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闹鬼
    “老大,你生气了?”

    “看我一眼,就一眼能把你怎么样?!”

    “林枫!”

    “好了别生气了,我跟你说实话吧,那其实是我出来之后艾黎从里面扔出来的,我就只是把它从地上捡起来再揣到口袋里而已,你放心,它绝对没有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狗屎在它旁边呢!”

    林枫终于忍无可忍,对从下午开始一直在他耳边唠叨的人吼道:“闭嘴!”

    说罢拂袖而走,旁边看热闹的艾黎对李玉成竖了个大拇指:“头一次看到老大情绪波动这么明显,牛逼!”

    李玉成谦虚:“过奖过奖。”

    快熄灯的时候,李玉成翻身下床道:“老大,去不去厕所?”

    林枫背转了身不理他,艾黎爬起来道:“我去,我去!”

    宿舍里面没有厕所,公共厕所在走廊的最里边,厕所外面就是一片小树林,就是那种各大鬼片里独栋别墅旁边的小树林。

    军训基地保密性强,是在荒无人烟的郊外,本身就带有几分鬼片里幽深的气氛,如果这时候旁边还有个人一直在你耳边唠叨各种离奇死亡事件,除非你是灵异爱好者,否则一定会觉得头皮发麻。

    李玉成不是灵异爱好者,相反他其实有些怕鬼,还有精神失常的人。小时候他们小区楼下有个疯子,每天坐在花坛边拿着一堆小纸片数钱,高兴的时候他朝你诡异一笑,不高兴的时候龇牙咧嘴的追着你跑。

    李玉成被追过好多次,小的时候总是被追得哇哇乱叫,稍微大一点有了看不见摸不着不知道什么用的男子汉尊严之后,他觉得不能这么窝囊下去了,拿了他妈御用的鸡毛掸子便要下去宣战。

    在楼梯口遇到他妈回来,问明白之后,他妈哭笑不得道:“你找他干什么?人家打人不犯法,到时候你连医药费都拿不回来。”

    李玉成顿觉沮丧,后来看见他绕着走,被追时的狼狈再加上没法讨回面子的沮丧让他对这些没法用武力解决的人或物都有巨大的抵触情绪,抵触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害怕。

    李玉成一巴掌打断了正在滔滔不绝的艾黎,说道:“你能不能稍微歇会儿?你说说你都说了多少个人自杀了?我们是来军训的,又不是组团来自杀的!”

    说完就朝外走,艾黎不服气的跟上,说道:“这都是我从学长学姐那儿听来的,你就算不相信,也得充满敬畏知不知道?诶!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我怕个屁!”李玉成在前面走得四平八稳的,突然顿了一下,往肩上拍了一下,结果拍了个空,说道,“老三你别动手动脚啊?你上完厕所洗手了吗你?”

    艾黎没说话,身后的脚步也停了,李玉成回头看去,就看见艾黎深色古怪的站在他两步远的地方,说道:“我……我没拍你啊。”

    李玉成看到他的表情,再听他这话,一股凉意自下而上,他勉强笑道:“你……你别不承认,打了就打了,我……我又不怪你。”

    艾黎小声道:“可是……我真的没碰你,不信你看,我手还是湿的呢。”

    说完伸出了手,李玉成看到他手上确实还有水珠,如果是他拍了自己的话,自己应该能感到湿意才对,可是如果不是他,那是……

    艾黎突然指着他身后惊恐道:“老幺,你…你…你身后……”

    李玉成腿都软了,愣是不敢回头去看,只说道:“你,你别一惊一乍的啊,我跟你说,我可,我可不信……”

    剩下的话他说不下去了,艾黎直勾勾的看着他身后,语气带着几分怪异道:“你不信,那,就自己看啊。”

    李玉成被他这声音弄得毛骨悚然,艾黎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下充满了诡异,李玉成只觉得头皮发麻,一点一点的转过身子,转到一半时余光瞟到一个身影。恰好这时头顶的声控灯灭了,李玉成只觉得一个身影朝他走来,顿时炸了毛跳脚尖叫了一声,然后一转身往后跑去。

    旁边伸出一只手拉住了他,低低道:“你跑什么?”

    李玉成吓得根本分不清这是谁的声音,又是一声大叫便要挣脱那只手,偏偏死活挣脱不了,那手像是黏在他身上了一样。李玉成一巴掌拍下去想把他拍掉,清脆的一声响后,传来艾黎气急败坏的声音:“李玉成你这么用力干什么!”

    声控灯早已亮起,李玉成这才看清拉着他的是艾黎那小子,这时正满脸怒容的看着他。

    李玉成从惊惧中回过神来,意识到是艾黎在戏弄他,比他还要怒不可遏,吼道:“艾黎你找死啊!”

    艾黎自知理亏,嘻嘻一笑道:“开个玩笑嘛!你不是说你不怕鬼吗,那娱乐娱乐也没什么嘛,诶老大你也去厕所啊?厕所好厕所好,哈哈哈!”

    说罢一溜烟走了,李玉成这才看到刚刚林枫站在不远处看着他,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个身影,他问道:“刚刚现在我身后的是你?”

    林枫点了点头,李玉成怒道:“那你干嘛不出声,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跟你说,人吓人很容易吓死人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

    “活该。”

    林枫轻飘飘两个字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施施然走向厕所,不理他了。李玉成瞪着他的背影离开,回宿舍找艾黎算账去了。

    半夜李玉成被尿憋醒了,摸摸索索爬下了床,想自己一个人去厕所,但想起刚刚艾黎说的那些个真真假假的鬼故事又觉得有点瘆得慌,便去摇张英牧让他和自己一起去。

    张英牧睡着是雷都打不醒的,李玉成怕动静太大吵到别人只好作罢。艾黎倒是比较好叫,可他是个不靠谱的,李玉成觉得叫他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呢。其他四个中午差点打了一架,还没到半夜一起上厕所的情分,于是最后只剩下了一个林枫。

    林枫睡觉很轻,早在李玉成下床的时候他就醒了,看到李玉成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又回来,在张英牧床边转悠了一圈又转过了身,然后朝着自己走来,在他走到自己床前的时候,林枫开口问道:“你干什么?”

    “妈呀!”

    李玉成惊呼了一声,有人翻身嘟囔了一句,李玉成立刻捂住了嘴一脸惊恐的看着林枫。林枫已经坐起了身,说道:“嗯?”

    李玉成在黑暗的掩护下死命瞪了他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道:“我要去厕所,你去不去?”

    “不去。”

    干干脆脆的两个字,说完又躺下了,李玉成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管林枫剜他的眼神,小声道:“去吧,醒都醒了,不去一趟不是很吃亏?走走走,快点!走啦!”

    一边小声嘀咕一边把林枫拽了起来又拽出了门,出门之后还没有松开的意思,林枫动了一下胳膊,李玉成拽得更紧了,林枫冷了脸道:“放开我。”

    李玉成不放,反而两只胳膊齐上阵搂住了他,走廊里没有灯光,只有月光的黑夜更加深了李玉成心中的恐惧,他说道:“老大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但现在是特殊情况,让我抱一下,就一下,到时候我给你买好吃的。”李玉成能屈能伸,最后加了一句,“求求你了。”

    林枫沉默了一会儿,在黑暗中“嗯”了一声。

    厕所的灯是亮着的,李玉成放心的松开了林枫的胳膊,刚要抬脚进去,隐约听到里面有说话声,立刻草木皆兵的退后了两步,又一把抓住了林枫。

    林枫看着他的手脸色十分难看,李玉成默默地放开了他,还抓住了衣角,小声道:“里面好像有声音,你跟我一起进去好不好?”

    说完不等林枫答应,直接抓着他的衣服一起走了进去。

    里面的说话声还在继续,声音压得很低,时断时续的,李玉成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但正是因为听不清才更加害怕,这怕不是个外国鬼?

    李玉成心情忐忑的站在门口,林枫被他拉着没法走,皱眉道:“你到底上不上?”

    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东西”,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最里面的厕所传来了冲水声,紧接着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郑瑞。

    六目想对,林枫目光下移,落到郑瑞鼓起来的裤兜里,“呵”了一声。郑瑞假装没看见他俩,径直洗了手走了。

    李玉成见说话的是个人,这才放了心,松开了林枫去上了厕所。

    第二天上午训练结束后林枫没和他们一起吃饭,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让小卖店的老板给他做了饭,吃完自己回了宿舍。

    李玉成他们吃完饭回宿舍的时候,见到宿舍里一片狼藉,每个人的被褥都被翻得乱七八糟,行李也都堆在地上,而郑瑞正揪着林枫的衣领满脸怒容,顾宇他们站在旁边面无表情。

    艾黎诧异道:“怎么了?”

    李玉成皱了皱眉,上前推开了顾宇他们,想把郑瑞拽过来。第一下没拽动,李玉成加了力气,把郑瑞的手指一根根从林枫衣领上掰开,说道:“怎么回事?”

    林枫没回答径自换着衣服,郑瑞看着李玉成冷冷道:“是你们吧?”

    李玉成被他这话弄得莫名其妙:“什么是我们?”

    郑瑞不说话,就那么目光凛冽的看着他们,李玉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林枫。

    林枫看到他的目光,又看其他人没有回答的意思,难得的替李玉成解这无人回答的尴尬,说道:“刚刚教官来查房了。”

    李玉成看了乱糟糟的宿舍,表示明白了,说道:“然后呢?”

    林枫瞥了郑瑞一眼:“他手机被收走了。”

    李玉成惊讶:“你有手机?不是不让带吗,你怎么带进来的?”

    郑瑞铁青着脸:“你少他妈装蒜!难道不是你跟教官告发的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