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情敌相见
    李玉成和面前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晌,末了,他微微张嘴……打了个喷嚏!

    这人家里是开香水公司的是不是,喷这么多香水,以为不要钱啊?

    李玉成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番,但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露出一个公司副总该有的职业微笑,开口道:“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对方不答话,仍旧那么定定的上下打量着他,李玉成在心里把眉毛皱成了两条蠕动的毛毛虫。

    他刚刚看到一份新签的合同,正准备拿上去让林枫过目一下,顺便看看康小姐的庐山真面目。结果还没起身这人就推门进来了,进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站在那儿打量着李玉成,像是在打量一件粗制滥造的工艺品似的。

    李玉成见对方不说话,也被盯得心头火起,便冷下了脸准备打电话叫助理小蓁进来把人“请”出去,顺便问问她,是怎么把人放进来的?怎么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

    他“滴滴答答”刚按下号码,对方终于开口了:“李玉成?我知道你。”

    听她叫出自己名字,李玉成也不觉得意外,对方既然能找到这里,又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他半晌,肯定不会是迷路了进来问路那么简单。

    李玉成眼皮都不抬的“哦”了一声,手上动作还是不停。这时,来人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了他的手,两只手交叠,一只骨节分明,一只莹白如玉,李玉成眼皮突兀的跳了跳,抬起头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

    对方笑得优雅大方:“你助理不在,我们谈谈?”

    李玉成微微抬了抬手腕,把对方的手从自己手上抖落开,说道:“有业务咨询请您联系我的秘书进行预约,另外,我的咨询费很高的,您确定要和我谈谈?”

    对方听到这么明晃晃的拒绝和暗戳戳的嘲讽也不恼,微微一笑道:“那如果是林枫的事情呢?也需要预约吗?”

    李玉成神情一僵,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女人勾唇一笑:“现在要不要和我谈谈,李副总?”

    李玉成只犹豫了一瞬,便站起身领着对方往旁边的沙发上走去,说道:“小姐请坐,喝茶还是喝咖啡?”

    女人在沙发上坐下,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说道:“你给我倒杯矿泉水就好了。”

    李玉成暗暗磨了磨牙,倒了杯热水放到她面前,说道:“请问小姐贵姓?”

    “不用整这些文绉绉的,我叫康乃馨,你随便叫我什么都可以。”

    李玉成好悬才忍住了没让自己笑出声来,康乃馨?他爸妈起名字敢不敢再随意一点?该不会是当时同一个病房里正好有人送了一束康乃馨,所以就给起了这个名吧?等等康乃馨……康……“康小姐?”

    “嗯。”

    对方的姓名,再加上她提到的林枫,毫无疑问,这人就是那让李玉成一进公司就“魂牵梦绕”的康小姐了。好,很好!李玉成暗搓搓的磨了磨牙,他还没出手呢,对方倒是主动送上门了!

    “康小姐的名字很有特色,”李玉成披上属于公司副总的人皮面具,礼貌又得体的说道,“不知道康小姐要和我聊关于林总哪一方面的事情?”

    康乃馨撩了撩自己的长发,不答反问道:“你说呢?”

    李玉成强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头发干枯毛躁得他都忍不住想给对方推荐家美容美发店去做做护理,还染个土到掉渣的深棕色,不知道林枫最不喜欢女孩子染头发了吗?蠢货!

    李玉成心中鄙夷着对方,面上却不露声色道:“抱歉,您要找我说什么,我确实是不知道。”

    康乃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对他低下的理解力水平感到遗憾,说道:“原来未大的高材生也不怎么样吗?”

    李玉成皮笑肉不笑:“不好意思,我不是学挖掘机的。”你那些埋在底下十万八千里的潜台词,他实在是挖掘不出来。

    康乃馨一脸莫名其妙:“谁说你是学挖掘机的了?我知道你和林枫是同班同学,你们都是学金融的嘛。”

    说到最后她似乎还有些得意,仿佛知道了一个理财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总是学金融的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李玉成再次在心里吐槽了对方的愚蠢,知道他们是同班同学又怎么样?那你知不知道他们还是上下铺的室友,知不知道他们“同居”了整整七年,知不知道他们还同床共枕过?哪里来的小毛丫头,也好一起在他面前秀优越感,哪里来的自信心!

    “那康小姐对林总确实挺了解的,”李玉成嘲讽了一句,“不过我们还是进入主题吧,康小姐待会儿肯定有很多事要忙,就不要耽误您的时间了。”

    “还好啦,这些都是阿林自己跟我说的。”说到阿林的时候,她低头羞涩的笑了笑,李玉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忍不住就要破口大骂,去你妈的阿林,老子都没这么叫过他,你哪里来的就叫这么亲热,信不信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

    他这个血腥暴力的想法只闪过了一瞬,康乃馨接下来的话就让他瞬间没了脾气。

    “没关系的,我不用上班,每天都很闲的,现在阿林要忙工作没时间招待我,我跟你聊聊他也是可以的。”

    李玉成终于撕下了自己那快要破裂的绅士面具,直截了当道:“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我们长话短说,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ok?”

    看来中国人那套弯来绕去的礼仪没什么用,有些人你就是得跟他直话直说,他才能听得懂人话。

    康乃馨一听他的话,立刻正色道:“好吧,既然你猜不透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知道你待在阿林身边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现在,我希望你离开他。”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李玉成一瞬间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办公室里暖气开得很足,他却觉得手脚冰凉,难道,他的心思已经这么明显了?明显到不仅公司人人讨论,连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都已经清楚了?

    李玉成颤抖着拿过水杯一饮而尽,康乃馨看到他这个样子,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李玉成喝了水才让自己勉强定下心神来,说道:“康小姐,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康乃馨嗤笑一声道:“不明白吗?我怎么觉得你心里非常清楚呢?”

    李玉成不答话,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这句话,这时门被敲响了,他喊了声“请进”,来的人却是林枫的秘书吉娜。

    吉娜推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愣了一下,康乃馨见到是她倒是很高兴,站起来道:“怎么了吉娜,是不是阿林现在有空陪我了?”

    “不不不,林总现在正忙呢。”听到康乃馨的话,吉娜立刻回过神来,赶紧阻止康乃馨抓起包就又要去找林枫的动作。现在林总心情已经很不好了,这姑奶奶再上去烧一把火,那她和小张都不用活了。

    康乃馨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放下包又坐下了,语气也与刚才大相径庭,“那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说了不用你送我吗?”

    吉娜对她这话颇为无语,但还是说道:“我来找李总,”然后对着李玉成说道,“李总,您现在……”

    李玉成打断她的话道:“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那倒也没有。”

    吉娜刚说完就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巴掌,那么实诚做什么,现在就应该编出一个哪怕是林总心脏病突发的重大事件来,只要能把李玉成叫上去,撒个谎怎么了?

    但容不得她反悔,李玉成就说道:“没什么事你先上去吧,我这儿还有点事儿。”

    说罢一挥手赶人了,李玉成明显心情不好,吉娜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期期艾艾道:“李总,那您,待会儿得空了上来一趟?”

    李玉成点了点头,吉娜这才关上门走了,站在门口唉声叹气了一会儿,弄得小蓁莫名其妙道:“吉娜姐,怎么了?是李总有什么事吗?”

    吉娜看了她一眼,幽幽的吐出一句:“完了。”

    然后飘然离去。

    而办公室里面,因为吉娜这一打岔,稍微缓和了一下心神的李玉成,起身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水,然后说道:“康小姐,我觉得我们还是有话直说的好,藏着掖着,谈话效率也不高是不是?”

    康乃馨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是,本来觉得你毕竟和阿林认识那么多年,多多少少给你留点面子,但既然你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也只好撕破你的伪装了。”

    对方的语言越发犀利起来,李玉成却安下心来,微微一笑道:“愿闻其详。”

    怕什么,最坏的结果不也就是把他对林枫那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公之于众,然后再在大家的唾弃和林枫的厌恶中灰溜溜的离开吗?

    他又不是没有离开过,有些事没有发生的时候你觉得无法接受,等到真正经历了才会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只要天没塌下来,只要地球不爆炸,只要人类还没有灭亡,那其他那些谁离了谁,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有些事虽然不会死人,但那仿佛用钝刀割肉的撕心裂肺的感觉,他也不想再尝试一次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