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请你离开他
    康乃馨见他死鸭子嘴硬,冷笑一声道:“好,李先生,我希望你带着你那些龌龊心思离开阿林,离得远远的,你老家不是在b市吗?你就带着它们回b市去吧,永远也不晚再出现在阿林的面前!”

    李玉成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于是他真的露出了一点笑意,说道:“康小姐,您说话怎么永远都找不到重点呢?”

    他嘴角那抹似有似无不知道什么意味的笑容刺激到了康乃馨,以至于话语中的敬语都让康乃馨是在嘲讽她,虽然李玉成也确实是这个意思。

    康乃馨出离愤怒了,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李玉成,声色俱厉地说道:“李玉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大学四年,毕业三年,你寸步不离的跟在阿林身边,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窃取公司的情报然后转手卖给别人好获取高额利润吗?亏阿林还把你当成好哥们儿好兄弟,结果你却一心一意想着要出卖他,现在还在这里跟我装无辜!呸!你怎么这么好意思呢!”

    这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对方叉腰破口大骂的形象实在是和“康乃馨”这个象征着温暖慈祥友爱的名字太不贴切。

    李玉成一下子就放下心来,唐婉那种人前人后由内而外都是女神级的人物,这么多年都还没把林枫给拿下,面前这人算什么?

    所以他心情很好的看着对方因为愤怒而通红的脸颊,慢悠悠的问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是,他承认,他对林枫是有非分之想,不管是大学时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还是他创业时起早贪黑省吃俭用的拿出钱给他当创业基金,亦或是毕业时连哄带骗的让林枫和他合租,都是为了他心中那一点见不得光的小心思,但这又关她康乃馨什么事?

    李玉成知道,自己这点心思没法对唐梨月她们说,没法对父母说,更不能让林枫察觉到一丁点的不对劲。这些年来,他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在每次要脱口而出全部真相的时候,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全部咽下去。但他还是没办法做到离开。

    如果可以的话,他在知道林枫厌恶同性恋的时候就离开了,他在毕业时父母给他找好工作的时候就离开了,他在上次逃回b市时就彻底离开了。如果他能做到离开,那么多应该他离开的场合和时机,他早就抽身而走一身轻了,可是他没有。

    他守着一个不可能得到的人,守着一份没法宣之于众的感情,不就是为了能多看他几眼,能多一点记忆,以便于将来回忆吗?

    难道他就不难过,他就不难堪,他就不绝望吗?可是没办法,人有那么多没法控制的事情,而其中之最,就是那颗心。

    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赖在林枫身边,只要林枫不赶他走,只要林枫没有觉得他阻碍了他的生活,那他就不会离开。而这些,又关她康乃馨什么事?

    李玉成带着一丝冷笑看着康乃馨,眼中有些暴戾有些厌恶甚至带着一丝恶毒的情绪让康乃馨的嚣张气焰短了不少。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是重创敌人的大好时机,必须在对方还没有恢复元气之前给以重重一击,这样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壮胆,说道:“等阿林一同意,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不希望他身边有一个能伤害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定时炸弹。”

    李玉成“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听她说的这是什么话?等林枫一同意他们就结婚?废话,那他也可以说,等林枫一同意,那他们就是夫夫联合强强联手还有你说话的份?

    康乃馨见对方对自己表示不屑,恼羞成怒的抛下了最后的杀手锏:“你已经出卖过他一次了,我不会再让你得手的!”

    如果她能早说这句话的话,估计就不用费那么多话,也不用被李玉成明着暗着冷嘲热讽了。可惜啊,就如李玉成所说的,康乃馨说话确实是找不到重点,就好比手枪炸弹原子弹摆在她面前,她竟分不清其中杀伤力最大的是什么。

    她不知道,李玉成自己却清楚得很。所以听到这最后一句话之后,他脸上血色尽退,放在沙发上的手用力的攥成拳头,手上青筋根根暴起,却也只能无力的松开。

    他用残留的最后一丝理智和风度说道:“康小姐说完了?说完了就请回吧,恕不远送。”

    康乃馨也确实没有别的大招要出了,所以听到逐客令后恶狠狠的瞪了李玉成一眼,抓起手包踩着高跟鞋“噔噔噔”扬长而去。临了扔下一句:“我不会让你再伤害他!”

    李玉成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笑容略带苦涩。

    康乃馨气势十足的摔上了门,外面办公的小蓁看着她一片茫然:“你……你什么时候进去的?”

    康乃馨哼了一声并不回答,等她走了,小蓁才想起来去看自家领导,一打开门就一叠声抱歉道:“对不起李总,刚刚我去了技术部一趟,不知道那位小姐什么时候进去的,她是您的客人吗?”

    李玉成瘫在沙发上疲惫的挥了挥手道:“嗯,没事,你先出去吧。”

    “哦。”

    小蓁看了看明显情绪不佳的李玉成,回身踮着脚走了出去,想起刚刚那人似乎是最近来得很勤的康乃馨。她顿时眼睛一亮,李总这是,和情敌掐了一架,还把对方气跑了?

    这边李玉成忙着掐架,那边小张和吉娜却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从吉娜无功而返之后,林枫已经让他们拖了两次地,擦了三次桌子,进去递资料时连一次性手套都戴上了。但是林枫还是不满意,还是觉得处处都是细菌,到处都是病毒,难受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种情况小张他们遇到过很多次,最严重的是一个多月以前,李玉成刚刚到b市出差的时候。那段时间的林枫变得更加少言寡语,轻易不开口一开口必是刺猬一般把人扎得鲜血淋漓。而他的洁癖似乎更加严重了,每天恨不得弄个真空气球把自己塞在里面。

    老总突然变成刺猬逮谁刺谁,而能和这只刺猬和平交流不怕刺的副总又不见踪影,员工们一个个顿时压力山大,不少人纷纷跳槽以求活到含饴弄孙的那一天。而这种情况直到前不久才有所好转,今天又是怎么了?

    只有林枫才知道他是怎么了,早上李蕊大喇喇的在李玉成面前说到了康乃馨,而他因为李玉成和张扬好得有些过头的关系生着气,口不由心的说了一句让他别来找他,一是生气,二也是怕他来了吉娜他们添油加醋的说法会让他多心,谁料李玉成今天这么听话,让他不来他还就真不来了!

    吉娜去找李玉成他是知道的,每次他只要心情不好,他们必定会如临大敌的跑到楼下去搬救兵。而李玉成每次都会埋怨他们大惊小怪,然后跟上来待个几分钟。

    很奇怪的,只要李玉成一来,林枫那颗烦躁的心总能很快的安定下来。时间长了,有时候林枫便会装出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然后在办公室里晃着腿眯着眼等李玉成来报道,比如刚刚。

    但是李玉成这次没有来,林枫越想越觉得惊慌开始怀疑是不是他早上那句话惹李玉成生气了,是不是公司员工的闲言碎语让他误会了,他是不是又一言不发跑回b市,只给他留下一间一尘不染的办公室和空荡荡的屋子了?

    李玉成修改了几份策划书,又和几位重要客户电话商谈了一番,约好了面谈的时间,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小蓁敲门进来问他还没有事情要吩咐,李玉成看到她神采奕奕的样子,笑道:“下班有约会?”

    小蓁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妈给我介绍了个男生,让我去见见。”

    李玉成表示不能理解:“相亲你还这么高兴?”

    小蓁呲牙一笑:“没办法,领导您那么生猛,我们也得努力追赶您的步伐啊。”

    李玉成不知道何时得了一个“生猛”的评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道:“行了快走吧,第一次见面就迟到,小心人家让你回家等通知!”

    小蓁立刻笑容满面的谢谢领导转身要走,最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颇有义气的说:“李总,吉娜姐还得回家带孩子呢,您也大发慈悲救救他们。”

    李玉成脸一沉:“就你话多,想加班是不是?”

    小蓁立刻关门走人,小跑着进了电梯,生怕跑慢了被抓回去加班。

    小蓁走后,李玉成又看了半个多小时的资料,等公司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慢腾腾的放好资料,又把桌椅摆整齐,还心血来潮的拖了地,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关上了门。

    等电梯的时候,他往旁边的楼梯间看了好几眼,还是没有挪动步子。等电梯下行到这一层了,他迈开长腿走了进去,却没有按关门的按钮,而是等着电梯门自动合上,他看着电梯对出去的那盆盆栽发愣。

    电梯门缓缓合上,只剩下半人宽了,他倏地伸出手挡住了电梯门,抿了抿嘴,到底还是放下了手,任由电梯门缓缓合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