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狗可比你幸福多了
    军训后正式开始上课,虽然林枫还是冷冷淡淡不爱理人,但自从那次一起罚跑之后,再加上知道了林枫的“不友好”纯粹是因为那堪比教科书级别的洁癖,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的缘故,几人的关系明显好转了不少。

    学生时代的友谊就是这样,会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就闹得脸红脖子粗,也会因为你真心实意伸出的那只手而重归于好。因为这个时候的我们,虽然自诩自己已经长成了大人,不再是需要家长保护的未成年了,但说到底,不过都是自以为是的毛头小子而已,又哪懂成人那些弯弯绕绕?

    高中虽然课业繁多每天只有几个小时属于自己,但一切都被老师家长安排得井井有条,自己只需要照做就可以了。而大学没有早晚自习没有课下作业,看似自由散漫,其实总会趁你不注意蹦出一堆不知道有什么用却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来。

    大一新生深有感触,李玉成和林枫更是感慨良多。不过因为总和老师同学打交道的缘故,他和大部分老师同学都混了个脸熟,偶尔迟到一次,老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这算是给李玉成唯一的慰藉了。

    李玉成三人今天又迟到了,这实在是不能怪他们,周三是他们唯一不用早起的一天,偏偏高数老师上周出差,把课调到了周三第一节,等李玉成他们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吵醒,反应过来今天早上有课时,距离上课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了。

    忘了说,林枫既不想每天掀被子叫他们起床,又不想他们每天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自己旁边坐下,所以买了个音响放宿舍里,每天早上好汉歌循环播放,就算吵不醒他们,把隔壁宿舍吵得没法了也能有人来叫他们。

    高数老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吊儿郎当混日子的小年轻,老头儿一抬头看见有三个人影正鬼鬼祟祟从后门进来,老花眼镜有些看不清,他推了推眼镜,伸手一指道:“你们三个给我站住!对,就说你们呢,上来上来。”

    全班同学都看了过来,李玉成动作快,早在老头儿抬头的那一瞬间就近找了个座位坐下,作出一副低头沉思的模样,然后和同学们一脸迷茫的抬起头来。

    三人本来是说好了去找前排的林枫的,结果李玉成直接坐下了,张英牧和艾黎看着李玉成茫然的表情一愣,李玉成说道:“老师叫你们上去呢。”

    然后又拍了拍前面沉迷于武侠小说的陆侯:“还有你,别看了,老师叫你呢。”

    目瞪口呆的张英牧和艾黎:“……???”

    真正一脸茫然的陆侯:“……???”

    陆侯莫名其妙的跟着张英牧和艾黎走上了讲台,老头儿语重心长唾沫横飞的从抗日战争时的流血牺牲到建国以后前辈们的坚苦奋斗,从周总理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讲到未清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臻于至善”,同学们听得昏昏欲睡,陆侯听得左右四顾心茫然。

    李玉成猫着腰走到林枫旁边坐下,林枫完全不受影响的写着自己的笔记,只瞥了李玉成一眼,李玉成嘿嘿乐:“怎么样,我是不是反应特别快?”

    林枫没发表意见,只是说:“陆侯是英语课代表。”

    李玉成满不在乎道:“课代表就课代表呗,反正老头儿又不认识,赶紧给我本书装一下,要是老头儿看见我没带书就完了。”

    等李玉成装模作样的拿着一本书偷眼瞧着被骂得蔫头耷脑的三人偷着乐时,林枫才再次开口:“英语老师让课代表检查背诵情况,今天是最后期限。”

    李玉成脖子僵硬的扭头:“你说什么?”

    林枫头也不抬道:“还有,不过关的要参加一个月的英语社团。”

    李玉成彻底僵化了,他们英语老师是个古板的老太太,不管你是团支书还是学生会主席,她只认识课代表,交给课代表的任务她从不过问,只根据交上来的名单宣布“刑罚”。而那个英语社团,它最变态的地方在于每节英语课都要上台声情并茂的朗诵一段不知所云的诗歌,不够深情不准下台,这对李玉成成熟稳重的团支书形象实在是强有力的破坏。

    而此时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被李玉成坑了的陆侯朝他射来无数带着刀子的眼神,李玉成心虚的别开目光,问林枫:“背诵的东西多吗?”

    林枫直接递给他一本英语书:“前三单元的课文。”

    李玉成接过一看,三段两百来个单词的短文,努努力这周应该能背下来,他人艰不拆的过了一遍,林枫说道:“下节课是英语课。”

    李玉成:“……你认真的?”

    林枫给他看了课表,李玉成回头看了看黑着脸的陆侯,有想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下课铃一响,李玉成如箭般蹿到了陆侯身边,跟他勾肩搭背的往外走,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猴子,要不我帮你拿书包?”

    说着就去拿陆侯肩上的书包,陆侯面无表情的扯了回来,说道:“不必了。”

    李玉成夸张的大笑一声,捶了陆侯一下道:“瞧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大家都是兄弟!”

    陆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不是。”

    李玉成一副受了伤的表情,可以陆侯根本不看他,李玉成无法了,单刀直入道:“你不拿我当兄弟没关系,我李玉成也不是那种上赶着跟别人称兄道弟的人,我就一句话,”他气势十足的说完前半段,然后一变脸可怜兮兮道,“英语课别写我名字。”

    陆侯先是一愣,然后反应了过来,狞笑着说:“谢谢你的提醒!”

    说罢甩掉李玉成走了,李玉成:“???”他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正式开始上课之后,班干部的事情一下子多了起来,先是忙着把学生的档案入册,然后又是上交众人的转团证明,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又有文件下来,说是要进行优秀团员的选举,通知各班班长和团支书开会。

    李玉成嘴里叼着排骨,红了眼眶道:“说真的,要不是怕辜负大家,要不是你们看我的眼神中带着期盼,我就要坚持不下去了,这简直,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艾黎听他语带哽咽,觉得同为室友不安慰似乎说不过去,于是冥思苦想着新鲜的安慰词时,冷不防被李玉成抢走了碗里最后一块红烧肉,立刻大怒,毫不留情道:“李玉成你是人吗你!”

    李玉成摇头:“不,我快要累成狗了。”

    艾黎冷笑一声:“你想多了,狗可比你幸福多了。”

    李玉成:“……算你狠!”

    “走了。”

    说话的是林枫,说完就端着盘子走向了食堂最边上的窗口,递给了里面的阿姨。林枫不愿意和别人共用一个餐盘,但也不能总是在宿舍吃饭,于是李玉成给他想出了一个主意,每个月花两百块钱让食堂阿姨把他的餐盘另外清洁,单独存放。

    李玉成三下五除二扒完了饭,随便一抹嘴跟了上去。林枫只扫了他一眼就和他保持了距离,说道:“把嘴擦干净。”

    李玉成不以为然的一撇嘴,伸手去他包里拿纸巾,边擦嘴边抱怨:“我说这学校是不是有病啊?什么时候开会不好非得在晚上?我还跟人约了视频电话呢。”

    没人理他,李玉成自顾自道:“话说这优秀团员是什么鬼啊?加不加学分什么的?不就让大家填个资料然后他们选人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还非得拉上我们。”

    林枫还是不答话,李玉成这些天来已经习惯了,除非是李玉成的行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否则林枫轻易是不肯开口搭理自己的。

    李玉成为人处世的原则并没有变,知道林枫不爱搭理自己,他也不生气,反正他一个人也可以说得很快活,争取气不死林枫的话,那吵也吵死他。

    他充分发挥自己以一敌百的功力,从小时趣闻聊到明星八卦,从家长里短聊到校花恋爱,然后问林枫:“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和班主任是不是以前就认识?”

    林枫总算赏脸给了句回答:“关你什么事?”

    这打击不到李玉成:“那当然关我的事啦,你想想,要是你俩以前就认识的话,那我们办事是不是就方便多了?像平时迟个到旷个课之类的不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再说了,认识就认识,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我不会因为你是关系户就鄙视你的!”

    李玉成推心置腹的说了一大堆,林枫连个眼神都吝啬给他,直接步子迈大了几分率先走了。

    李玉成追上去还要说,结果林枫一脚踏进了临时用来开会的教室,李玉成立刻停住了脚步,听着里面传来的说话声,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开个会而已,十几分钟就搞定了,加油加油!”

    正在自我催眠的时候,后面有人伸手拍了拍他,是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子,说道:“怎么不进去啊,同桌?”

    “同桌”两个字也不知道触到了李玉成哪根神经,他猛的一抖肩膀把女生的手抖落下去,沉着脸步履沉重的迈步进了教室,然后,在一堆女生中坐下了,刚刚那个女生在他旁边坐下,从某些意义上讲,两人确实也算是同桌。

    饶是开了很多次会议,但看到万花丛中一点绿的李玉成,台上的学生会主席还是忍不住有些想笑,尤其是李玉成还带着一副舍生取义大义凛然的表情。

    李玉成心中第n+1次咒骂着未清大学男班女团这个不成文的规定,继而咒骂着做出班长坐一排团支书坐一排这个规定的人类。就是因为他们,每次开会他都要先成为大家的娱乐对象之后,这个会议才能继续下去。

    李玉成和主席也打过几次交道了,所以目光哀怨的看向他,祈求他赶紧开始,主席了然的点头道:“行了,现在我们开会,大家把目光都收一收。”

    李玉成:“……”

    目光从哪里收回来不言而喻,这句话还不如不说呢!

    其他人都心照不宣,唯独林枫既没看他也没有笑,李玉成心里多少有了些许安慰,虽然这人有时冷漠得不近人情,但终归是室友,胳膊肘还是向着他的。

    “这次开会主要是谈谈优秀团员的事情,行了,都别笑了。”

    学生会主席是大三的学长,平时一副温良恭俭让的形象,但严肃起来还是很有威慑力,大家很快就把注意力从李玉成身上挪走了。

    “这次的名额不多,每个班级选出三个,选择标准是高考成绩的百分之七十和军训成绩的百分之三十组合,选出前五名由班级学生进行唱票。”

    众人哗然,主要是没想到名额居然这么少,主席又开口了,“这次不一样,这一次选出来的在第一次推荐党员的时候有优先权。”

    大家了然,这意思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比如只要不打架不挂科不违反大的纪律,他们大二就可以成为党员。要知道,大学里的党员名额非常有限,每学年每个班级也只有五个名额而已。有好多大三大四的班级清一色的入党积极分子,就是党员寥寥无几。

    宣布完任务之后,主席让他们下去和学习委员一起统计出人数到时候统一唱票就宣布散会。

    李玉成第一个冲出教室在门口等林枫,林枫不慌不忙走出来,见他第一句话就是:“感觉怎么样?”

    李玉成没反应过来:“什么?”

    “和女生做同桌。”

    “……”

    他就知道,面前这人的胳膊肘就跟他没什么关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