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不嫌弃你
    李玉成在林枫办公室赖了两个小时,觉得康乃馨应该不会上门来了,再加上小蓁给他打电话说项目评估部的员工有项目策划书上的问题找他,那是个刚入职的小员工,震慑于林枫反复无常的脾气不敢上来,李玉成只好和林枫约了中午一起吃饭然后准备走人。

    一出门就和门口的康乃馨撞上了,两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李玉成突然想起还有个问题没弄明白,转身顺手关了门,说道:“老大,刚刚那个风险图我没太看懂,你给我解释一下。”

    林枫被他挡着没看见门外站着的是谁,还以为他真是有地方不明白接过来一看差点把笔记本摔他脑袋上。大学二年级就学的东西他居然说没看懂,而这样不学无术的人居然还在他公司忝居副总的位置,真是屈才了!

    他笔记本还没摔出去,康乃馨就进来了怒气冲冲的指着李玉成道:“李玉成你什么意思!”

    李玉成疑惑道:“我怎么了?”

    林枫也看了过来,顾着林枫的面子,康乃馨语气稍微和缓了一些,说道:“你明明看到我在门口还关门是什么意思?”

    “哦,你说这个啊,”李玉成看着敞开的大门一脸坦然,“随手关门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怕你忘了,特地给你做个示范,哪知道你还是没学会。”

    说罢十分无奈的一摊手,康乃馨身后的吉娜忍不住噗嗤一笑,康乃馨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吉娜不甘示弱的回瞪回去。两相较量之下,康乃馨率先移开目光,自从上次去找过李玉成之后,她就不能随随便便来找林枫了,要来也一定得先预约,预约就得找吉娜,她暂时还不能得罪。

    吉娜不能得罪,李玉成总可以吧,他和林枫的业务一般不交叉,她来找林枫李玉成也管不着,所以她将怒气都撒在了李玉成身上,要不是林枫在这儿她得保持形象,她早就叉着腰和李玉成舌战三百回合了。

    林枫目光看向吉娜,问道:“怎么回事?”

    吉娜回道:“我跟康小姐说您今天没有时间之后,康小姐不信自己过来了,在楼下等了一会儿,我刚要进来禀报,康小姐已经上来了。”

    李玉成沉了脸色道:“前台是做什么的?怎么什么人都放上来,当公司是菜市场吗?今天是谁当值,这么粗心大意,工资还要不要了?”

    李玉成平时跟谁都嘻嘻哈哈的,但真沉下脸也挺吓人,吉娜配合的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嗫嚅道:“是李蕊,她是新来的,不知道规矩,应该……”

    “一句新来的就可以解释过去了?新来的就更应该做事小心仔细,拿这话唬人呢?我告诉你,公司不养闲人,你去把她……”

    康乃馨见她说的不客气,怕他真要找李蕊的麻烦,那自己下次来估计就得被拉进黑名单了,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别怪她们,是我自己趁她不注意上来的,你别抖你那副总的威风了。”

    “抖威风?”李玉成哼笑一声,“康小姐,您是不是还不太明白您这件事的性质?说好听了是您情不自禁眼里只有林总,说难听了您这就是未经允许进入公司核心地带,我们随时可以报警你知不知道?”

    康乃馨颇不在意的给了他一个白眼,李玉成色厉内荏的一番话换来这么个结果,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康乃馨这才不慌不忙的说:“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呢,这么容易就信你的?我是来咨询的,这都要赶出去的话,你们公司不想做了?”

    李玉成又要拍桌子怒问谁说要接受你的咨询了,拍桌子的前一秒想起自己也就是个打工的,实在是没资格没立场说这句话,遂把拍桌子的动作改成拿东西,端起林枫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林枫看着他把那杯水喝完了才开口,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康小姐您说的对,客户就是上帝,断没有把上帝撵出门去的道理。”

    康乃馨朝李玉成得意一笑,就听林枫又说道:“不过鄙公司不信基督信奉儒家思想,凡事讲一个礼字,所以还请康小姐下次来的时候先提前预约。”说完冲吉娜道,“吉娜,送康小姐下楼。”

    “好的林总,康小姐,您这边请。”

    康乃馨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不过早已是僵硬状态了,她石化着问林枫:“阿林,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枫皱眉道:“康小姐,我觉得我们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以后就叫我林枫吧。”

    说完轻轻踹了旁边咧着嘴看好戏的李玉成一脚,看了一眼自己的杯子道:“我的水呢?”

    “小的这就给您去倒。”

    拿着水杯经过康乃馨的时候,他还冲对方笑道:“康小姐需要我送您一程吗?”

    “滚!”

    康乃馨吼完这句话,怒气冲冲的就往外走,李玉成还在后面喊:“真不需要我送?那好吧,康小姐慢走啊,雪天路滑,可得注意安全。”

    完了之后还吹了声口哨,这才哼着歌往茶水间走。吉娜把康乃馨送到电梯口就被对方的臭脸给打回来了,李玉成路过她的时候,她听到对方哼的居然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她在心里默默补上下一句:“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恃宠而骄的李玉成进了办公室,还不忘给自己邀功:“诶老大,我又给你赶走了一个脑残粉,你准备怎么谢我?”

    林枫接过他手里的水杯,毫不在意的喝了一口,突然蹙眉道:“怎么这么凉?”

    李玉成疑惑道:“不会吧?我明明接的是热水啊,怎么会凉?”

    说着就去拿杯子准备试试温度,手刚碰到杯子的时候,林枫突然伸手捏住了他的手指,说道:“我说的是你的手。”

    其实林枫手掌的温度也不算太高,可能是性格原因,也可能单纯就是体质的问题,他从小就属于手脚冰凉的类型,不管夏天温度多高,也不管冬天暖气多足,他的手一直都是冷冷的。

    李玉成则跟他不一样,从小活泼好动,心里好像永远燃着一团火似的,偏偏冬天怕冷夏天怕热,手心的温度一直都是略高于常人的。所以林枫在发现他的手比自己的还要凉时,才会觉得不对劲。

    李玉成随口答道:“哦这个啊,刚刚洗杯子的时候碰了冷水而已。”

    林枫顿了一下,说道:“以后不用洗了。”李玉成还没明白过来,他又补充道,“你用过的东西不用洗。”

    李玉成傻愣了几秒,就那么看着林枫,林枫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捏着他手指的力度加大了几分,疑惑道:“嗯?怎么了?”

    李玉成突然反手握住林枫的手,捏得紧紧的,问道:“老大,你不嫌弃我了?”

    林枫露在外面的大拇指轻轻动了动,指腹似有意似无意的划过了李玉成的腕骨,李玉成一颗心都在林枫身上,对他的触碰自然是极为敏感的,当下就觉得心头一阵痒痒,恨不得让林枫连手再心都给他挠挠。

    不过他这些心思是不能让林枫知道的,只能埋在自己心里,让它见不得人的生根发芽,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林枫弯了弯眼角道:“嗯。”

    只有一个字,甚至都不能说是一个完整的字,只是一个音节,一个从喉间低低吟出的音节,随便一个小响动就能盖过它不留下一点痕迹。

    可就是这一个语气助词,却仿佛是在李玉成脑海里炸开了千朵万朵的烟花,他刚刚因为林枫那无意间的一个小动作而有些当机的脑子此刻宣布彻底罢工。没了最高级系的支配,他的全身心只能跟随着自己的本能,以及那满载着面前男子的心脏而动作,脸上挂着傻笑,握着林枫手的左手又紧了几分,整个人无知无觉的朝林枫靠近了几分。

    两人紧握的手,还有越来越近的距离,都给人以暧昧的感觉。李玉成是此时脑子当机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又或者知道却不愿意去思考。

    林枫则是知道他在做什么,也明白的感受到了这不同寻常的空气流动,但他没有动作。既没有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也没有往后仰头避开李玉成越来越近的脸,更没有像他以前所想的那样一巴掌拍醒李玉成。

    他不仅没有这么做,甚至眼底的笑意还加深了几分,那被笑意包裹着的,是李玉成,他眼里的李玉成,他面前的李玉成,他身边的李玉成,他心底的李玉成。

    由于暧昧,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带上了丝丝甜腻,林枫不爱甜食,却觉得实在是沁人心脾让人沉沦。

    直到敲门声响起,所有的旖旎都被打碎。

    “林总,这是项目部刚交上来的策划书,您……”

    声音戛然而止,推门进来的小张目瞪口呆的看着里面快要贴到一起的两位老总。林枫目光如电的摄向小张,让小张在温暖的室内无端打了个哆嗦。

    然而已经迟了,李玉成的大脑在小张的“呼唤”下开始了正常运转,也明白过来自己差点做了什么,他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在疼痛中醒来,看到自己还握着林枫的手,恨不得抽色令智昏的自己一个巴掌。

    李玉成慌忙往后一跳,手甩到了桌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的往外跑,连资料都来不及拿。

    李玉成一松开林枫的手,林枫的脸就沉了下来,再看到李玉成一副被狗咬了的样子,更是铁青了脸色,小张背后汗毛竖了起来,他貌似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你……”

    林枫刚开口,李玉成又跑了回来,在门口探头道:“老大,中午我请你吃饭啊?”

    林枫瞬间变脸,笑道:“嗯。”

    李玉成走后,林枫再次变脸,面无表情道:“什么事?”

    小张:“……”他是该为老板的变脸技术鼓掌,还是为自己逃过一劫庆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