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叫哥哥
    一时间,教室里男女老少笑作一团,等大家好不容易稍微静了一点,郝韵才问道:“你们笑什么呢?”

    众人:“……”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刚刚郝韵是笑得最欢快的吧?

    郝韵也看出大家的想法了,轻咳一声道:“主要是你们太有感染力了。”

    坐在前排的一个女生小声提醒道:“老师,你刚刚说的那个同学,是个男生。”

    郝韵大惊失色:“是吗?!”

    李玉成咬牙切齿:“是!”

    郝韵把她那双大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才看着站起身的李玉成恍然大悟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把眼镜给摔掉了,没注意看,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玉成看着她一尘不染的旗袍和盘得整整齐齐的发髻,心说我信你才有鬼。但人家已经道歉并且说了原因了,对方又是老师,他也不能咄咄逼人,于是十分憋屈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没…没关系。”

    郝韵又冲他抱歉的一笑,然后压了压手示意他坐下,说道:“抱歉,刚刚是我的失误,这样吧,我们另外再选一名女同学。”

    她话音刚落,艾黎就举手道:“老师,我觉得刚刚那个提议挺好啊。”

    大家的目光又集中了过来,李玉成站起来想要灭口,艾黎敏捷的往后一退,同时朝张英牧递了个眼神,张英牧立刻拦截住了他,艾黎趁此机会说道:“老师你不知道,李玉成虽然是个男孩子,但胆大心细有耐心,能说会道有能力,实在是团支书的不二人选,老师,你不能因为他是男孩子就剥夺他为大家服务的愿望啊,可不能重女轻男。”

    堪堪说完最后一个字,李玉成从抽屉里抽出一本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订阅的党刊,一扬手扔了过去,砸得艾黎晕头转向,挣扎着说出最后一句话:“我投李玉成一票!”

    张英牧立刻举手附议:“我也投他一票!”

    李玉成摩拳擦掌:“你们俩是不是欠揍?”

    说完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可能不是对手,于是转头想去拉林枫为同盟,结果林枫举起了手,淡淡的说道:“跟票。”

    李玉成:“……你个叛徒!”

    林枫心情很好的冲他微微一笑,张英牧一抬手,想了想拍在了自己桌上,说道:“兄弟,够意思!”

    三人这么一闹,其他有爱看热闹的也吵吵嚷嚷的说让老师不能偏心,不能因为李玉成是男生就歧视他,李玉成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恼怒的瞪了艾黎一眼道:“老子下课打死你!”

    艾黎呲牙一笑:“来呀,无所畏惧。”

    少数服从多数,剩下一些同学也附议起来,郝韵有些犹豫道:“可…我们学校没这个先例啊。”

    艾黎高声说道:“那我们就做突破传统的第一人!”还不忘拍李玉成道,“对吧?”

    李玉成啐他:“站着说话不腰疼!”

    刚好是十**岁的年纪,中午冲破家长的牢笼成了自己心中独当一面的大人,不仅不把这些传统啊规矩的放在眼里,甚至还有心要去对抗。郝韵也不是古板的老教师,从她刚刚自然而然的扯谎说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能看出来也不是个拘泥于传统的,所以她玉手一挥定板道:“那就这么决定了,李玉成同学,你没意见吧?”

    李玉成:“……没意见。”他敢有意见吗?开学第一天就和全体同学还有班主任“唱反调”,他这大学四年要不要混了?

    就这样,李玉成在羞愤恼怒中当上了团支书,开创了未清大学的前无古人后不知道有没有来者的先例,留下了一段佳话。

    接下来,气不过的李玉成推荐了林枫当班长,由于林枫长得还算对得起观众,清清冷冷的往那儿一站却让人移不开眼,又有李玉成这个搭档的大力举荐,郝韵和同学们十分痛快的点头承认了,以绝对的一票优势打败了另一个竞选者郑瑞。

    被推进火坑的林枫冷眼看着李玉成,李玉成不甘示弱的回视,用眼神说道:谁让你刚刚坑我的?

    林枫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选完班干之后郝韵就宣布下课了,但是叫住了李玉成和林枫两人,艾黎趁机逃了,还不忘在门口挑衅他:“来呀来呀,来打我呀!”

    李玉成作势要冲过去抓他,吓得他掉头就跑和前面张英牧撞了个正着,他捂着鼻子骂了声“卧槽”,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被张英牧拎小鸡仔似的拎走了。李玉成冷眼旁观,吐出一句:“恶人自有恶人磨。”

    郝韵却“扑哧”笑了出来,李玉成回头看她,她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慕容云海他姐姐而已,对了,你们看过这部电视吗?”

    李玉成点了点头,这部电视剧风头盛得很,他身边三个女人成天在他耳边讨论,他没看过也知道演了些什么。林枫没回答这个问题,问道:“老师,请问有事吗?”

    意思很明显,有事说事,没事我就要走了。李玉成不得不佩服他,对室友横眉冷眼没什么,对同学爱搭不理没什么,但开学第一天不仅不对班主任献殷勤,并且还十分不耐烦的样子,那就是个人才了。

    郝韵倒也没生气,说道:“你还真是和传说中一样,一句废话都不肯多说啊。”

    林枫简洁明了的回答她:“嗯。”

    郝韵失笑,“好吧,明天就开始军训了,我有课不能每时每刻都跟着你们,所以你们两个要负起责任来,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尽量抽时间过去,好吗?”

    “嗯。”

    郝韵递过来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说道:“这是学生会主席的联系方式,如果找不到我的话,找他也是一样的。”

    林枫没有动作,李玉成只好接了过来,说道:“知道了,老师。”

    郝韵把目光转向他,笑道:“还在生气?”

    确实还在生气的李玉成矢口否认:“没有!”

    郝韵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眼睛一亮,起身朝后门走去,边走边嘱咐:“我先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对了,记得把门窗关好,钥匙在门框上,有事给我打电话。”

    最后一个字已经是在门外了,李玉成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奔进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怀里,仰起头跟他说着什么,李玉成翻了个白眼道:“嘁!”

    两人锁好门窗往回走的时候,李玉成问道:“你和郝老师以前认识啊?”

    林枫摇了摇头,李玉成不信,“那她刚刚一副跟你很熟络的样子?你不要觉得难为情,和老师认识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林枫看了他一眼道:“她跟你不也挺熟?”

    李玉成愣了一下,刚想问他哪里熟了,林枫又补充了一句:“团支书。”

    李玉成这下明白了,奶奶的,林枫这是笑他刚刚被郝韵认成女生的事情呢!李玉成咬着牙恶狠狠道:“林枫,你给我等着!”

    林枫挑了挑眉应道:“嗯。”

    李玉成气了个半死,想抓着他揍一顿,但以他那刺猬脾气,自己绝对讨不了好,说不定他能因为嫌弃自己把身上那层皮给剥下来。于是暗搓搓的磨牙,想着总有一天要把他藏起来搓扁捏圆好好发泄一番。

    他们回宿舍的时候,艾黎正在试他的军训服,衣服脱到了一半,李玉成趁着他这会儿束手束脚没法还手,扑过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让你丫多管闲事!让你丫狗嘴吐不出象牙!让你丫管不住嘴!我打死你!”

    艾黎被衣服绊住还不了手,只能边躲边求饶,还不忘搬救兵:“张英牧,救我!”

    张英牧正啃个苹果看得起劲,闻言说道:“阿成你行不行?怎么还有力气说话呢?”

    “靠!张英牧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奈何李玉成已经被激发出了斗志,眼看着凶性大发了,艾黎急中生智脚底抹油溜了,关门的时候放了句狠话:“操!你们俩给老子等着!”

    艾黎在外面晃悠了好一圈才回来,回来以后说道:“诶,我看其他宿舍都排出了老大老二,我们也来排一个?”

    李玉成说道:“我没意见,怎么排?”

    艾黎:“按年纪吧,怎么样?”

    李玉成点头同意,张英牧也说道:“我也没意见,不过……”

    他看了一眼林枫没说话,众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林枫回来之后就去洗了个澡,这会儿正坐在他书桌边看书,一副隔绝人世的样子。

    张英牧哼了一声自然是不愿意去问他,艾黎不知想起了什么,也踌躇了起来,剩下一个李玉成,不知道是天生神经大条呢还是仗着自己和他是上下铺又是同桌,直接走到林枫旁边敲了敲他的桌子,说道:“诶,我们正说寝室排辈的事儿呢,按年纪来你没意见吧?”

    林枫眼睛还在书上,但还是摇了摇头。李玉成索性在他旁边自己的书桌边坐了下来,继续问道:“那你是几月生的?”

    林枫眼睛还是不抬,说道:“九一年一月十二。”

    李玉成猛的一拍椅子背道:“那你比我小一天,我一月十一的。”

    “哦。”

    李玉成忍不住想逗他:“来,叫声哥哥来听?”

    林枫总算舍得看他一眼了,不过眼神晦暗不明看得李玉成头皮发麻,赶紧说道:“算了算了,逗你玩的,你赶紧看你的,我们排完了再告诉你。”

    林枫这回很听话的又继续看他的书了,艾黎冲李玉成竖了个大拇指,李玉成呲牙一笑道:“小意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