嚎道:“疼!疼!老大!”

    林枫看着肿消了不少的手背,无情道:“活该。”

    李玉成恼怒的推了林枫一把,凶道:“走开,假惺惺!”

    他这一推,林枫后退了几步,脚踩上了一个什么东西,他低头看了一眼,弯腰捡了起来拿在手里仔细看着。

    这是个还没巴掌大的玩具熊,已经有些年头了,上面的布都有些褪色了,有的地方甚至还掉了线,被人歪歪扭扭的缝了起来,看着别扭又好笑。

    他还没看完,李玉成就一把夺了过去,放到背后藏起来,说道:“一个破熊有什么好看的?”

    “嗯,”林枫蹙了蹙眉道,“感觉有些眼熟。”

    话音刚落,李玉成就否认道:“满大街的娃娃机里都是这种熊,你看着当然眼熟了,这就是一个破熊,跟你没什么关系!”

    林枫看着他道:“我有说跟我有关系吗?”

    李玉成无话可答,只好梗着脖子不吭声,林枫又说道:“原来和娃娃机有关系,多谢提醒。”

    “……”

    李玉成把熊往床上一扔,推着林枫往外走,嚷嚷道:“这么大半夜还不睡觉干什么!明天还上不上班了?快去睡觉!”

    林枫被他推着出了门,提醒道:“小心手。”

    “知道了知道了!”

    等把林枫赶出去,李玉成靠着门开始傻乐,踢了几个回旋踢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翻几个跟头来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而在门外,被赶出门的林枫不仅没有生气,甚至还勾唇一笑,听到里面传来兴奋的一声“啊”之后,才步履轻快的回了自己房间。

    李玉成大字倒在床上,咧着嘴傻笑,手里拿着那个玩偶熊翻来覆去的把玩着,还时不时蹬个腿以排遣自己那过于激动的情绪。

    原来他和唐婉没有在一起啊,原来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太多啊,原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单身,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有机会?

    李玉成翻进唐婉的朋友圈一条一条的下来,越看越觉得字里行间照片里透露出单身狗的清香,之前他到底是缺了哪根筋才会以为他俩在一起的?有连张合照都不发的情侣吗?

    李玉成此刻心里高兴得有些扭曲了,甚至都对唐婉产生了些许的怜悯,近水楼台又怎样,朝夕相处又怎样,这么多年了,不还是没得手吗?

    他大概是忘了,比起唐婉,他才是那个近水楼台和朝夕相处的人,可是,林枫这轮明月,他照样也没能得手。

    李玉成提前体验了一把胜利者的滋味,对着唐婉的资料发扬了一把他的同情心,房门就被敲响了。

    李玉成赶紧爬起来,刚把自己那因为在床上过了好几圈而乱糟糟的头发稍微理得像个人样,林枫就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一管药膏,看着李玉成的床欲言又止。

    李玉成倒是没发觉,站起身问道:“怎么了?”

    “喏,给你,”林枫把药膏递到他面前,“治铁打损伤的,睡觉前抹上。”

    “哦,谢啦!”

    李玉成接过药膏就要往手上抹,林枫赶紧制止道:“等会儿,手消肿以后再抹。”

    李玉成听话的把药膏放在床头柜上,林枫道:“没什么事我先睡了。”

    说完就要往外走,李玉成赶紧叫他:“等等,有事!”

    林枫侧头看他,李玉成眼神明亮道:“那啥,我也是骗你的,那天那个不是我女朋友,我为了不丢面子,找人假扮的。”

    “……”

    两人对视半晌,终是绷不住笑了出来。

    我想与你同步,不是怕丢面子,只是担心,这么多年来我小心珍藏的感情会被你看穿,我努力维护的关系会因此而破裂。

    但你没有,那我便也没有,我们还是要一起的,哪怕只是以亲近的朋友的身份陪在你身边,我也要坚持下去,直到你不再需要的那天。

    林枫把对李玉成满满的嫌弃表达得淋漓尽致,把李玉成气得吹胡子瞪眼自己却独自走了。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人要么是追上去打一架拼个你死我活,要么是狠狠一口唾沫唾在对方身上就此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但,李玉成不是一般人。

    李玉成打小就没进过一班,甚至这次他们专业两个班,他的学号也是201而不是153,所以,他天生处理问题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

    他两种做法各取一半,先是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林枫狗眼看人低一番,骂了一句“跟个刺猬似的”,然后挂着春风和煦的笑容追了上去。

    这次他吸取了教训,没有碰林枫“小刺猬”,而是走在他身边,哥俩好的问:“老林,我们去哪儿吃饭?”

    语气之亲切,言语之熟稔,仿佛他们是相交多年的知己一般,任谁也不会发现,他们其实今天下午刚见面,林枫对他说的话加起来还没超过十个字。

    林枫显然被他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给惊讶到了,没想到这人在经历了自己那么不友好的态度后居然还能再跟上来。一时间心绪复杂,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字:“啊?”

    李玉成被他这反应逗乐了,忍俊不禁道:“我说我们去哪儿吃饭?现在都六点多了,诶,食堂在这边,你那边是教学楼。”

    “我知道。”

    李玉成用两根手指捏住他衬衫的一角,林枫明显对于别人的触碰很是敏感,立刻停下了脚步,李玉成嘻嘻笑道:“知道你还往那儿走?我们先去食堂,吃了饭再去教室。”

    林枫试图抽回自己的衣服,但是李玉成捏得死紧,他只好皱眉道:“快迟到了。”

    李玉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知道知道,但吃饭最大,我们先去解决生存问题没人会怪我们的,话说你不饿吗?

    “不饿。”

    “哦,”李玉成了解似的点了点头,然后笑道,“可是我饿了。”

    林枫为数不多的耐心彻底告罄,冷声道:“关我什么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