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下马威
    李玉成是在跑第三圈的时候碰上林枫的,他一拍他肩膀讶异道:“林枫?你怎么也在这儿,也被罚了?”

    林枫没回答,旁边一起跑着的张英牧哼了一声道:“行了快跑吧,人家好学生说不定只是跑着玩,跟咱们这罚跑的不一样。”

    说罢加速跑到了前面,艾黎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追了上去。剩下李玉成犹豫了一下,可能是林枫跑的速度实在太慢,所以他告辞道:“那啥,老大,你跑得也太慢了,我这还有七八圈呢,就不陪你了啊?你自己慢慢跑!”

    林枫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李玉成微微提了速去追上前面几人。林枫这才抬头漠然的看了前方边跑边闹的三人一眼,然后又漠然的收回了视线,专注着自己脚下的路。

    却在跑过半圈转弯时有几株大树的地方被人拽了一下,那人拉着他躲到树荫底下,张英牧和艾黎早就躺在地上躺尸了,见到他们过来,掀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往旁边挪了挪。

    李玉成在他们让出来的地方躺下,拍了拍自己身边道:“躺着吧,别客气。”

    林枫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李玉成说道:“没事的,咱们在这儿躺会儿,过个十来分钟再象征性的跑两圈,教官忙着呢,哪能注意我们是不是跑够了十圈。”

    说完他才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道:“呀!忘了你跟我们不是一道的了,你是被罚了还是自己来的?应该也是被罚的吧?这大热天的,谁主动跑步谁傻逼!哈哈哈!”

    其他两人附和着大笑,但不知为何,却总觉得有股凉悠悠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让人怪不舒服的。

    林枫没跟他们一起往那千人踩万人踏的跑道上一躺,不过也没走,笔直的站在旁边不知想些什么。李玉成抬手遮了遮太阳,看到林枫这样子,捅了捅旁边的艾黎道:“诶,老大像不像给我们通风报信的警务员?”

    张英牧和艾黎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就有一个女声响起:“几位首长好啊,躺得可还舒服?”

    张英牧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嗯,还行……”

    “吧”字被人一脚踢回了肚子里,罪魁祸首林枫在一旁站的笔直,张英牧心头火起怎么看林枫怎么不顺眼,现在总算找到一个机会发难了,立刻翻身起来准备大干一场,刚起来就又被踹了一脚,这次的力气比较大,踹完还来了一句:“真当自己是大爷了?”

    正是教官的声音。

    四人当下站得跟《白杨礼赞》中不屈不挠的白杨树似的,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整个上午,所有教官和同学都看到了跑道上有四抹青春亮丽的绿色,只是到后来,这青春亮丽变成了生无可恋,活像行尸走肉一般。

    中午休息的时候,林枫没和他们一起去食堂,李玉成说道:“老大干嘛不来吃饭?跑了一上午,他不饿吗?”

    张英牧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关心这个问题,艾黎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他不来…食堂的。”

    李玉成好奇道:“为什么?”

    艾黎总算吞下了一口饭道:“不知道,我们比你早来一天,约他吃饭也不来,都是打电话让人送,还不用别人家的餐具,谁知道什么毛病?”

    “不用别人的餐具?”李玉成嘟囔了一句,又想起这两天林枫的刺猬病,说道,“他是不是有洁癖啊?”

    艾黎抬头:“不是吧?那毛病不都小姑娘才有吗?一大男生哪来的洁癖啊?”

    李玉成严肃道:“艾黎同学,不要因为你自己不修边幅,就把所有人都定义为这样好吗?我们男孩子也是很爱干净的,你是个另类而已。”

    艾黎白眼一翻:“你昨天袜子洗了吗?”

    李玉成:“……咳!那是意外。”

    艾黎“嘁”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张英牧,笑道:“老二,这下你相信人家不是针对你了吧?”

    张英牧哼了一声,李玉成问道:“什么?”

    “就在你来的那天,老二买了烧烤回去,结果林枫一口没动,加上前一天的事情,老二以为对方是跟他过不去呢,撸袖子单方面跟人家吵了一架。”

    “嗯?为什么是单方面?”

    艾黎哈哈大笑道:“因为人老大根本没搭理他,哈哈哈!”

    李玉成忍俊不禁,这倒确实是林枫的风格。张英牧黑着脸道:“吃饭都堵不上你俩的嘴!”然后又对林枫做出了总结,“娘炮!”

    旁边几个姑娘走过,边走边说,“诶你们知道吗,金融二班的班长可帅了,长得像郭富城!”

    同伴不以为然,“哪里帅了?冷着一张脸跟别人欠他钱似的,这样的男生通常都是薄情寡义。”

    女生捍卫着她心中的“天王”:“才不是呢!他虽然不爱说话,但那是性格的问题,今天他室友迟到了,他还跟着一起罚跑了呢,这叫薄情寡义吗?”

    同伴表示怀疑:“真的假的?难道不是他们跑步时偷懒被抓了个正着?”

    “才不是呢!是因为他另外几个室友睡过头了被罚跑,他……”

    几个女生说着走远了,剩下李玉成三人目瞪口呆了半晌,刚说完林枫坏话的张英牧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

    三人回到宿舍,林枫刚好打扫完宿舍卫生,看了他们一眼就准备上床休息,李玉成开口问道:“老大,今天你跟我们一起罚跑的?”

    林枫“嗯”了一声,艾黎顿时冲过来,在他床前两步处紧急刹车,说道:“你干嘛不跟我们说一声?多仗义多有面儿的事啊!”

    林枫没说话,张英牧说出了关键问题:“你叫我们一声不就完了?省得大家都被罚。”

    林枫回得简短:“没叫醒。”

    “那你掀被子叫我们啊,实在不行揍我们两拳也行!”

    林枫的答案更是言简意赅令人发指:“脏。”

    “……”

    一片安静过后,李玉成说道:“虽然你有洁癖,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林枫背过身睡觉,三人觉得那背影写了大大的两个字:至于!

    第一天军训就迟到,被罚跑还偷懒,四人理所当然的成了教官的眼中钉,有事没事就要把几人拎出来说道说道,再瞅准时机惩罚一番,偏偏几人又不是逆来顺受任人捏的软柿子,双方斗智斗勇,弄得整个军训都是鸡飞狗跳的。

    在张英牧第三次装晕的时候,教官实在是忍不住了,抬脚就踹:“晕了还是死了?没死就给我站起来!一个大男人,跑几圈就晕,丢不丢脸!”

    李玉成在旁边解释:“报告教官,张英牧他有低血糖,平时不能做大量剧烈运动,但为了不影响军训进程,一直咬着牙硬扛,现在实在是扛不住了。”

    教官很想告诉他们,他们存在就是耽误了整个进程。教官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还应该给他颁个荣誉勋章了?”

    艾黎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我代表张英牧同学向组织表示感谢!”

    同学们嘻嘻哈哈的笑起来,被教官一瞪又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来,教官警告的瞪了艾黎一眼,可以艾黎早就习惯了,并不为所动,请示道:“报告教官,可以把他送去医务室了吗?”

    教官看了他一眼,问道:“他是不是中暑了?”

    李玉成回道:“可能吧,毕竟天气太热了。”

    教官“唔”了一声,指了指李玉成道:“你,去旁边拿桶水来。”

    操场旁边是学校准备的饮水点,李玉成不明所以的扛了半桶水过来,放到地上的时候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果然就听到教官吩咐道:“泼他脸上。”

    “啊?”

    “啊什么啊?他不是热晕了吗?正好给他降降温,泼!”

    李玉成犹疑着要不要动手,这时如死尸一般的张英牧悠悠转醒,表情茫然道:“怎么了?教官?”

    说着就挣扎着要站起来,教官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动,张英牧装作没看懂努力要爬起来,教官一脚踩在他膝盖上,说道:“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扛了,我给你降降温。”

    说完单手拎起了那半桶水,在李玉成几人的唏嘘感叹和退后中一滴不剩的倒在了张英牧身上,把他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张英牧抹了把脸愣了愣神,教官喝道:“现在清醒没有!清醒了就给我接着跑,跑到我满意为止!去!”

    又一指旁边站着的三人道:“你们也继续!”

    几个人重新上了跑道,李玉成和艾黎盯着张英牧落汤鸡的造型笑了一路,林枫离踢踢踏踏滴着水的张英牧一丈远,也忍不住笑了。

    张英牧先是凉飕飕的看了笑得直不起腰的两人一眼,然后默不作声的往林枫的方向去。林枫反应奇快,早在他挪步的时候就跑了十万八千里远,剩下张英牧目瞪口呆,又惹来另外两人的无情嘲笑。

    被笑了一路的张英牧看向罪魁祸首的眼神里燃气浓浓的怒火,发誓道:“操!老子一定要让赵云妧给老子唱征服!”

    赵云妧就是他们教官,她莫名打了个喷嚏,让同学们原地休息,这时旁边班级的教官走过来,说道:“小赵,他们好歹也是你学长,整过了将来不好收场吧?”

    赵云妧看着跑道上的几人笑得张扬:“就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