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冲突
    第二天李玉成他们班都有课,和学生会勤工俭学部规定的时间对不上,只好把他们班的投票时间改到了最后一节课后。

    那天刚好是周五,下课了有约好去看电影的,也有要去逛街的,还有定好了团战时间的,却突然被李玉成通知回班级开会,偏偏这会还和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不相干,同学们的态度都很消极,一个个看着李玉成的眼神带刀,活像李玉成抢了他们女朋友似的。

    李玉成被有意无意钻进耳朵里的抱怨声弄得一个头两个大,学生会那边再催,这边同学们又安静不下来,弄得他对郝韵的意见又大了几分。

    李玉成喊了几次还是有人说话,他一拍桌子就要发怒,手刚刚抬起来,旁边的林枫动作比他更快,直接踢了一脚讲桌旁边空出来的椅子,铁质的椅子在大力撞击下七摇八晃了几下,最后“咣当”一声倒了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窃窃私语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有胆小的女生不知所措的看着林枫。自从林枫当选班长以后,就和李玉成合作得“亲密无间”,任何公开场合需要人露面或者发言的,一律由李玉成作为代表,他就好像每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默默付出的“女人”一样,做他该做的事情,但从不邀功,也鲜少和同学们打交道。

    林枫性格不合群,再加上总是冷着一张脸,永远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表情,久而久之,大家或有意或无意的都忽视了他这个班长。这会儿见他突然弄出这么大动静,脸上却是面无表情,一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枫见众人安静下来了,朝李玉成一抬下巴道:“你继续。”

    李玉成:“……”林枫刚刚这是在替他解围?不不不,他应该纯粹是嫌他们吵而已,和自己一定没什么关系。

    李玉成默默把自己摘除出去,然后说道:“今天让大家集合主要是为了开个小会,让大家对……”

    “哟,班长这是什么意思?”

    李玉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他无奈的看向发话的那位仁兄。

    仁兄名叫郑瑞,就是那个以一票之差落选班长之后和他们不对付,两个宿舍还在军训的时候差点打起来的同学。

    郑瑞坐在靠墙的位置,此刻正斜倚在墙上,手搭在椅背上,目光挑衅的看着林枫。你可以说他这个姿势霸气侧漏,也可以说他这个姿势吊儿郎当,带的滤镜不同,看到的意味自然不一样。

    李玉成看着这位吊儿郎当的同班同学,打圆场道:“班长就是一不小心踢到了凳子而已,没事啊,大家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带他去医务室看看。我们接着来说啊……”

    “不小心?我看是故意的吧?”

    又一次被打断,李玉成脸上显露出了些许的不高兴,但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说话。没办法,班干部就是这样,看似和老师同学打成一片,其实里外不是人。你忙上忙下累成狗,那是应该的,你稍微抱怨一句,那就是不负责任,你要是态度恶劣一点,那好了,你这是拿着人民群众给你的权利凌驾于群众之上,凭什么?

    林枫连个眼神都懒得给郑瑞,李玉成也假装郑瑞不存在,继续往下说着,但很快又被打断了。

    “班长不应该给我们个说法吗?我们又不是你的小弟,可以让你随意撒气的。”

    几次三番被打断,李玉成简直想要把手中哪截粉笔扔他脑袋上好好问问他,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礼貌什么是教养,不知道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一直打断对方非常没品吗?

    郑瑞这话明显带着挑衅,大家都听出来了,他的几个朋友立刻反应过来,也跟着说道:“就是啊,班长了不起啊,班长就可以随随便便冲同学们发火?”

    “谁还没个脾气怎么滴,我们小老百姓就可以任人欺负?”

    “还能不能干了?不能干赶紧下台,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几个男生七嘴八舌的说着,后边艾黎玩着手机被惊动了,一看这架势,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一拍桌子站起来道:“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嘴巴都放干净点!一个个吃饱了撑的吧,他不行你行啊?你行你怎么不上?”

    立刻有人反驳:“我不行我不上,他上他就必须行!没那金刚钻别拦那瓷器活儿!”

    艾黎斜了他一眼道:“呵,我倒是想问问,他哪儿不行了?是哪次工作做得不到位,还是被老师点名批评了?”

    对方一时没吭声,艾黎嗤笑一声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真特么丢份儿!”

    对面那人是个火爆脾气,一听这话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艾黎道:“你他妈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艾黎也不甘示弱吼回去:“老子说你怎么了?你就是嫉妒怎么了!”

    两边越吼越凶,李玉成赶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都冷静一点,艾黎你先坐下,顾宇你也是,先坐下。”

    郑瑞一把把顾宇按在凳子上,说道:“你跟个小跟班计较什么?”

    艾黎眼睛一瞪就要骂回去,张英牧按住了他,郑瑞说完朝着林枫道:“班长,大家都因为你吵起来了,你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林枫总算舍得瞥他一眼了,神情冷淡道:“你是?”

    “……”

    一阵诡异的寂静之后,李玉成看着郑瑞铁青的脸色默默转过了身抽了会儿肩膀。

    郑瑞咬着牙道:“林枫你少来这套,这么多年的同学你不知道我是谁?”

    大家没有去深究他的“这么多年”怎么来的,因为林枫脸上的表情很明显: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认识你是谁。

    林枫并没有和他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看了众人一眼道:“刚刚只是想让大家安静下来而已,看来效果很好,如果有吓到大家,那我表示抱歉。现在可以继续开会了吗?”

    没人应声,郑瑞被他的无视气得不轻,林枫转头看了李玉成一眼,李玉成捡起刚刚几次三番被打断的话头重新说起来。

    郑瑞挑衅不成功反被气出了几口老血,没他带头其他也没有人愿意明目张胆的和班长过不去,投票进行得很顺利,最后选出来三人分别是林枫,陆侯和曲萌萌。

    投票结束,李玉成说道:“好了,大家对投票结果没什么异议了吧?可以散了。”

    说完就准备去交结果,刚走下讲台就听到一个不轻不重的声音说道:“三个人里面两个班干部,啧啧,这缘分!”

    李玉成脚步顿住了,看向说话那人,正是刚刚和艾黎吵架的顾宇。李玉成还没说话,就有人附和他的话:“那是,人家好歹是班长,谁落选他也不能落啊。”

    顾宇接腔:“早知道班长有这么多特权,当初我也竞选一个了。”

    “你倒是想,可惜兄弟我不给力,没捞个团支书当,不然铁定大力举荐你。”

    “谁让你没长得白白嫩嫩像个娘们儿似的呢?”

    两人一唱一和,竟是公然把矛头对准了李玉成和林枫,似乎刚刚没吵够心里不舒坦,现在要重新来一次。

    其他同学都面面相觑着没吭声,帮李玉成他们说话似乎有巴结讨好的意思,帮顾宇他们说话又觉得他们说得太过难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是说一个普通同学还太过分,更何况是班长和团支书?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他们愿意,以后大学四年他们的助学金奖学金都和这两人息息相关。

    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张英牧突然说道:“你要是有能耐考上年级前五,我也投你一票。”

    成绩排名垫底的顾宇:“……”

    艾黎故作为难道:“老二你这不是为难他嘛,年级第一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顾宇有心要反驳他,却又觉得这话没法反驳,遂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李玉成重新走回讲台上,敲了敲桌子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拿着手里统计出来的名单,又拍了拍桌上装着选票的箱子,说道:“名单在这里,推选方式是高考成绩的百分之七十加上军训成绩的百分之三十,成绩排名我这里也有,选票也还没有丢,如果有人有疑问,现在就可以提出来,我们当场验证是不是有人作弊。有人要看吗?”

    问完他的目光就一一扫过众人,大多数人都低下头不看他,剩下顾宇和郑瑞他们和他的目光相遇,但也很快错开了。

    没人说话,这个时候开口,就意味着不信任他们,心里不信任可以,但摆明了说出来,里面还有学习委员,那差不多就是和整个班干部团体闹翻了。而班干部代表的,是班主任和辅导员。

    李玉成见众人没说话,一字一句厉声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像个疯狗似的逮谁咬谁,我们没拿工资没拿回扣,做的事对得起天地良心,不求你们体谅,但至少别泼脏水!”

    李玉成说话的时候,林枫一直站在旁边,目光随意一扫,觉得有些异样。仔细一看,发现是曲萌萌一直低着头,按说大家都低着头,可偏偏林枫就是觉得曲萌萌有些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这时李玉成又说话了,林枫只好收回目光。

    李玉成缓和了语气,说道:“班干部都是当时大家投票选举出来的,我代表所有班干部感谢同学们的信任,也希望同学们能把这份信任落到实处,有问题提出来大家一起解决,而不是在背后嚼舌根,毕竟,我们还要相处四年,信任才是大家共同走下去的基础,不是吗?”

    有同学点头表示同意,这时班级门被敲响了,学生会主席站在门口说道:“选完了没有?赶紧把名单给我,就差你们班了。”

    李玉成赶紧把名单递过去,主席翻了翻道:“助学金的名单呢?”

    “在我这儿。”曲萌萌举手说道。

    “赶紧给我。”

    曲萌萌赶紧拿出来,路过林枫身边的时候,林枫随意扫了一眼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想要仔细看看,主席已经拿着一阵风似的跑了,林枫只好作罢,想着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结果真的出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