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羊毛出在羊身上
    中午,林枫和李玉成一起去了公司食堂,李玉成带着林枫直奔最中间的桌子,还一刻不闲的和众人打着招呼,那句“我和林总一起吃个饭”从门口说到了落座,生怕别人不知道和他一起吃饭的是林枫一样。

    小张对此很疑惑:“他为什么要一遍遍的说这句话?难道我们公司有人眼睛或者耳朵有问题?不会吧,体检的时候大家不都挺健康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吉娜看着招摇过市的两人说道,“这叫宣示主权,李总出差的时候不是新招了一批员工,其中有好几个还是他们的师妹吗?李总这是告诉他们,林总是他的,让她们少打他的主意。”

    小张恍然:“难怪林总那么不喜欢博眼球的一个人,今天居然都没阻止李总。”

    吉娜瞥了一眼嘴角含笑的林枫,说道:“林总也在宣示主权呢。”

    小张想起刚刚自己不小心看见的一幕,压低了嗓音告诉吉娜,说完一抬头,却发现身边多出来几双耳朵。见他停下,还一个劲的催促道:“继续啊,接下来怎么样了,李总有没有亲上去,是不是等不及用强了?”

    小张答道:“之后我就进去了啊,然后李总就走了,你们都不知道,李总一走,林总那脸色有多难看!我差点以为他要当场把我吃了,我都听见他磨牙的声音了!”

    说罢一副可怜兮兮寻求安慰的模样,平时母爱泛滥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众女此时却铁了心肠,齐声怒骂:“活该!”

    李玉成看着遭到众女声讨的小张,笑道:“你那小助理怎么了,又犯什么事惹众怒了?”

    “不知道。”

    林枫连头都没偏一下,冷漠得仿佛对方是个陌生人一般,李玉成点评道:“毫无人情!”

    林枫觉得冤枉,他要真是毫无人情的话,小张现在就不能坐在这儿吃饭了,早被一堆企划书压得失去生活的希望了。不过他没辩解,而是点了点面前的餐盘道:“你说的请客就是这个?”

    “对啊,”李玉成边递筷子给他边说道,“放心吧,餐具都是新的至少消了五遍毒,绝对干净得显微镜都看不到细菌。”

    林枫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倒不是在意这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对方是李玉成,他好像就并不是那么在意干不干净的问题了。曾经他认为会连自己的骨灰都觉得脏的习惯,居然在碰到李玉成的时候不知所以的退居二线了。

    “如果我没记错,公司副总级以上食堂免费供应,”林枫挑了一下眉道,“借花献佛?”

    李玉成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还一本正经的纠正他的话:“你错了,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

    林枫点头“嗯”了一声,说道:“那羊也挺开心的。”

    李玉成一边把林枫挑到一边的辣椒夹到自己盘子里,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对了老大,你和那个康乃馨怎么回事啊?听小蓁说那是个大客户,我刚刚那样对她,没事吧?”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吼得一个钉子一个眼的时候没见你想这么多。”

    面对林枫的揶揄,李玉成理直气壮:“我那都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从大学开始,多少女孩子打着各种各样的名义接近你,什么学习的、工作的、采访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打着咨询的旗号觊觎你的**?”

    林枫斜了他一眼,淡淡道:“人家觊觎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玉成被这话噎了一下,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在心里咆哮一声,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觊觎你这么多年还没到手呢,她凭什么就上赶着来啊,凡事还得有个先来后到是不是!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李玉成脑子一转,找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作为你的室友兼副手,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做你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时那一抹亮光,把你从混沌中拉出来,让你不至于掉进深渊永无重见天日之日!”

    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义正言辞,只是李玉成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赶紧低下头扒拉了两口饭企图蒙混过去。

    林枫看着低着头眼睛却在骨碌碌乱转的李玉成,笑了一下,说道:“就只是一个客户而已,没事。”

    李玉成抬起头,半信半疑道:“就只是客户?你们就没点别的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比如?”

    比如?比如为什么上一次她可以没有预约就去你办公室?比如为什么她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她是你的未婚妻?比如他不在的这一个多月,你背着他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李玉成哼了一声:“你自己心里知道。”

    林枫答得真诚:“我不知道。”

    李玉成:“……”不知道拉倒!

    “我和她没什么,只是之前认识而已。”

    林枫难得解释,李玉成却不买账,说道:“爱有什么有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就是个小职员,按月把工资给我就行了!”

    林枫的手顿了一下,看着面前快要把头埋进盘子里的李玉成,轻声道:“确实跟你没什么关系。”

    然后把筷子一放,说道:“我吃饱了,先回办公室了。”

    说完不管李玉成,径直走了。

    李玉成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牙都快被自己咬碎了,从嘴里吐出颗小石子,拍桌子怒道:“今天谁做的饭!这么大颗石头看不见啊!扣工资扣工资扣工资!”

    说完不解气似的又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才满脸怒容的走了。剩下的员工看着林枫前脚离开,李玉成后脚跟着离开,纷纷猜测着是不是两人又闹别扭了。至于李玉成最后撂下的扣工资那句狠话,则根本没有人理会,反正李玉成也就是随口一说自己根本记不住,不仅记不住,如果有人被扣了工资跟他反应,只要不是违反了公司规定等原则性的问题,他都会去找财务部改过来的。

    中午吃饭又闹了个不欢而散,李玉成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琢磨了半天最后把责任都推到了康乃馨身上,都是她,要不是她每天缠着林枫不放,自己跟林枫能吵架?好不容易这几天和林枫的关系恢复了不少,上午他还说不嫌弃自己了,现在倒好,一下回到解放前了!康乃馨那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让人讨厌!

    正在逛街恢复心情的康乃馨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心想这谁啊,她早上刚被李玉成那王八蛋气得不轻,现在哪个王八蛋又在背后骂她?真是活见鬼了!

    虽然中午闹了个不愉快,但李玉成见了两个客户之后就把这事忘了,一下班就屁颠屁颠的跑上楼等林枫一起回家了。其实他心里记着呢,但谁让他是没车一族呢,想到这大冷的天还要挤地铁,他从内心深处发出了拒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抛弃面子去热脸贴冷屁股,反正他贴得也不少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再说了,冷不冷还是个未知数呢。

    吉娜和小张还没有要走的迹象,李玉成十分惊讶,为什么小蓁每次下班点一到就拎包走人,完全不管他这个领导是不是还在加班。而林枫这两个助理却每次都得他来轰他们走,同样是助理,差别怎么那么大?

    李玉成可不想看这两人兢兢业业的加班,这么一比,小蓁算怎么回事?小姑娘脸皮薄,他这个领导总要给她留点面子的。

    李玉成毫不客气的一挥手把两人赶走了,说道:“你们一个有夫之妇和一个单身狗,能不能把重心放在家庭和脱单这件事上?整天泡在公司干什么,告诉你们,自愿加班可没有加班费啊!”

    有夫之妇和单身狗被他这个母胎单身狗给撵走了,他敲了敲林枫办公室的门,推门进去道:“回家了。”

    “嗯。”

    林枫拿过旁边衣架上的大衣穿上,看着李玉成光秃秃的脖子皱了下眉,问道:“你围巾呢?”

    “哦,小蓁忘了带,我看天儿挺冷的就给她了。”说着就往办公室里面走,到窗边的衣柜那儿翻道,“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儿是不是有多余的围巾啊,给我一条,不然要被冷死了!”

    林枫冷笑一声:“你还知道冷?”

    李玉成翻了半天没找到,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林枫道:“快给我找找。”

    林枫冷酷得很:“没有。”

    说完真的直接走了,李玉成翻了半天没翻到,只好心有不甘的跟了上去。一出门就打了个哆嗦,因为围了围巾,所以他里面只穿了件圆领的毛衣,现在被冷风一灌脖子,感觉全身的热气都被西伯利亚的小寒风毫不留情的带走了。

    李玉成对着林枫的背影咬牙切齿,不就一条围巾嘛,借给他戴戴怎么了,早上刚说不嫌弃自己呢,下午就反悔了,连条围巾都不借,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过的话转身就忘!

    林枫听着身后李玉成故意放大的吸气声不为所动,他还以为就只是条围巾的事?人姑娘忘了带围巾关他什么事?用得着他牺牲自己吗?好啊,他既然喜欢讨姑娘欢心,那总该让他体会一下代价,省得他天天在自己看不见的时候四处撩骚。

    前两天刚下了场雪,虽然清扫了路道,但每年因为雪天路滑发生的事故不计其数,所以大家还是降低了车速,宁可慢一点,也要安全一点。

    路上有几个小姑娘手挽着手说笑着,看着是大学生的模样,李玉成看了一眼,突然说道:“过两天是君君的生日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